征服新大陆:拉美社会结构如何加剧不平等?

2014年09月11日15:29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越来越多原属于美洲印第安土著的合作农场逐渐被欧洲人私有化。这标志着拉丁美洲的土地开始日益集中到小部分的欧洲精英手中。拉丁美洲各社会阶层所享受的不平等的土地拥有权和使用权导致社会各阶层间巨大的经济不平等。

1492年10月12日,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抵达美洲,开启了西班牙对美洲的殖民史。1492年10月12日,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抵达美洲,开启了西班牙对美洲的殖民史。

  本文摘自《世界大历史:文艺复兴至16世纪》,新世界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

  西班牙人在新大陆建立了基于种族的社会结构

  西班牙人征服拉丁美洲后建立起一个基于种族和民族背景的社会阶层结构,其中白种欧洲人处于社会最上层,当地印第安土著和黑人奴隶处于最底层,其他混合种族处于社会的中间层。

  考特斯和皮萨罗来到新大陆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寻找财富,也是试图挤进西班牙更高的社会阶层寻求更高的社会地位。考特斯出身于西班牙小贵族家庭,父亲当年未能从塞拉曼卡大学顺利毕业,后来当上了一名步兵上尉。皮萨罗则是一位西班牙士绅的私生子,文盲,小时候还养过猪。事实上,许多西班牙人征服者并非来自精英阶层。在当时伊比里亚半岛那种社会等级森严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挤起西班牙社会的精英阶层。然而,那些当过兵,后来征服了新大陆的人却可以借由从与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的战争中攫取的巨额财富,成功赢取进入上流精英阶层的入场券。

  西班牙征服者和他们的后裔(经常被称为克里奥耳人,他们虽出生在新大陆,父母却是西班牙人或欧洲人)会占据拉美社会的最上层,属于拉丁美洲条件最好的阶层。而当地印第安土著却构成美洲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是劳动者阶层的主力军。在那些印第安土著人口数量极少甚至没有印第安土著的地方,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就从非洲进口黑人奴隶弥补劳动力的缺口。1518年至1870年间,西班牙人为美洲进口了逾150万名非洲黑人奴隶。到1810年为止,葡萄牙人为美洲殖民地进口非洲黑人奴隶的数量则高达250万人。在拉美地区,印第安土著和黑人奴隶在当时一直处于社会的最底层,直到今天这种状况也没有多少改变。

一名西班牙殖民者与他的土著妻子、混血儿女。一名西班牙殖民者与他的土著妻子、混血儿女。

  梅索蒂斯与穆拉托混血种族的诞生

  在考特斯和皮萨罗时代,新大陆几乎没有白人女性或欧洲裔女性在此生活。结果,当时美洲殖民地的许多西班牙殖民者便都娶了土生土长来自当地的印第安女人为妻。例如,考特斯就娶了一位“性格外向,爱管闲事,长相漂亮的”印第安女人为妻。考特斯的妻子既为考特斯洗衣做饭,又为考特斯承担翻译和讲解员的工作,有时甚至还会为获取情报而给考特斯充当间谍。西班牙人亲切地叫她“领航者”都尼亚· 玛丽娜(Doña Marina),当地人则管她叫作“叛徒”拉·玛琳琦(La Malinche)。有趣的是,今天在墨西哥最具贬义的词汇就是“玛琳琦主义者”,指的是与敌人共谋的人。

  考特斯和玛琳琦的混血儿子名字叫做唐·马丁·考特斯(Don Martin Cortés),是第一位梅索蒂斯(mestizo)混血儿,也就是欧洲人与印第安土著的混血儿。在美洲有一座小教堂,从这座小教堂向外望去可以看见西班牙人来到美洲前著名的三种美洲文化金字塔的遗址广场,在这座小教堂里面有一块刻有文字的铭牌,上面写着:“1521年8月3日,受英雄瓜特穆斯(Cuauhtemoc)所保护的特拉特洛尔科(Tlatelolco)落入了荷南·考特斯之手。这既不是一次胜利也不是一次战败。这是梅索蒂斯混血国家——墨西哥——痛苦诞生的过程。”今天,梅索蒂斯混血人是拉丁美洲人口中最大的种族。

  在许多地区,由于当地印第安土著人口数量不足,非洲人被贩卖至此充当劳力使用。欧洲人和非洲奴隶的混血后代被称为穆拉托人(mulattos),意为白人和黑人的混血儿。穆拉托人后来构成了今天巴西热带低地地区和加勒比海盆地地区的主要人种。和梅索蒂斯文化类似,穆拉托文化也是欧洲文化和非洲文化融合的产物。这一点在天主教同非洲宗教的融合上体现得最为明显,穆拉托人口最多的国家是古巴、海地和巴西。

加勒比海地区的甘蔗种植园。加勒比海地区的甘蔗种植园。

  拉美社会结构如何加剧不平等?

  考虑到绝大多数西班牙征服者的职业都是基督徒士兵,他们最初的朴素想法只是想把上帝的福音传播至此,因此,直到20世纪初,拉丁美洲三大主要政治机构中有一个是军事机构,另一个是天主教会,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两大机构以及所谓的寡头或大种植园主,是日益浮现的拉丁美洲政治体系中最主要的玩家。设计这种政治体系的首要目的也无非是为了维持业已形成的社会阶层等级。

  欧洲人、克里奥尔人以及后来条件更好的、拥有欧洲之根的梅索蒂斯人通过占有大量土地,控制劳动力,从欧洲获得财政支持等各种方式在美洲获取源源不断的经济利益,在经济领域中逐渐居于主导地位。作为他们在美洲取得军事胜利的奖励,西班牙皇帝把大量美洲土地赠送给美洲的征服者。1513年初,西班牙皇帝还提醒美洲殖民者,要他们“利用农民为他们耕种土地”。

  值得一提的是,欧洲人拥有土地是私有财产的观念。然而,美洲的印第安土著则习惯把土地视为公共财产,土地只能集体拥有,而不能由个人独占。后来,越来越多原属于美洲印第安土著的合作农场(墨西哥人称之为埃西多<ejido>)逐渐被欧洲人私有化。占有土地最多的当属欧洲精英和天主教会两大群体。这标志着拉丁美洲的土地开始日益集中到小部分的欧洲精英手中。拉丁美洲各社会阶层所享受的不平等的土地拥有权和使用权导致社会各阶层间巨大的经济不平等。

  由于土地和财富被迅速集中到少数大地主手中,而大部分劳动者则艰难地在贫困线上挣扎。严重的社会不公日益侵蚀着许多拉丁美洲国家的政治基础。到20 世纪的时候,长久以来由于土地所有权、使用权及土地改革产生的土地权益分配不公所引起的抗议事件接连爆发,掀起了古巴、玻利维亚、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墨西哥、尼加拉瓜、秘鲁等拉美各国人民一浪接一浪的革命斗争浪潮。

  土地所有权制度让白人和欧洲精英控制了美洲人所生产的财富,包括贵重金属(黄金和白银)、经济作物(可可、靛青、咖啡、香蕉、糖、棉花、牛和小麦)和工业原材料(铜、锡和橡胶),这些美洲人生产的财富以出口品形式先是出口至西班牙,后来是欧洲其他国家,欧洲之后则是美国。此外,美洲的精英统治阶层也通过与欧洲统治精英间密切的关系获得来自欧洲的大笔款项,之后美洲的统治精英又将这笔钱投入到发展美洲经济作物和原材料工业开采等方面。

(责编:胡难)

文章关键词: 新大陆 拉美 西班牙 殖民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