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标题文字1

    大部分人讲二次革命,还是以宋教仁为主的一种讲法。二次革命有什么意义?如果不讲宋教仁和袁世凯两个人的冲突的话,不讲宋教仁的被暗杀的话,我不知道二次革命有什么意义。

    我认为如果把满清看做殖民者来了解中国的辛亥革命,那么二次革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的对象到底是谁?它的欲望是什么?在什么意义上叫革命?又不是一个群众的运动,也不是一个大运动之类的,只不过是少数国家参议员之间的风波。不能算是任何革命之类的革命。也不能说是失败,因为不知道它的成功的标准是什么。所以我觉得1913年的事情不能算作一个转折点,它什么都不是。当然宋教仁被暗杀对宋教仁本人是一个转折点。可是事实上,如果他没有被暗杀,会不会改变中华民国的历史?这是另外一回事。

    辛亥革命把帝制变成一种不可世袭的制度,这非常重要。辛亥革命与资产阶级革命,这并没有必然的联系;结束帝制与资产阶级革命,也没有必然的联系。我觉得这并没有历史必然性的联系。只有在那种阶段性的历史观之上,你才能说结束帝制必然有资产阶级革命、或者说只有资产阶级革命才能结束帝制。考虑它的本质的话,你也不需要用资产阶级革命的标准来衡量它的本质。 [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我认为戊戌变法是近现代非常重要的转折点,比辛亥革命还要重要。也不是因为说戊戌变法是激进的,或者失败的。它的失败并不是我所关心的,我认为它是转折点主要是因为它全盘批判中国制度,批评中国历来的所有的制度。它从经济、社会、政治、家庭做了整体的批判。对我来说,这就是现代性的一个特征。

    把所有的社会结构、形态、价值进行批判,不是一部分一部分地去批判,而是既对整个结构,也对每个部分都进行了批判。我觉得这是辛亥革命没有完成的阶段,但是辛亥革命也推动了这个批判的过程。而1913年的二次革命没有在任何意义上有任何重要性。后来的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就表现了戊戌变法所开启的全面、完整的否定。从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失败,到1998年的戊戌变法,我觉得这是中国近代现代化、近代现代性的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因为这个全盘批判的过程是从这里开始的。

    而至于1913年,它不具有任何特殊的意义,是因为它在整个的、别无选择的变化过程中,它没有什么推进的或改变的意义。就是一个小风波,是几个人之间的小冲突。 [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我觉得辛亥革命标志着,帝制再也没有历史合法性了。所以袁世凯称帝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合法性的了,不管他是什么人、什么力量。我觉得称帝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

    但这背后还有一个很少人讲的潜在问题,袁世凯已经跟他们签好合同要借一大笔钱,宋教仁他们反对。(注:1913年袁世凯的北洋政府向英、法、德、俄、日五国银行团的一次大借款,款项高达二千五百万镑,年息五厘,分47年偿清,以解决政府的国库空虚问题。国民党人等认为袁意在扩张北洋军队,认为借款未经现任国会批准属非法。)谁和谁吵架仍然不是非常重要,是“家庭”里的小事情。可是合同签字,仍然是跟帝国主义的交涉的问题。这还是最重要的动力。这表示辛亥革命西方帝国主义没有任何的对抗。

    1913年,仍然是两边为了成立自己的力量,都要非常依靠帝国主义。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看到一个连续性,到1915年,日本的“二十一条”,袁世凯也部分接受。当时,所有的想要当中国的国家领导的力量们,都必须依靠或者是西方的、或者是日本的帝国主义。这种连续性是重要的。1913年背后的和英国签字的问题,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因素。1913年没有任何转折的意义,就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就是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个延续。 [详细]

相关文章


康有为


在历史中思考“共同”


    我从中国历史的观点来看幸福与共同富

  裕这个问题。从晚清以来,这一问题的中心

  词是“共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性的

  问题。在晚清,关于共同富裕或者“共同”

  问题,有很多不同的说法。可是这些不同说

  法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共同”是在全球体

  系里面提出来并展开的问题。这里主要说一

  下三种不同的说法:康有为的“大同”,刘

  师培和他妻子何震关于“均力主义”和生计

  的观点,还有孙中山对于民生问题的论述。

  (作者:瑞贝卡)[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