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 现场:宋教仁遇刺百年研讨会

    现场:宋教仁遇刺百年研讨会
    现场:宋教仁遇刺百年研讨会
  • 迟云飞:民初刺杀宋教仁案及其政治波动

    迟云飞:民初刺杀宋教仁案及其政治波动
    迟云飞:民初刺杀宋教仁案及其政治波动
  • 张永:袁世凯个人局限致中国错失建设良机

    张永:袁世凯个人局限致中国错失建设良机
    张永:袁世凯个人局限致中国错失建设良机
  • 章永乐:宋教仁之死标志着议会政治的失败

    章永乐:宋教仁之死标志着议会政治的失败
    章永乐:宋教仁之死标志着议会政治的失败
  • 高全喜:宋教仁遇刺案为民初民主政治拐点

    高全喜:宋教仁遇刺案为民初民主政治拐点
    高全喜:宋教仁遇刺案为民初民主政治拐点
  • 陆建德:作为“暗杀时代”牺牲品的宋教仁

    陆建德:作为“暗杀时代”牺牲品的宋教仁
    陆建德:作为“暗杀时代”牺牲品的宋教仁

1913,暗杀、政争、内战、解散国会、单方面立宪,被捆绑在了同一个逻辑链条上。

  • 理想破碎:一个急速脱离轨道的国家
  • 在1913年宋教仁遇刺之前,新生的民国似乎还充满了希望。这个希望,指的是政治上有望好转,各派力量,都寄予了极高的期望。1912年的年底,各地国会大选如火如荼,国民党与共和党角力选票。最终结果,还是更具地方实力的国民党系赢得了大选。在国会中以绝对优势胜出。
        如果一切已经尘埃落定。1913年在国会选举中大胜的国民党,势必将获得组阁权。从1912年南北妥协商定成立共和国,至1913完成首届国会大选,从而实行责任内阁制。一年多的时间,这个共和国创立的故事,似乎就此结束了。
        但随后故事表明,1913年民国的宪政态势,正急速脱离1912年政治大妥协的轨道。[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 连环危机:刺宋案与1913年善后大借款案
  • 触发1913年第一个政治危机的,是宋教仁遇刺案。问题更重要的层面在于,宋案爆发以及无法通过司法手段解决,导致国民党与北洋派之间的裂痕不断扩大。在宋案上,两派之间的合作空间,被极大地撕裂了,双方之间的对抗性意见,在不断滋长。
        紧随宋案之后的,是1913年善后大借款案。此案的关键原因,仍与《临时约法》设定议会主权相关。为解决辛亥革命及之后的财政紧缺,袁世凯政府绕开议会,单方面向四国银行借款。而绕开议会的借款本身又是违反宪法的。[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 1913年:正面力量的消失,历史的大拐点
  • 与北洋集团同构,失败的革命派在1914年走上了拙劣仿效前者的道路。孙中山组中华革命党,不再侧重五权宪法,而将革命分为军政、训政与宪政三个时期。在孙看来,非常时期的革命,走宪政道路以遏制北洋集团,实属与虎谋皮,必以“武力”才有效。革命党中的另一个巨子黄兴对孙中山之革命路径,颇有不满,曾讥讽此为“以人为治,羡袁氏之所为”。
        恶性政治竞争的结果,显然只能使竞争者都同质化了。共和国议会政治的原则,双方都抛之脑后,一个军政集团固然相信枪杆子握有政权,另一个孱弱对手同样只相信枪杆子里出政权。在1913这一年,所有正面的力量,全部被历史甩出了,中国的历史,走向了另一条道路。[详细]
其人其事:宋教仁生平(组图)

其人其事:宋教仁生平(组图)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遁初,号渔父,湖南桃源人。宋教仁是民主革命先行者、中华民国的主要缔造者,他认为中国应实行责任内阁制。于1912年8月将同盟会和其他小政党改组为国民党,并在国会大选中占据多数席位。1913年3月20日,在上海火车站遇刺身亡,震惊民国政坛。[详细]
宋教仁旧文:以内阁制创建好政府

宋教仁旧文:以内阁制创建好政府

    夫国家有政治之主体,有政治之作用,国民为国家政治之主体,当有运用政治之作用,此共和之真谛也……一言以蔽之,则皆不良政府之所致耳。然今尚非绝望之时,及早延聘医生,犹可救也。兄弟所言,未免陷于悲观,而吾人进行,仍当抱一乐观。盖延聘医生之责任,则在吾国民党也。而其道即在将来建设一良好政府,与施行良好政策是已。而欲建设良好政府,则舍政党内阁莫属。此吾人进行之第一步也。 [详细]

一百年前的1913年,是足以改变近代中国,完成新创共和国的一年,但…………

宋教仁所走得这条使中国通往文明的、富裕的、民主的、法制的、宪政的、人民自由的路中断了,中国开始走上了军阀政治的路,军阀政治完全失败以后,又走上了国民党所谓的“党治”的路。这便是宋教仁遇刺和中国政治的联系。袁世凯之所以要刺杀宋教仁,其根本原因在于二人政治道路的分歧。宋教仁认为中国必须实行民主宪政,在民主宪政之下就要最大程度的限制国家最高领导人,也就是大总统的权力;而袁世凯认为:当前中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领导,需要权力的高度集中。作为传统政治的信奉者,他内心并不相信民主共和的一套理论。
    宋教仁虽然失败了,但是我认为他是一个孤独的先驱者。历史一定要有最初的先驱者,没有先驱者就没有后来者。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宋教仁这个先驱者虽然失败了,但是他昭示了我们将来历史的大趋势,我们终将要走宋教仁提倡的民主、宪政的路。 [详细]

一人之死,一国之思。宋教仁倒在了谁的枪口下?

  • 民国大案:一百年前的宋教仁遇刺事件
  • 在100年前的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的火车站被刺,两天以后去世。在他去世之后,租界当局和中国的江苏省当局就展开了侦破工作,很快就抓到了凶手,也抓到了初步的幕后主持人。他们在凶手家里搜出了很多秘密的电文,这是凶手武士英直接和国务总理赵秉钧和内务秘书洪述祖联络的电文,而后面这两位都是袁世凯的亲属。他们的电报直接涉及了刺杀宋教仁的事情,由此推断出密谋刺杀宋教仁的人,正是袁世凯的亲信赵秉钧、洪述祖和袁世凯自己,民国第一大案由此揭开。[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 道路之争:袁世凯刺杀宋教仁的政治背景
  • 袁世凯和他的亲信们,为什么要刺杀宋教仁呢?这应该从民国初年的政局开始谈起。清帝宣布退位后,表面上共和政治、共和制度、共和政府建立起来了。但是在没有了清王朝、没有了两千年的君主制度之后,中国应该走一个什么样的路,中国社会的精英们有着非常多的考虑和想法。
        在宋教仁看来:中国要想富强起来,要建设一个现代文明的、人民有自由和幸福的中国,就一定要直接实行民主宪政。这就要求在政府结构上一定要实行政党责任内阁制,哪个党竞选上来就哪个党执政。而没有选上的党作为在野党,可以监督政府,也可以随时准备参加下一次选举。在这种制度下,就要限制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权力,最大程度的避免在民国招牌下却走专制独裁老路的情况发生。
        但是袁世凯相信集中权力,坚持认为总统应该拥有更大的权力,甚至是无限的权力。从个人角度来说,他是一个传统的政治信念者,他认为他应该拥有无限的权力。在他真正的内心深处,其实并不相信民主,也不相信宪政和法制的原则。袁世凯认为由他个人集中权力,对于当时形势下的国家可能也是好的。[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 影响深远:宋教仁是一位孤独的先驱者
  • 宋教仁遇刺案在中国政治史上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宋教仁所走得这条使中国通往文明的、富裕的、民主的、法制的、宪政的、人民自由的路中断了,中国开始走上了军阀政治的路,军阀政治完全失败以后,又走上了国民党所谓的“党治”的路。这便是宋教仁遇刺和中国政治的联系。
        宋教仁虽然失败了,但是我认为他是一个孤独的先驱者。历史一定要有最初的先驱者,没有先驱者就没有后来者。这个先驱者虽然失败了,但是他昭示了我们将来历史的大趋势,我们终将要走宋教仁提倡的民主、宪政的路。袁世凯虽然暂时胜利了,但他走得这条路,却可能是中国两千年以来专制政治的回光返照或者只是专制政治的余波而已。[详细]
宋教仁遇刺之后的电报与报道

宋教仁遇刺之后的电报与报道

    宋教仁遇刺之后,南北电报、报道不断,以下五件文件,包括《宋教仁遇刺后致袁世凯电》,是解析宋教仁遇刺案极为重要的文件。我们摘录出:黄兴程德全报告宋教仁遇刺电(三件) 、宋教仁遇刺后致袁世凯电、袁世凯穷究刺宋主名令、刺宋凶犯应夔丞武士英被捕记等电文内容,以使读者对解析宋案有更进一步的了解。[详细]
迟云飞:宋教仁的民主宪政思想

迟云飞:宋教仁的民主宪政思想

    事实上,武昌革命爆发前后,中国新精英对将要建立的新中国的政治体制有几种思考。孙中山希望革命后革命党独揽政权,就是他主张的革命后实行军政、训政、宪政三个时期。宋教仁的理想则是立即进入民主宪政,议会选举,政党轮替,责任内阁。梁启超以及革命党的章太炎则希望有强有力的人物,建立强有力的政府,带领国家走出危机,而他们心目中这个强有力的人物就是袁世凯。[详细]

宋教仁之死,照亮了整个中国民主、宪政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