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晚年亲述:杨虎城的死我很难过

2014年09月12日10:01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张学良口述:杨虎城对我相当好,我走开,我可以下命令的东西都交给他,连我自己的军队都可以给他,这有点义气。所以杨虎城的死我很难过。

张学良(右)与杨虎城(资料图片)张学良(右)与杨虎城(资料图片)
《张学良口述历史(访谈实录)》立体封面《张学良口述历史(访谈实录)》立体封面

文章摘自《张学良口述历史(访谈实录)》    

  本文系新浪历史独家稿件,请勿转载。

  访谈者:张之丙(简称“访一”)

  访一:我今天带的问题和我的书不合适,所以我就随便讲一下。有人说一个关于西安的小故事,说有人说,“不得了呀,副司令把中央最大的大员给拘在西京饭店了,万一出点什么事儿的话,中国所有的军事将领除了何应钦都在那儿了。”

  张学良:胡宗南不在,何应钦也不在,他在南京。

  访一:那他是标准的嫡系呀。

  张学良:嫡系是嫡系。我的妹妹嫁给胡宗南。

  访一:您哪个妹妹?

  张学良:第五个(张学良五妹张怀曦,为张作霖四太太许夫人所生。曾由张作霖包办许给靳云鹏(曾任北洋政府总理)之子,未结婚。张作霖死后退婚。“七七”事变后,随母侨居美国。其是否嫁给胡宗南,待考。)

  访二:好像蒋先生很喜欢胡宗南呢。

  张学良:是,[他]十三太保。

  访一:美国那儿就说,如果坐飞机到那儿去,家里的夫妇俩一块,大将军都要分着走,万一要是有一个出事的话[还有人在]。所以,副司令真是魔力大,把他们都聚到那儿去了。后来不知哪个人说,反过来想,副司令也在里头呀,他的军队都在外面,要是出点什么,副司令也跟他们一块儿。您说这分析对吗?

  张学良:不敢说,这话怎么讲我不知道。

  访二:他的意思是假如杨虎城的军队叛变,那就把您也搁里边儿了。

  访一:有这可能吗?

  张学良:不可能。杨虎城对我相当好,我走开,我可以下命令的东西都交给他,连我自己的军队都可以给他,这有点义气。所以杨虎城的死我很难过。蒋先生处死两个人我非常难过,一个杨虎城,一个陈仪。

  访一:杨虎城将军非常不赞成马上放了蒋先生的,是吗?

  张学良:他是有那个意思,当时我们因为这个起了冲突。他害怕放了蒋先生。我说我们起这个事为了反对内战,如果我们把蒋先生扣[在]这里,南京方面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形,那正好顺了何应钦,这不是咱们自己跟自己干吗。杨虎城说他不想做断头将军。我说你不想,我负责送蒋先生回南京,因为这不是等于叛变吗,我当断头将军。那到南京要是处死我就处死了。后来对杨虎城我也不是很赞成,虎头蛇尾啊。

  访一:周恩来他也不赞成,杨虎城也不赞成。可是您的看法是,不要怕,那我去,是闹了一件事,要惩罚就由我去承受,他们就不该受罚。

  张学良:我是要负责的。

  访一:蒋先生有没有答应,你要负责了,其他人就不管了?

  张学良:不是这么讲,一件事要有个领头的人负责啊。

  访一:就是说您是当了领头的了,但对杨虎城仍然是那样。他(指蒋介石)有没有向您说,好了,你要跟我上南京的话,别的人我就不[追究了]。

  张学良:那你不能问我。

  访一:杨虎城结果[被他们杀了]。

  张学良:那是他们的事情了,你不能问。

  访一:有个叫严新(严新(1950—),自称集中西医、气功、武术和特异功能于一身的气功师。四川江油人。自称自幼练习气功,曾在成都中医学院学习,后在绵阳中医学校任教,在重庆中医研究所门诊部当医生。曾到日本、泰国、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等国宣传气功学。)的所谓气功师,说用气功给人治病,你去年去纽约的时候见过他的。

  访二:他说可以从大陆发功到台湾给人治病。在美国他去一些大学表演,20块钱门票,骗好多钱呢。

  张学良:我对他说,你骗人,我现在没权,要是我有权,一定把你抓起来。我说你骗不了我。他不吱声。人对一些邪门歪道的事情就是喜欢。

  赵一荻:中国人有些实在无知,专门相信歪门邪道。有人非吃人参不可,都补死了。张大千到这儿的医院时,医生说,你心脏病,不能再吃人参了,不能再补了。那也是什么人告诉他吃的,就是因为贵,值钱。

  张学良:现在台湾还干这事,吃香灰。

  访一:还吃呢,21世纪了。

  赵一荻:民权路不是有个大庙嘛,它一年卖香灰不晓得赚多少钱!可的松可的松,别名考的松、皮质素,一种药物。白色或几乎白色结晶性粉末,无臭、初无味,随后有持久的苦味。可的松有助于缓解疲劳,能减轻炎症和过敏反应,因而被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但也可引起心肌损伤和颅内压增高的危险。我吃过,比抽鸦片还舒服,吃三年了。

  访一:吃多了就死了,您治的什么病?

  赵一荻:我得血斑狼疮,大夫诊断错误。吃了一年多,哪儿都不痛,原来哪儿都痛。后来他们说,你吃三年没死?不吃就发烧,没有肌肉,没有免疫力,就跟艾滋病差不多。

  张学良:我第二个儿子也是。

  访一:什么病?

  张学良:肺气肿,抽香烟抽的,他烟不离手。他孩子打电话来说,爷爷你劝劝他,我说他也不听。临死前的一个礼拜,打电话说,爸爸我后悔没听你的话,他自己知道非死不行了。

  张学良:大夫说你千万不要买成药吃,有病要看大夫。

  赵一荻:美国看大夫也不容易,我去美国,伊雅格太太咳嗽,我说你怎么不看大夫,她说订两个礼拜后才能看病。愈好的大夫愈难订。有些大夫不多看,多看多交税给政府。我们一个外甥,是妇科大夫,生了孩子就不干了。

  访一:有些皮肤颜色深的人故意讹你,要找大夫麻烦。现在医学院有两个课都爆满,一是怎么报税,一是怎么打官司。

  赵一荻:外头一些大夫都不多看,多看来的钱都给了律师和上税,自己拿不了多少。

  访一:现在很多人攻击“医疗照顾制度”,大家对它信心大失。

  赵一荻:人心不好嘛,没有用,所以要传福音。

  访一:我明儿给您带来朱海北写的东西,大概是不太久前写的。因为以前我没看见过他的东西,也许是他口述人家给他写的。

  赵一荻:他没好好念书,怎么写得出来?

  张学良:我要看看。

(责编:谭文娟)

文章关键词: 张学良 杨虎城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