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如何三言两语破美制裁

2014年09月11日16:34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1989年的中国,改革开放进行了10年。然而,当时我国在国际上所面临的严峻形势,显然不利于我继续改革开放。中国又不能回过头去,走闭关锁国的老路。因此,打破制裁就成为中国外交的当务之急。

邓小平经典外交瞬间(资料图片)邓小平经典外交瞬间(资料图片)
《外交案例Ⅱ》立体封面《外交案例Ⅱ》立体封面

 

文章摘自吴建民《外交案例Ⅱ》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发生了一场政治风波。

  中国政府采取了果断措施,渐渐平息了这场风波。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如既往地,但凡中国政府稍有点作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便打着人权、自由、民主的幌子,肆意冲着中国嬉笑怒骂。

  可这一次,不仅强烈谴责中国政府的行动,而且对我采取了一系列严厉的制裁措施。

  对于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我的明显感觉是,悄无声息的,此时的中国外交走入了低谷。

  外交问题瞬间变得棘手起来,以及如何打破西方制裁,成为一道必须跨越的障碍。

  现在,回顾这段历史,我印象最深的,是邓小平讲过的几句话。

  邓小平这几句话,“纸上读来终觉浅”,实则如定海神针一般,让我这样的亲历者体会了什么叫“于无声处听惊雷”。

  中苏关系走向和解的同时,中美关系结起了疙瘩

  1989年5月15日,戈尔巴乔夫访华。

  戈尔巴乔夫此访的主要目的,是实现中苏关系的正常化。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苏关系经历了极为复杂曲折的历程,经历了10年结盟,10年论战,10年对抗,10年谈判。用钱其琛副总理的话说:“这期间,既有冷战又发生过热战。”

  中苏两大国此刻走向和解,这是国际关系中的大事,大批外国记者云集北京。

  也就在此时,北京的政治风波愈演愈烈。

  戈尔巴乔夫5月18日结束访华回国,但绝大多数外国记者依然留下,把他们关注的重点转向这场政治风波。

  戈尔巴乔夫走了,他只是一颗炸弹的引线。

  西方世界的视线并没有随着戈尔巴乔夫,他们在这里嗅出了中国正在酝酿着一股政治风险,他们不走了,他们要点爆这颗政治炸弹。

  1989年6月4日,中国政府采取了果断措施,平息了北京的这场政治风波。西方媒体对此作了严重的歪曲报道。

  西方媒体关于这场政治风波的报道,在世界上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反华浪潮,在美国尤为激烈。以共和党“极右”派参议员赫尔姆斯和民主党众议员索拉兹为代表的国会议员,以及一些人权组织纷纷向布什总统施压,要求与中国断交并采取强硬的制裁措施。

  迫于国内舆论的强大压力,布什政府于6月5日宣布了三条制裁措施:

  1. 暂停中美间一切军售和商业性武器出口;

  2. 暂停中美两国间军事领导人的互访;

  3. 同意重新研究中国留美学生要求延长逗留时间的请求。

  就这样,美国对中国的制裁开始了。

  1989年6月20日,美政府再次出台对中国更加严厉的制裁措施:

  1. 暂停同中国一切高层互访(助理国务卿以上);

  2. 中止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对在中国经营实业的公司的帮助;

  3. 反对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新的10亿美元对华贷款事宜。

  这些制裁措施使中美关系面临严峻困境。

  在美国制裁措施的带动下,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纷纷谴责中国,并对中国采取类似的制裁措施。欧共体(欧盟)国家首先宣布单方面终结正在举行的中欧委员会会议并宣布对华实行制裁,特别是武器禁运。西方国家政府与中国政府副部长以上人员的政治来往基本停止,

  很多国家撤走了在华专家。包括关贸总协定和世界银行等在内的一些国际组织也宣布对华制裁。七国集团首脑会议也发表声明,中止对华高层接触及延缓世界银行的贷款等。世界银行的 20 亿美元贷款、亚洲开发银行的 5 亿多美元贷款以及日本第三批折合 58 亿美元的政府贷款都停了下来。一些西方国家的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反对中国的态度更为激烈,它们或组织群众游行,或发表声明支持制裁中国,或宣布同中方暂停来往。中国外交进入了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时期。

  1989年的中国,改革开放进行了10年。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改善,进步是明显的。然而,当时我国在国际上所面临的严峻形势,显然不利于我继续改革开放。中国又不能回过头去,走闭关锁国的老路。

  因此,打破制裁就成为中国外交的当务之急。

  中国该怎么办?

  邓小平的几句话,预见了美国对中国制裁土崩瓦解

  1989 年北京政治风波之后,在小平同志的直接领导下,采取了一系列的重大措施。

  我们打破制裁是在邓小平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

  1989 年1月至1990年12月,我当时在布鲁塞尔担任中国驻欧共体使团和中国驻比利时使馆的二把手。国内及时向我们通报了小平同志的指示,这对于我们认清形势、把握大局是至关重要的。

  我记得,当时邓小平有几次讲话,给我印象很深,一次是 1989 年 9 月 4 日的讲话,他指出:“中国自己要稳住阵脚,要维护我们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的形象。我们绝不能示弱。你越怕,越示弱,人家劲头就越大。并不因为你软了人家就对你好一些,反倒是你软了人家看不起你。”“总之,对于国际局势,概括起来就是三句话:第一句话,冷静观察;第二句话,稳住阵脚;第三句话,沉着应付。不要急,也急不得。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埋头实干,做好一件事,我们自己的事。”

  又一次是小平同志在 1990 年3月3日的讲话,他指出:“对于国际形势还要继续观察,有些问题不是一下子看得清楚,总之不能看成一片漆黑,不能认为形势恶化到多么严重的地步,不能把我们说成是处在多么不利的地位。实际上情况并不尽然。世界上矛盾多得很,大得很,一些深刻的矛盾刚刚暴露出来。我们可利用的矛盾存在着,对我们有利的条件存在着,机遇存在着,问题是要善于把握。”

  事实上,中国政府正是秉持邓小平这几句话的指导原则来破除西方制裁。

  美国人喜欢制裁别人,那是因为他们务实,实实在在的利益考量眼前,美国人比谁都清楚接下来的制裁之路该往哪里走。

  1989年10月28日至11月2日,尼克松访华,邓小平在会见尼克松时表示,国家间的关系应该从自身战略利益出发,而不是计较历史、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中美应该结束这几个月的过去,开辟未来。而结束过去应该也只能由美国采取主动,因为受害的是中国。同时他也表示对中美关系的恢复与发展有信心,并欢迎美对华开展商业活动。

  回国后,尼克松向国会两党领袖提出一份报告,认为恢复与中国的关系对美国有极大的战略利益。无论是核不扩散政策的有效实施,平衡苏联、日本在东亚的力量,还是解决全球问题以及中国巨大的市场等,一个与美国有良好关系的中国都是至关重要的。同时他还提出

  了一系列建议,包括要求取消对华经济制裁,恢复对华投资等。他也传达了中国领导人希望美国采取主动以改善双方关系的想法。

  11月7至10日,基辛格访华,邓小平再次强调中美的共同利益并提出解决中美关系问题的一揽子建议,希望解决中美之间的分歧,使双方关系逐步正常化。这些建议包括解决方励之问题;美国采取适当方式明确宣布解除对华制裁;落实几项较大的经贸合作项目;建议美方邀请江泽民总书记第二年访美等。

  有时候,制裁是一种契机,一种永远不可预知的向好转折。

  美国是制裁者,其余只是脚跟不稳的跟风者

  这个世界上,最常被提及的各种同盟,总是离不开美国。美国像是浆糊,这些同盟离开了美国,如同纸老虎,不拆自散架。

  1989 年的政治风波后,日本也跟着美国采取了相应的对华制裁措施,主要是冻结对华第三批政府贷款,停止高层往来等。

  有时候,日本人更清楚美国制裁中国是怎么一回事。说到底,日本比美国更清楚可以从中国这里得到什么。

  在1989年7月举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上,日本就劝说其他国家不要升级对华制裁。

  在1989年之前,欧共体的“三驾马车”外长(即上任、现任和下任轮值主席国的外长)都要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与中国外长会晤,这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但是,1989年欧共体中止了这一双边交流活动。在打破制裁方面,美、日、欧是相互影响的。美国是带头对我实

  施制裁的,但也带头突破制裁。日本是最早全面打破制裁的国家,美、日的行动对欧洲都有影响。欧洲各国的情况也不尽一致,南欧国家,诸如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对我态度则更好一些。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务实的国家,欧盟诸国也不例外。

  1990 年 9 月 28 日,欧共体“三驾马车”意大利、卢森堡和爱尔兰三国的外长与中国外长钱其琛举行会晤。这次会晤意味着欧共体国家关于与中方进行高官接触的禁令正式解除。

  制裁没有了,邓小平说过的那些话,永远留在了我心里。

(责编:谭文娟)

文章关键词: 邓小平 美国 制裁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