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刊:在上海国民党欢迎会演说辞(1913年2月19日)

宋教仁:以内阁制创建好政府

2013年03月14日16:44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图为宋教仁图为宋教仁

编者按

此文为宋教仁在上海国民党欢迎会上发表的演说辞,时间为1913年2月19日,据宋教仁遇刺不足1一个月。宋教仁此次演讲的主题,集中在对内阁制的推崇。宋教仁提出,“将来建设一良好政府,与施行良好政策是已。而欲建设良好政府,则舍政党内阁莫属”。

宋教仁简介: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遁初,号渔父,汉族,湖南桃源人。民主革命先行者、中华民国的主要缔造者,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唐绍仪内阁的农林部总长,国民党的主要筹建人。1913年被暗杀于上海,享年三十二岁。

  今兄弟拟提出两大问题与诸君磋商,而亦吾党今日所亟当研究者,愿为诸君言之。今中华民国二年矣,中华民国成立虽届二年,而一切政务多使国民抱种种之失望,而国民此种种之失望,吾国民党要不能不负其责。盖当同盟会政府时代,事在草创之始,及统一政府成,而吾党又不免放弃监督之天职也。故吾党从今而后,宜将国民所以失望之点为之补救,而使国民得一一慰其初愿,此吾党所怀抱之大决心者也。夫国家有政治之主体,有政治之作用,国民为国家政治之主体,当有运用政治之作用,此共和之真谛也。故国民既为国家之主体,则即宣整理政治上之作用,天赋人权,无可避也。今革命虽告成功,然亦只可指种族主义而言,而政治革命之目的尚未达到也。推翻专制政体,为政治革命着手之第二步,而尤要在建设共和政体。今究其实,则共和政体未尝真正建设也。故今而欲察吾国今日为何种政体,未能遽断。或问吾国今日是共和政体否,亦难于猝答也。此由于根基未固,而生此现象。今临时政府期限将满,约法效力亦将变更,至于正式政府成立以后,如能得建设完全共和政体,则吾人目的始可云达到一部分也。夫政府分三部,司法可不必言,行政则为国务院及各省官厅,立法则为国会。而国会初开,第一件事则为宪法。宪法者,共和政体之保障也。中国真为共和政体与否,当视诸将来之宪法而定。使制定宪法时为外力所干涉,或为居心叵测者将他说变更共和精义,以造成不良宪法,则共和政体不能成立。使得良宪法矣,然其初亦不过一纸条文,而要在施行之效力,使亦受外力牵制,于宪法施行上生种种障碍,则共和政体亦不能成立。此吾党所最宜注意,而不能放弃其责任者也。

  讨论宪法,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应如何分配,中央与地方之关系及权限应如何规定,是皆当依法理、据事实以极细密心思研究者。若关于总统及国务院制度,有主张总统制者,有主张内阁制者,而吾人则主张内阁制,以期造成议院政治者也。盖内阁不善而可以随时更迭之,总统不善则无术变易之,如必欲变易之,必致摇动国本,此吾人所以不取总统制而取内阁制也。欲取内阁制,则舍建立政党内阁无他途。故吾人第一主张即在内阁制也。又若省制问题,纷扰多时,有主张道制者,有主张省制者。姑不具论。又一派主张省长归中央简任者,而予则绝对不赞成。盖吾国今日为共和国,共和国必须使民意由各方面发现。现中央总统、国会俱由国民选出,而中央以下,一省行政长官,亦当由国民选举,始能完全发现民意。故吾人第二主张,即在省长民选也。今又有倡集权说者,有倡分权说者。然于理论则不成问题,今姑从实际着想,准中国情形立论,有若干权应属诸中央者,有若干权应归之地方者。如是,故吾人主张高级地方自治团体,当畀以自治权力,使地方自治发达,而为政治之中心。夫自治权力,本应完全授之下级地方自治团体,而在中国习惯,则下级地方自治团体如县、乡、镇之属,与国家政治关系甚浅,故顺中国向来之习惯,而畀高级地方团体以自治权,与国情甚吻合,而政治亦得赖以完全发达也。故分权与权投之界说,不可仅从学理上之研究。如立法权,自应属之中央议会,而地方亦当有列举之立法权。如此,则既非联邦制,又非完全集权制矣。如行政权之军政、外交二者,纯为对外关系,当然集于中央。司法宜有划一制度,交通、财政其权均中央所有者多,而余则可分诸地方者也。此皆关于政体之组织也。

  至于政治组织,言之可为太息痛恨。政治组织,大别之为内政、外交。以言外交,则中华民国成立以来可谓无一外交,有之,则为库伦问题。而库伦问题悬搁已久,民国存亡胥在于此,然至今尚未得一正当解决。吾国民于此当知此问题之重大,亟宜觉醒。盖政府于此问题无心过问,即当然属于国民之责任也。忆鄙人七八月间在北京时,库约尚未发生,当即以桂太郎游俄之目的与满蒙之危机说诸政府,亟为事前之筹备。而总统等狃于目前之安,置之不问。及至俄库私约发生,而政府亦无一定办法。吾人试思,俄库条约与日韩条约有异乎?无异乎?韩既见并于日矣,而库伦岂不将见并于俄耶?夫使库伦沦亡,而得以专心整理内治,犹可说也。无如库伦既失,而内政之不治如故也。此大可以破政府之迷梦也。夫曩者列强对于中国问题,倡保全领土、机会均等之说,姑无论究出于诚意与否,而此所谓保全领土、机会均等之说,实足以维持中国之现状。故中国自十年以来,外交界即少绝大之危险。职是故也,故今日中国所应出之外交政策,当使列强对于中国此等关系维持不变,而维持之道又非出以外交手腕不为功。政府不特无此外空之手腕,并不知维持此种外交之关系。故中华民国之外交,直毫无进步也。夫列强之保全中国领土及机会均等之主义,见之于日俄协约,英俄协商,互相遵守,不敢违畔。殆时局变迁,此主义已渐渐动摇,不过尚无机可乘得公然违反其所持之主义。今以政府之无能,局面愈变,适以授外人莫大之机会耳。彼俄人首与我库伦缔结协约,破坏保全中国领土、机会均等之主义,显然与日俄协约、英法俄协约等之旨相违背,而日、英、法诸国对于俄之行动毫未加以抗议。试一寻外交界之蛛丝马迹,即可知英、法、日已默认俄之行动,而于此一测将来之结果,则列强保全中国领土及机会均等之主义,将归完全打消而已。见之于事实者,则为英之于西藏,其若他国于其势力范围之内,效英俄之行动,结果至为可危。故欲解决藏事,当先解决蒙事,蒙事一日不解决,即藏事亦一日不解决也。而政府于此,乃先将藏事解决,而后始解决蒙事,可谓梦呓矣。故预测政府外交之结束,尤不可知。而其过,则在政府毫无外交政策,致成此不可收拾之象也。然国民于此,尚不知所以监督政府,亦自放弃其责任耳。此关于外交问题也。

  以言内政,内政万端而其要莫如财政。吾人试一审思吾国今日财政之状况,可谓送掉吾中华民国者。夫财政闻题本极困难,吾国各省财政勉强可以支持,惟中央自各省改革之后,府库如洗,支持匪易。而政府对于整理财政之政策,亦惟借债一端。夫借债未尝不可,但亦当视条件如何。当唐少川先生当国时,与六国团商借六千万镑,亦并无苛刻条件之要求。及至京津兵变,而后六国团以吾现状尚未稳固,乃始有要求之条件。唐未承认,遂中止。及至熊希龄任财政总长,一意曲从六国团,将承认其要求之条件。当时阁员多不同意,唐内阁遂倒。今政府以借六千万镑太多,改为二千五百万镑,然政府亦并无若何计画,不过只筹至临时期限而止。是后财政当如何整理,非所问也。而且,大借款条件之苛,为向所未见,惟埃及始有之耳。然埃及之结果,则以监督财政亡其国者也。且盐税为国家收入大宗,今以之为大借款之抵押,使将来正式政府而欲借款,即无有如盐税之抵押品者,是正式政府成立以后,虽欲借款面不可得也。如不借款,则二千五百万镑已为临时政府甩罄,其将何以支持。是今日之政府,对于财政问题眼光异常短促。盖毫未为将来留余步作打算也。至于民生困穷,实业不兴,政府亦无策以补救之。此关于内政问题也。

  如上所述,只得其大概,欲详言之,虽数日而不能尽。一言以蔽之,则皆不良政府之所致耳。然今尚非绝望之时,及早延聘医生,犹可救也。兄弟所言,未免陷于悲观,而吾人进行,仍当抱一乐观。盖延聘医生之责任,则在吾国民党也。而其道即在将来建设一良好政府,与施行良好政策是已。而欲建设良好政府,则舍政党内阁莫属。此吾人进行之第一步也。

  录自《宋渔父》第—集后编《宋渔父先生演说辞》,据二月二十、二十一日《民立报》校
血儿笔述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