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桥:大洪水时代的北京城

2013年03月19日11:45   新浪历史   作者:侯磊  
高粱桥高粱桥

导语

每个时代都有大洪水的传说,北京城也是如此,有道是“火烧潭柘寺,水淹北京城”。如今北京城不会被水淹,已经是严重缺水的城市了。此时想起那个古代“杨柳依依赛江南”的水乡北京,更值得为它写点什么,比如北京的桥与河,和他们的传说。高粱桥位于北京市西直门外,北京展览馆东北侧,在高粱河上。始建于元代至元二十九年,即公元1292年,是元代出和义门的主要道路。明、清时,为出西直门往西北向的主要道路。可以说,高粱桥是元代北京城母亲河上的一座桥。

作者简介
侯磊,北京人,1983年生,青年作家,热衷于北京地方文史和文物研究,中国文物学会会员。

  一、

  高梁河在金代叫高良河,发源于平地泉,也就是现今的紫竹院公园的园湖,是古代永定河水系中的一个小水系。高梁河是元代建都的主要依托水系,一直贯穿于北京城的心脏地带,在北京城历史文化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条河是位于北京西北部的长河的一部分,在郦道元的《水经注》中,宋代的时候,宋辽两国之间的高梁河战役即发生在这一带。当年辽国皇帝令耶律休哥率十万大军增援被宋军围困在辽南京也就是今天北京的辽军,在高梁河与宋军交战。宋军战败,宋太宗南逃。在元代,废弃金中都城,以高梁河水系为基础建设元大都。

  原来在高粱桥的南北各有牌坊一座,南牌坊的南额题为“长源”,北额为“永泽”,北牌坊的北额题为“姿安”,南额为“广润”。高粱桥过去是北京人公认的踏青之处。刘侗在《帝京景物略》记云:“岁清明,桃柳当候,岸草遍矣,都人踏青高梁桥。”可见当时,高粱桥是个多么著名的地方。桥下的高粱河由玉泉山、昆明湖流向德胜门水关。慈禧太后去颐和园,往往在高粱桥附近的倚虹堂船坞上船,经白石桥、万寿寺、麦钟桥、长春桥,直达颐和园和玉泉山,也有的时候。走旱路从西直门经高粱桥直达畅春园、圆明园和颐和园。

  公元1909年,京张铁路建成,起点西直门火车站即在高粱桥东侧。高粱桥也随之繁华起来,路旁两侧商贾云集,店铺林立。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时,人民解放军入城式也发生在这一带。解放后,高粱桥逐渐被民宅及市场所淹没,高粱河在桥北侧修成暗河;南侧则形成了水沟。高粱桥也因高粱桥路的繁华而逐渐成为北京的交通堵塞路段。如今在高粱桥一带政府正在建设西直门交通枢纽,以方便老百姓的出行。

  我们今天所说的高梁桥有如此悠久的历史,它见证了北京城几百年来的变迁。而有关它的故事更是在民间广为流传。其中的一个,就是与老北京城有关的高亮赶水的故事。

  二、

  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传说在远古时代,北京是一片汪洋,人们都管这里叫做苦海幽州。在一片汪洋的四周,有一些崎岖的山地和丘陵,那里才是人们生活的地方。苦海幽州的人,都躲在西面、北面的山上去住,把这片苦海让给了龙王。龙王和他的老婆龙母,带着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就占据了苦海,在苦海里自己称了王爷。闹得那时候的人生活艰难而困苦,没有什么物产,经常吃不饱穿不暖。也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年,出来这么一个穿着红袄短裤,名字叫哪叱的小孩儿来到苦海幽州,就跟龙王、龙子打起来啦,整整打了九九八十一天,哪叱拿住了龙王、龙母,逃跑了龙王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龙王、龙母被拿住了以后,水就平下去了,慢慢地露出陆地来,哪叱随后封闭了各处的海眼,把龙王、龙母封闭在一处顶大的海眼里,上面砌了一座大的白塔,叫龙王、龙母永久地看守白塔。这就是哪吒闹海在北京这里的故事。后来哪吒因为打了龙王,冒犯了天条,被上天派兵将捉拿,而哪吒为了不连累父母而自杀,然后再托生为莲花的化身,成为天上的神仙。这是后话了,咱们暂且不提。

  话说苦海幽州的水平下去了,就不再叫苦海,光叫幽州了。叫了幽州,是因为这里出现了一大片温暖湿润的平原,平原上绿树茵茵,河流纵横,很适合人们居住,就慢慢地有人在这里盖房子,在这里住起来。有了人家,就有村子,有了村子,就有集镇。而被哪吒赶跑了的龙子,这时也称龙公了,他的老婆也称龙婆了,他们带着儿子、女儿躲在西山脚下一个海眼里,一声不响的过日子,他们越看苦海幽州的人家,一天比一天多,就一天比一天气闷,总想出来捣捣乱,总想出来发发水淹没那已然不叫“苦海”的“幽州”。

  这一天,龙公听来了一个消息:说幽州要盖北京城,他更气恼了。龙公以为这里一向是龙王家族的地盘,可现在渐渐的被人占据了,他总想再次把这里变成自己的地方。后来,跟着又传来一个消息:刘伯温跟姚广孝,脊梁对脊梁画了北京八臂哪叱城图,并且正修八臂哪叱城!龙公更是气得要死,他跟龙婆反复的商量,一定不能让人们在这里建成北京城,要把人们都赶走,继续他们自己的统治。龙王是管水的,他要和人类作对,就是要把北京城的水都收走,那样没有水喝,人们就活不成了。

  龙公、龙婆算计好了主意,第二天一清早,龙公、龙婆带着龙子、龙女,推着一辆独轮小车,小车上装满了青菜,扮做乡下进城卖菜的模样,龙公龙婆一起推着小车,龙子、龙女在后面远远地跟着,就这样混进了北京城。龙公、龙婆带着龙子、龙女,在城里转了一圈儿,按着算计好了的法子:龙子把城里所有的甜水,都给喝净了;龙女把城里所有的苦水,也都给喝净了,然后,龙子、龙女变成了两只鱼鳞水篓,一边一个,躺在车子上,龙公龙婆推着车子,扬长地出西直门去了。

  这时候的刘伯温正在修造他的八臂哪叱城呢,城是盖好了,他正带着监工官、管工官修皇宫,忽然有人满头大汗地跑来回报他,北京城里大大小小的水井,一齐都干了。刘伯温一听,也着了慌,他心里一琢磨:准知道这座八臂哪叱城,招了龙王、龙母的儿子龙公的嫉恨,本来嘛,八臂哪叱城修好了以后,一窝子大龙、小龙,就不能翻身了吗!刘伯温当下赶紧派人,分头到各城门查问,问问管门的门领官,今天有什么特别样子的人出门没有?许多人奉了大军师分派,都骑着快马,飞也似地到各城门查问去了。不大功夫,全回来了,各门都没有差样的人出城,只有到西直门查问的人回来说:“在西直门看见一个罗锅儿身子的老头儿,推着一辆独轮车,前边还有一个老婆婆拉小绊儿,车上放着水淋淋的两只鱼鳞水篓,前一个时辰,出西直门去了。”查问回来的人还说,因为这鱼鳞水篓很特别,所以多看了几眼,看着分量不大,可是那老汉推着车子好象很费劲的样子,仿佛装了多么沉重的东西。

  刘伯温听了,点了点头,心说这一家子的龙可真够狠的。于是,刘伯温运用他的神机妙算,给人们讲起了如何把水追回来的问题。

  刘伯温详细地讲到,现在的办法,就只有派人去把水追回来。这追回水来,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但是追的人如果被孽龙看出来,性命就保不住了。因为龙王不是好惹的,他会发出大水来作为武器把人淹死。所以只有用枪把两只水篓扎破,那水就自动回来了。但是完事后人要急忙跑回来,不管后面有什么响动,千万不要回头,到了西直门就平安没事了。大伙儿都纷纷摇头,连连说这个事情太玄了,真不容易,弄不好命都没了。刘伯温这时候也急了,说如果不抓紧把水给追回来,就会被龙公龙婆把水送进海眼里,再也追不回来了。这下北京城就会成为一座无水的干城,那样人们谁也不能在此长久生存,只有放弃刚刚建成的北京城四处逃亡了。

  众人中的大小官员你瞧着我,我瞧着你,谁也不搭腔,周围的兵丁和随从也是如此,这可把刘伯温急坏了!这时候,只听一声清脆响亮的答话声:“大军师,我愿意追孽龙去,一定能赶上孽龙,一定能扎破他的鱼鳞水篓,一定能把水追回来!”刘伯温一瞧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工匠,大眼珠子,脸上透着精神,刘伯温高兴啦,就问:“你叫什么名字?”这人说:“我叫高亮,是修皇宫的瓦匠。”刘伯温点了点头。高亮随后从兵器架子上拿了杆枪来,准备出发。刘伯温嘱咐他要一切小心,并亲自带人在西直门城楼上给高亮助威。高亮让大家放心,自己则头也不回的去追赶龙公龙婆去了。

  三、

  高亮刚跑出了西直门,就觉得有些为难了,往北是北关,通西北的大道,可以到玉泉山;往西是西关,通西南的大道,可以到西山“八大处”;往南是南关,通正南的大道,可以到西直门南边的那座阜成门,往哪里追呢?高亮想了想,这可是打闪认针的时间,高亮就想出主意来了,他想刘伯温不是说了,孽龙不是打算把水送进海眼里去吗?海眼,只有玉泉山有海眼,那就是往西北方向追。

  高亮拔起脚来,往西北就追下去了。他手托着红缨枪,眼睛里冒出火似的光亮,往西北急急地追了下去,追了没有多大功夫,眼前出现了一道夹沟子,两旁高高的土坡,中间一道窄窄的夹沟,只能对对付付地通过一辆小车去,马拉大车都走不过去,两旁可是也有两条路,不知道龙公龙婆走的是哪一条。这时候,土坡子上有几个种地的农民正说话呢,一个人说:“这两只水篓子很特别,怎么一闪一闪的象龙鳞呐!”一个人说:“我真纳闷,玉泉山那边有多少甜水啊,为什么老天拔地的推着两篓子水往西北跑?”又一个人说:“真难为这老汉、老婆,推着这么两篓子水,这么快就过了咱们这个‘车道沟’,那么大年纪,真有把子力气!”高亮听了这个话,情知到龙公龙婆是过了夹沟子往西北去了,他一声没响,托着红缨枪就穿过夹沟子,往西北一直追了下去。

  又追了不多远,眼前又出现了一片大柳树林子,树林子把路给岔成了两股小道,高亮不知道孽龙往哪条道儿去啦。他正在发愣的时候,柳树林子里有小孩子说了话:“哎!拿大扎枪的哥哥,你给我们练一趟呀!”高亮一瞧,大树底下有几个小孩子,拍着手朝他乐,高亮心里一动,立马就有了注意,他答应给小孩子们练枪,但要他们先告诉他,有一对推车的大爷大娘往哪条道走了?几个小孩子抢着告诉高亮往西边那条道儿去了!高亮说了一声劳驾,就往孩子们指的这条道儿赶了下去。后来,这个地方就叫做“大柳树”了。

  高亮往前追着追着,发现了一片没有水的泥塘,四外水痕还显着湿漉漉的,泥塘中间有水车子印儿,高亮端详了一下,心里明白啦:这一定是池塘,龙公龙婆把车子误在这儿了,真歹毒,他把这点水都不留,也给取了走了,好可恨的孽龙!而这个地方,后来就叫南坞。只见高亮扎枪点地,腾身越过了池塘,为了追回城里的水源,继续直追了下去,不大功夫,又碰见了这么一处泥塘,这里车子印儿也深了,脚印儿也多啦,高亮知道:孽龙一定是劳乏啦,不然哪会踩这么多、这么深的脚印儿,趁这时候快追,一定能追得上。后来这里就叫了中坞。高亮腿上使足了劲,往前直追,追了没有多远,玉泉山就在眼前了。他仔细一瞧,远远果然有一个装着两个鱼鳞水篓子的小车子,一个罗锅儿身子的老头儿,一个老婆婆,正坐在地上擦头上的汗呢,这一定是龙公、龙婆了,这龙公、龙婆显然是劳乏了。高亮这时候,心里又高兴,又怦怦乱跳,他矮着身子,钻进了高粱地,绕到龙公、龙婆的后面,猛然一长身子,递枪就扎,一枪就扎破了一只鱼鳞水篓子,水“哗”的一下就流下来啦。

  高亮还要扎另外一只水篓,而哪里还有水篓啊,只见是一个凸着肚子的小伙子,“滋溜”一下就钻进玉泉山海眼去了。再瞧那龙婆抱起来叫高亮扎破了的水篓,往北就飞过了北面的山头,投奔黑龙潭去了。这都是同时的事,都是急如闪电的事,还没等高亮想:扎破一个水篓子,怎么交差,就听龙公大喝一声:“破坏我大事的小伙子,你还想走吗?”高亮打了一个机灵,转身提枪就跑,只听到后面象涨潮一样的水声,就追下来了。高亮紧跑水紧追,慢跑水慢追,眼看到西直门了,也能清清楚楚地看见西直门城墙上的刘伯温了。

  高亮累坏了,他是一口气从接近西山的地方飞奔回北京城的。庆幸的是他已经看见西直门面阔七开间的箭楼。可就在这时,也许是好奇心的驱使,也许是在一刹那间忘记了刘伯温的话,高亮在不经意间回了一下头。这时,他看到漫天的大水赛过汹涌的浪潮,巨人般屹立在他面前,当这堵不知有多高多厚的水墙向他迎面扑来时,高亮被水卷走了。随后水势慢慢缓和了下来,流入长河一直向东,渐渐的充满了北京的河湖和水井。高亮为北京城保住了水源,北京人为了纪念他,便在他被淹的地方修起一座白色的小石桥,取名“高亮桥”。后来慢慢的就叫成了如今的“高梁桥”了。

  四、

  自打大水把高亮卷走以后。北京城里的井,又都有了水,可大部分是苦水,也就是又苦又涩的水,这种水很不好喝。这都是因为高亮一枪扎破的鱼娄是龙女变的,咱们先前说了,这龙女喝的水是北京城里的苦水,所以高亮抢回来的水自然也就是苦水了。而甜水呢?甜水叫龙子给带到玉泉山海眼里去啦。

  北京没有自来水以前,甜水井很少,大部分是苦水井,也有半甜半苦的二性子水井。那时候,一般人家都预备三种水:苦水洗衣服,二性子水做饭,喝茶才用甜水。北京的很多地名也是用井来命名的,如果井水是甜的,就会在命名上特意说明,比方说大甜水井等。

  由于那时候北京苦水多,所以“高亮赶水”的故事,说的也就比较普遍起来。

  就北京而言,与水和龙王有关的传说不少,而高粱桥的故事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代表了。这个故事甚至被改编成曲艺作品,比如北京琴书泰斗关学曾的北京琴书《高亮赶水》,郭德纲的铁片大鼓《高亮赶水》等等。

  现如今,高梁桥周边已经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了。桥距离作为地铁换乘站的西直门站和西直门火车站的直线距离不过一千米。每天,大量的旅客从西直门这里经过,却很少有人去隐藏在楼群中的长河上,去看看这座历经了数百年的高梁桥。现在的高梁桥在经过多次整修后,桥长约16米,桥宽约10米,共有16对石柱,仍有少量的行人和车辆通过。在2003年时,为了缓解交通压力,在高梁桥的北边新建了一座桥,现在,车辆和行人主要都走那座新桥了。高梁桥已经不是主要道路了。

  高亮赶水的故事,还会继续流传下去。只是北京的人会越来越多,水会越来越少,只怕几百年后的民间故事中,高亮还会继续把水赶来,以解救在现代化危机中饥渴难耐的人们。

文章关键词: 北京 高粱桥 洪水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