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谈判整军方案为何流于纸面?

2015年11月19日09:43   新浪历史   作者:国家人文历史  
1945年,周恩来与国民党代表在重庆进行停火和谈。1945年,周恩来与国民党代表在重庆进行停火和谈。

作者:朱晓明 胡博

  1946年2月25日,重庆。一项事关中国未来以及国共再度携手合作的重要文件诞生了。这是三人军事小组成员——美国代表马歇尔、国民党代表张治中、共产党代表周恩来通过不断谈判后达成一致意见并签字产生的文件,它的名称是《关于军队整编及统编中共部队为国军之基本方案》(简称“整军方案”)。

  “整军方案”的达成,是走向军队国家化的重要步骤,它为解决国共两党长期谈判而未能解决的棘手的军队问题、实现中国军队真正统一提供了必要的前提。然而“整军方案”的诞生以及实施过程却十分坎坷。

  军队整编的三个焦点问题

  抗日战争的胜利终使中国战胜日本,但随即产生的却是棘手的战后问题。国共之间如何取得共识消弭战火,使中国得到和平的发展呢?

  1945年10月10日,《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俗称《双十协定》)签订。毛泽东离开重庆后,由周恩来继续代表中共与国民政府谈判。经过努力,国共双方于1946年1月5日签署了《国共双方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议》,10日签署了《国共双方关于停止国内冲突的命令和声明》《国共双方关于建立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协议》。前述三份文件被通称为“国共停战协定”,并决定于1月13日晚12时起,停止一切军事武装的“战斗行动”。

  与此同时,在重庆召开的各党派政治协商会议也通过五项协议,分别是《关于政府组织问题的协议》《和平建国纲领》《关于军事问题的协议》《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的协议》《关于宪法草案问题的协议》。如此种种,都预示着“和平建国”的时刻即将到来。

  为了加速军事问题的解决进程,根据《国共双方关于建立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协议》的规定,国、共、美三方成立三人军事小组,共同协商谈判,解决国共武装的统编问题。

  1946年2月14日,军事调处会议正式召开。这次谈判历时仅11天,却显得艰难而漫长。谈判中几乎每个问题都要进行激烈的争论,这其中又以“国共军队的比例”“整编军队的程度和时间”“整军方案的标题”三个问题最为显著。

  首先来说说军队的比例问题。

  在重庆谈判期间,美国国务卿赫尔利提出国共军队按照5:1进行整编,但被蒋介石拒绝。此次马歇尔来华调停,提出一个让蒋介石更加难以接受的草案——国共军队按照2:1来进行整编,如全国陆军整编为60个师,那么其中20个师为中共军队,海空军则有30%官兵为中共官兵。

  在蒋介石的强烈抗议下,马歇尔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预案,改向“赫尔利案”靠拢,即陆军仍按5:1进行整编,海空军则不再考虑中共。周恩来随即提出,蒋介石在1946年1月召开的整军会议上已经确定国民政府军队缩编为90个师,按此数字,中共军队应缩编为20个师。周恩来考虑到张治中的难处,表示愿意在第二期整编时“另外商定办法”。

  张治中拒绝了周恩来的提议,并坚持要求中共军队在第一阶段整编时的数量低于20个。张治中认为,国民政府所属各部队在抗战胜利时计划保留260个师,中共军队则允许编为20个师。现在国民政府军队要缩编为90个师,中共部队怎么能够继续保持20个不变呢?张治中建议按照6:1来缩编部队,即国民政府在保留90个师的基础上,允许中共军队保留15个师。

  为了推进谈判的进程,周恩来决定做出让步,表示可以将中共军队缩编为18个师。于是三人小组就此达成协议,规定国民政府所属陆军缩编为90个师,中共军队缩编为18个师。等到整编全部完成后,全国军队保留60个师,其中中共部队占10个师。

  解决了数额的问题,接下来就是整编的程序和时间。

  马歇尔提出在整编第一阶段中(以前12个月为期),由2个政府师和1个中共师合编为1个军,由政府将领担任军长,由1个政府师和2个中共师合编为1个军,由中共将领担任军长。军司令部人员则由双方混编而成。

  张治中和周恩来都表示认可,但周恩来提出不适合在第一阶段就这么办,他希望师与师的合编问题,最好等到第二阶段(以后6个月为期)。张治中则相反,他不仅希望能在第一阶段就完成合编,还进一步提出在第二阶段中应该“不分程度不分级别地对国共军队进行混编”,他希望组成60个师的国家军队,使国共军队之间不再存在区别。

  张治中的这个提议实际上是要取消中共军队,周恩来当然不会答应。周恩来继而提议,在前12个月的第一阶段整军中,双方应该各自完成复员整编,待后6个月的第二阶段整军中再进行合理的合编。

  据此,马歇尔在2月16日的会议上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即“整编开始6个月后,先以军为单位混编,从第7个月开始,每月编成1个集团军,每个集团军由国共各1个军组成。从第13个月起,再以师为单位混合编组”。

  马歇尔这一方案得到了国共双方的同意。对张治中来说,虽然时间有所推迟,混编的级别也高,但还是达到了统编中共军队的目的。对周恩来来说,这一方案的混编级别高,对军队实际影响不大,且要在半年后才开始实行,在此期间有充分的时间观察形势做好准备。

  最后争论的焦点集中到了整军方案的标题上。

  马歇尔拟定的标题是“整编中共军队并使之合编为中国政府军队的基本方案”,张治中则提出了“军队国家化的基本方案”,周恩来继之提出“中国军队复员和统编为国家军队的基本方案”。结果三个标题都没能得到通过。依然是经过马歇尔协调,三人小组重新提出标题名称,再经过文字加工修饰,将方案定名为《关于军队整编及统编中共部队为国军之基本方案》,并于2月25日签字生效。

  至此,整军方案得以通过,接下来就是根据方案具体实施。然而随着国共关系的日益紧张,这个方案能成功吗? 

  国军整编缺斤少两

  根据整军方案,国民政府军政部计划分两步整编。第一步是将目前存在的89个军239个师缩编为30个军90个师,于1947年2月前完成。第二步整编为50个师,于1947年8月前完成。

  从89个军缩编为30个军239个师缩编为90个师,这意味着大量官兵的“编余”。实际上,国民政府所属军队在经过八年抗战后缺员十分严重。根据编制,步兵师应在12000人左右,但中央军各师也只能维持在4000到6000人。中央军都如此,更不用说其余杂牌军。严重者如晋绥军的第71师,一度只有800人。

  按此情况来说,国军的整编实际上是裁减大量没有必要继续存在的“单位”,将裁撤部队的精壮士兵充实到保留下来的部队中。真正有失业风险的,多以军官和老弱士兵为主。

  为了安抚编余军官,尤其是将官,蒋介石特地在1946年2月召开的复员整军会议上公开表示“各军、师平均裁减”。简单来说就是先实行“集团军司令部改组为整编军司令部或绥靖区司令部、各军、师缩减1/3,军缩师,师缩旅,每旅辖2团”。整编后的三旅制师,人数约在28000人左右,两旅制师约在19000人左右,整编后的旅约在8000人左右。

  这个方案安抚了不少战功卓著的将官,军政部则秉承蒋介石的意思,以扩充中央军嫡系集团、分化地方军事集团为目的,将陆军大部分现有部队分三期整编。计划第一期从1946年3月开始至4月结束,安排整编27个军66个师;第二期从5月开始至6月结束,安排整编31个军92个师;第三期从7月开始至8月结束,安排整编25个军67个师。至于剩余的6个军14个师,安排在第二阶段再实施。

  1946年3月,整军正式开始,然而一开始就很不顺利。首先碰到的问题恰恰就是番号问题!

  根据计划,军整编为师,原来的军番号即为师番号。比如第1军整编为第1师、第20军整编为第20师、第54军整编为第54师。但这么一来,许多拥有“纯正”嫡系血统的部队将失去其历史传承的番号。

  比如第18军,该军源自第11师,是陈诚的起家资本。根据计划,第18军整编为第18师,而宁夏军阀马鸿逵的第11军则整编为第11师。对于陈诚和“土木系”(“土”拆开为“十一”、“木”拆开为“十八”)成员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又如第2军、第10军、第14军、第52军,分别源自黄埔军校教导部队出身的第9师、第3师、第10师和第2师,这些部队同样不愿意将标榜自己血统的番号让给他人。

上一页12下一页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中共 重庆谈判 军队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