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关东大地震中国700名援救华工惨遭屠杀

2014年06月05日09:59  温州网-温州商报   收藏本文     

昨天,参加座谈会的被害旅日华工遗属集聚在一起成立联谊会。

座谈会前来自日本的民间代表为被害的旅日华工默哀。

旅日华工遗属对着日本人背来的“悼”字悼念被害先辈。

周江法(6名先辈遭屠杀)发言时,眼里满是泪水。

从事关东大地震被害旅日华工事件研究的章志诚在座谈会上发言。潘祝平 摄

  ☉商报记者 黄伟

  91年前,一场7.9级的大地震袭击了日本东京地区,10余万人遇难。而在东京地区谋生的数百名旅日华工虽躲过了天灾,却没能躲过人祸。一场有预谋的大屠杀后,温州籍数百名劳工魂断东瀛。91年过去了,这段历史一直鲜为人知,但劳工们的后代却没有忘却这笔血债。昨天,数百名劳工遗属齐聚在一起,维护自己的权益,要向日本政府讨要公道。

  一段“血色”历史被日本掩盖

  昨天上午9时许,瓯海娄桥中学熙熙攘攘,200多名温州和青田籍“东瀛惨案”遇难者遗属聚集在一起,悼念在“东瀛惨案”中被屠杀的先祖们。这次惨案中共有7000多朝鲜人和700多名华工遇害,其中90%是温州人。

  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发生了里氏7.9级大地震,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中国多地无私驰援,使日本人民深为感动。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大地震发生后次日,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熏陶、排外情绪严重的一群暴徒,对旅日华工们展开了一次血腥的屠杀。此后,日本当局更是想尽办法,企图掩盖这一段历史真相。在大屠杀发生后不久,当时在日本积极维护华工利益的留日学生王希天在调查此事时,遇害失踪。直到半个世纪后的1975年,一个当时目睹王希天被害的士兵写的一则日记,详细记录了王希天遇害全过程,铁证下,整个屠杀事件才重新引起各方关注。

  为了掩盖事实真相,9月18日,日本当局向各地警察署、报社发布“鉴于大地震发生,引起日本和‘支那’国家外交上的问题,为此当局要求进一步严格取缔新闻报道,禁止刊登所有死尸的照片,对原稿实施内审”的通牒,采取高压手段控制言论。然而,一个有威望的中国人被杀,使屠杀事件成了一团纸里包不住的火。

  1923年10月,中国派出以曾任国务院总理的王正廷为团长的调查团赴日,作为应对,日本政府召开内阁总理会议,但做出的决定是对大岛町事件屠杀华工和王希天事件进行隐瞒。

  据我市著名的侨史研究学者章志诚介绍,由于国内正掀起反日运动,当时两国外交关系十分紧张,最终大屠杀一事的调查不了了之。

  遗属含泪控诉先祖惨遭屠杀

  在昨天的悼念会场,来自瓯海泽雅镇的周江法等人,在控诉那段先祖被害的血泪史时,仍然十分激动,含着眼泪在叙述。虽然他们不是那场大屠杀的亲历者,但那场屠杀完全改变了这些家族的命运。

  大屠杀中唯一幸存者——泽雅镇黄子莲曾向人们讲起他死里逃生的一幕:“9月3日上午,日本军警、青年团及浪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铁棒和铁锤,来到大岛町八丁目中国人住的旅馆里,说‘带上钱,马上回国,现在跟我们来’。我们信以为真,就跟他们去了。走到一处空地上,他们突然说,‘地震了,卧倒!’当我们全部伏在地上,他们却几乎将我们174人全部击杀。夜里我从昏迷中被痛醒,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躲过一劫。”黄子莲的头部受了两处重伤,一只耳朵被砍掉,他回到上海后,作为事件的亲历者讲出了事实真相,当时的北洋政府才重视此事。

  昨天,黄子莲的曾孙黄建丰也在现场,他听老人们讲,太爷爷回来后因病没挨过2年就去世了。

  在同样的一次屠杀中,周江法的爷爷四兄弟还有舅公以及姑爷爷等6人就没那么幸运,他们死于这场大屠杀,而他们村总共20名旅日华工中的18人在当天遇难,其中有后裔的仅有3人。

  周江法说,爷爷周瑞楷死时,父亲周锡昌只有3岁。“奶奶得到丈夫死讯后,一连哭了几个月,接着就病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当时她只有25岁。我父亲4岁就成了孤儿,跟着太奶奶长大。”

  随后,遇难者遗属们纷纷上台发言,控诉家族的不幸,并要求成立遗属联谊会,要求向日本政府讨要公道。

  日本学者背“悼”字来温默哀

  昨天,在关东地震大屠杀悼念的现场,几名姗姗来迟的日本老者表情显得格外庄重和严肃。由日本学者田中宏先生为代表的6位客人从日本远道而来,他们每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大包。“里面装的全部是和这段历史相关的史料和资料,为了今天的这个默哀仪式,日本友人还特地将去年悼念东京遇难华工90周年用的‘悼’字从日本背到了温州。”同行的旅日侨领林伯耀表示,这个“悼”字有一个故事,是一位日本友人艺术家,特地用手工制作,用于纪念在那场屠杀中遇难的中国华工。

  温州著名的侨史研究学者章志诚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东瀛惨案”的历史,“当时发现有这段历史后,我就查找了当时北洋政府期间国内和国际的报纸,搜集了许多资料,还和仁木富美子女士,多次到泽雅等地,核实遇难者身份,寻找并帮助遇害者的遗属”。

  日本政府极力想要隐瞒的历史真相,这些日本民间学者为何会不远万里来搜集证据求证?田中宏先生表示,他是1937年出生,也就是南京大屠杀发生的那一年。“我从小接触的教科书,从没有提到这段历史,直到我大学毕业,在留学生团体里当志愿者时,发现许多留学生对日本历史的观点和我的不一样,我就试着去了解一些真相,发现了许多血腥的历史。”他认为,日本只有正视历史,把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好,消除和周边各国的民族矛盾,才能真正促进这个地区长远的和平和发展。

  遗属昨抱团建联谊会讨公道

  大屠杀被害者200多名遗属齐聚一堂,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虽然他们许多人彼此间都不认识,但类似的家族背景和先祖遭遇的血泪史让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还原历史真相,维护遗属们的合法权益。

  昨天下午,在遗属黄爱盛等人的倡议下,关东大地震被害中国旅日华工联谊会(筹)正式成立,每个村推选出几名遗属作为代表,将定期开会商讨有关向日本政府索要赔偿和寻找更多遇难者遗属等相关事宜。得到了现场所有遗属的一致响应。联谊会的最主要目标是让日本政府承认历史向我们道歉并进行赔偿;其次就是在遇难地建立一个纪念碑和纪念馆,让遗属定期前往悼念;还将会在温州成立一个纪念馆,作为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黄爱盛说:“目前,知道这段历史真相的人还不多,希望以这种形式告诉我们这些后人,不忘国耻家恨,为死去的先人讨个公道。”

  【中国驰援关东地震,华工反遭屠杀】

  ●1923年9月1日,日本东京一带发生了7.9级“关东大地震”,14万余人在地震中死伤。9月3日,北洋政府作出了赈济日灾的决议,次日指派驻日本代办代表政府即日前往日本外务省慰问。从9月5日开始,全国各地相继成立了救济日灾团体,广泛开展筹款献物活动。日本轮船甚至直放温州,运载木炭、烟叶、菜子、鲜蛋等物……运去土产数目可观,价值达514610元。

  ●1923年9月2日晚9点,日本暴徒300余人拥至大岛町八丁目华人所住的林合吉客栈,对客栈内174位华工乱砍乱杀,当场打死173人。该次惨案是当时伤亡最惨重的一次集体屠杀,在日本外务省记录上被称作“大岛町事件”。接着,日本军国主义暴徒趁混乱之际,对聚居在东京大岛町一带的温州、青田籍旅日华工进行屠杀,750多名华工被害,其中90%被害者为温处(温州和丽水)华工,总数700人,史称“东瀛惨案”。

  ●1923年9月9日12时,当时的长春籍留日学生、华工领袖王希天在知道屠杀事件后,立即赶往当地调查中国人的受害状况,参与救援活动。

  ●1923年9月12日凌晨3时许,日军中队长大尉佐佐木、中尉垣内八洲夫二人,奉戒严司令部长官之命,把王希天残杀于龟户町逆井榜旁,时年27岁。

  【日本政府掩盖真相,血案不了了之】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dongle)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