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关东大地震中国700名援救华工惨遭屠杀(2)

2014年06月05日09:59  温州网-温州商报   收藏本文     

  ●1923年10月8日,被释放回国的华工们抵达上海十六铺码头。至此,日本人残害华工的事件公之于众,舆论一片哗然。

  ●1923年10月21日,以上海为中心,南北呼应,掀起了一个声势浩大的抗议残杀旅日华工的怒潮。

  ●1923年10月23日,温处旅日灾侨陈协丰、林志范等1698人联名发表《温处灾侨驳日外务省文》,揭露了日本暴徒滔天罪行。接着,我国罹灾留日学生归国团380人联名致电外交部顾维钧,强烈要求与日本政府交涉。

  ●1923年10月,在全国各界人士的强烈抗议怒潮的压力下,新任中国驻日代办施履本向日本外务大臣伊集院彦吉提出严重抗议,日本人对此先是矢口否认,随即承认这只是误杀。中国政府随即派专使王正廷等,赴日调查。

  ●1923年11月底,日本政府把罪证毁灭,不提供真实材料,推诿责任,掩盖事实,既不涉及军警,又不表示对被惨杀的华工家属赔偿抚恤,王正廷等人无从入手,系列罪行与血案不了了之。

  ●1924年4月24日,日本横滨地方法院对此次事件进行判决:总共赔偿700多名死难者和伤者20万日元,其中1万日元指定给王希天家属。

  ●1924年7月22日,时任日本外务大臣松井庆四郎,发给驻在中国的芳泽公使的协议文件中,亦有赔偿事宜的相关指示,但始终未有具体执行。随着多次战争爆发,此次“东瀛事件”逐渐被淡忘。

  ●1926年1月,温州工学界人士在市区华盖山大观亭侧募建了“吉林义士王希天君纪念碑”。

  【遇难者后人寻真相,悼先人讨公道】

  ●1981年,日本陆军野战重炮兵第三旅团参谋远藤三郎大尉,接受日本参议员吉川一夫的秘书田原洋访问时,详尽地披露了杀害王希天的经过和掩盖事件真相的活动。田原洋在次年出版了《关东大震灾与王希天事件》,轰动一时。

  ●1986年,温州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汇编成《温处华工东瀛沉冤》,关东地震屠杀首次得以详细披露。不久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日籍教师,同时兼任日本宋庆龄基金会副理事长的仁木富美子读到该份史料,致信温州政协文史委请求协助调查。

  ●1990年7月和12月,仁木富美子来温,和温州史学工作者一起,寻访老华工,得到并确认了80多个生存者和遗族的信息,回日本后,又找到保存在日本外务省的原始资料,查清了当局策划掩盖真相的始末,先后撰写出版了《关东大地震屠杀中国人》和《震灾下的中国虐杀》两本专著。

  ●1993年9月3日,关东大地震70周年纪念,日方捐资重建的王希天烈士墓暨旅日蒙难华工纪念碑在市区华盖山揭碑,同年由日本友人捐款1000万日元设立了一个教育基金会,资助浙江蒙难华工后裔。

  ●2003年8月,日本律师联合会做出了关于在关东大地震时众多朝鲜人、中国人被屠杀一事详细的调查报告书。同时向当时的小泉首相提交了《为关东大地震人权救济的劝告书》,但至今日本政府没有任何答复。

  ●2004年9月,“东瀛惨案”中被杀害的黄柱生、黄柱龙的孙子,瑞安市芳庄乡周篛村老人黄协兴、黄兴益、黄协标表示要向日本政府讨个公道,并要求赔偿。

  ●2013年8月9日,日本横滨市教育委员会在初中教科书中删除了1923年关东大地震发生后“军警虐待并屠杀朝鲜人,还杀害中国人”的内容。“屠杀”一词也改为“杀害”。

  ●2013年9月8日下午1时,“关东大地震被屠杀中国遇难者追悼会”在东京举行,中国代表团一行16人参加了悼念活动,被屠杀华工后人和旅日华工领袖王希天孙女王旗在会上致追悼词,100多名在日华侨华人及日本友好人士向遇难华工和王希天灵位默哀并献花。

  ●2014年5月24日上午,旅日华侨中日交流促进会会长林伯耀先生和田中宏、川见一仁、木野村间一郎、町田忠昭等日本朋友和“关东大地震”被害中国旅日华工遗属一起去华盖山祭拜“吉林义士王希天纪念碑”和“温处蒙难华工纪念碑”。

  商报记者 刘海丹 整理

  只有正视历史 才有长久和平

  对于这段血色历史中日有什么看法上的差异?昨天,记者对话了本次访温的日本学者田中宏。

  记者:一个日本人致力于为中国劳工维权的动力是什么?

  田中宏: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关照亚洲留学生”公益性组织工作,通过与这些留学生的交流,我受到了不小的触动。一名新加坡留学生说日本侵略者在新加坡屠杀了很多人。而我对此却一无所知。此后,这位新加坡的留学生拿给我很多他们当地的报纸,我了解到新加坡从1964年起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寻找战争死难者遗骨活动,1967年更是落成了纪念碑。而这些,在日本的媒体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报道。我开始反思,作为一名日本人,却不知道自己国家真实的历史,这种距离感和间隔感给我的印象很深。日本在历史认识上有差距,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也成为我今后工作的动力,我要努力纠正日本在历史认识上的偏差。

  记者:日本人现在怎么看待给亚洲各国留下的历史伤害?

  田中宏:日本人向来崇拜强者,特别是二战战败后,疯狂地效仿美国的经济,上世纪60年代时重新崛起,特别是1964年奥运会等大型盛会的成功举办,让许多日本人以为日本已经走出了二战失败的阴影,导致对待历史遗留问题上出现了偏差,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只有正视历史才有长久和平。

  记者:在日本致力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民间团体多吗?

  田中宏:在日本,曾经有4万华人被送到日本的135个地点做劳工,虽然这些遗址都不在了,但许多城市有一些人士会组织民间团体,研究劳工的维权,关注华人劳工的组织目前有20多个,而关注慰安妇以及其他国家的劳工问题的民间组织也有许多。

  记者:关东地震大屠杀的后续,今后有什么具体行动?

  田中宏:今年9月3日,我们还将邀请十几位遗属,到日本参加追悼会,并向当地政府提议建一个遇难者的纪念碑,进行悼念。

  田中宏

  田中宏,1937年生于日本;1960年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1963年硕士毕业后,进入一家“关照亚洲留学生”民间公益团体工作10年;2000年任东京龙谷大学教授,主研日本战后遗留问题。有媒体称他是最权威的研究战后遗留问题及外籍人士在日本人权问题的专家之一,间接迫使日本政府于2000年放松入籍限制并取消了长达几十年的外籍人士加入日本籍按手印的不平等要求。

  在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方面,田中宏于1987年参与创办“中国人强制劳工思考会”并任会长至今;2001年,他当选“花岗和平友好基金会”委员长,参与了花岗诉讼的全过程并促成其和解,花岗惨案的真实经过被写进日本教科书;在刚刚和解的西松案中,也有田中宏的身影。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dongle)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