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是如何倒掉的

2015年07月27日15:46   新浪历史   作者:陈事美  
唐代著名的术士姜抚唐代著名的术士姜抚

  (文/陈事美)

  有人总结过很多被毁掉的词语,要我说,名单上应该增加“大师”一词,因为,“大师”基本等同于高级骗子,完全是大忽悠的代名词。而且,据我发现,“大师”一词应该是历史上毁掉最早的词语,两千多年前就几乎是贬义词了。举凡大师者,多是不学无术、沽名钓誉之徒。他们皆以奇技淫巧起家,一个小戏法,一个小伎俩,从江湖忽悠到庙堂,但总有被识破的一天,轻者身败名裂,重者身首异处。

  汉武帝年间,在胶东王刘寄的家中出了个神人。此人名叫栾大,本是一个管家,但整天神神叨叨,据称自己可以与仙人对话,总之是法力无边。有个叫丁义的乐成侯闻听后,觉得可利用此人讨好汉武帝。此时的汉武帝一心迷恋仙道之术,得知有这样的神人欣喜异常。

  史籍中记载,栾大师是“大为人长美,言多方略,而敢为大言,处之不疑。”栾大师很能说,全是一套一套的。但汉武帝也不傻。初见栾大师,便让其演示法术,以验证是否真有本事。栾大师拿来一副象棋,双目紧盯棋子,口中默念咒语。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各个棋子开始移动起来,并互相撞击,像现在的碰碰车一样。用现在的话讲,栾大师这是具有意念移物的特异功能啊。汉武帝看傻了,天了撸,栾大法师竟有如此神功,乃神仙使者也。

  略施小技就让汉武帝彻底折服,从此,栾大师被封官进爵,名动京城。汉武帝一旦有点困惑,就常常请教栾大师,甚至亲自到栾府拜见。更离奇的是,不知道栾大师施了何种法术,把汉武帝的大女儿还泡到了手,明媒正娶。这下,栾大师更加威武。大师就是气派,豪车豪宅,锦衣玉食,光仆人就有一千多人。京城上下,满朝文武,达官显贵争相以认识栾大师为荣。

  汉武帝不是白养一个大师,他是要栾大师求仙的。但栾大师总是找借口拖延,汉武帝怒了。栾大师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东海求仙。匆忙到山东转了一圈折回,然后又编瞎话忽悠汉武帝。其实汉武帝在栾大师身边早已安插了眼线。此时,再见到栾大师,汉武帝面若冰霜,冷笑道:栾大法师,您还是赶快收了神通吧。

  由于一直被汉武帝奉为神仙使者,就连栾大师自己都以为自己真的是法力无边的神仙了,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自己是信了。平日见惯了笑脸,听惯了奉承,今天让汉武帝这么一说,栾大师突然像触电一样,浑身一激灵。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上了大当的汉武帝非常气恼,下令将栾大师与介绍人丁义全部逮捕下狱。受了骗又不好意思向别人说,汉武帝也很郁闷。最后将二人以欺君罔上的罪名全部处死。不同的是,丁义被斩首示众,弃尸街头,而栾大师则是被直接腰斩,让其在痛苦中死去。行刑时,围观百姓高呼:带你装X带你飞。

  如果说大师们都是凭着杂耍戏法忽悠人,也有点冤枉他们。毕竟,从江湖到庙堂,阅大师者无数,大师们能骗一个人两个人,不可能骗那么多人。也就是说,大师们多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敢说人家有特异功能,但起码还是有一些非常人可比的超常之处。有点能耐稍微得瑟一下也能理解,如果以此蛊惑人心,上下欺瞒就是大师们的不对了,而大师们在这点上恰恰没人能把持住。

  前面提到的栾大师,至少还能在汉武帝面前表演意念移物。而唐朝的一个叫姜抚的大师则完全凭借脸皮超级无敌厚混出了大名。姜大师常年淡出朋友圈,一直隐居深山中。他也不是大隐隐于市之人,每天神神秘秘,目的还是对外制造一种修炼的假象。当朋友圈的朋友都以为他死了的时候,他却以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深居简出,对外称已修得长生不老之术。太常寺卿韦绍在祭祀名山时,正好遇到姜大师,将他介绍给唐玄宗。

  玄宗正在为苦寻长生不老之术而烦恼,听说来了大师很兴奋,眼睛里再也没有往日的忧伤。玄宗忙问,有啥秘方?姜大师故作深沉,说吃常青藤啊。玄宗又问,常青藤哪家强?姜大师表情神秘道,太湖生长最优良。

  常青藤和爬山虎类似,这东西止血消肿、治疗风湿还差不多。结果,唐玄宗以常青藤大宴群臣,和朱元璋的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情景很相似。吃常青藤等于做大保健,群臣不得不吃,而且齐齐点赞。不日后,左丞相裴耀卿率先垂范,说自从喝了常青藤汤,自己腰不酸背不痛,上楼也有劲儿了,现在吃嘛嘛香。玄宗一高兴,向全国推广,让百姓也做做大保健。

  此时,右骁卫将军甘守诚敢说实话,斥责姜大师,你不忽悠能死咋地?民间以酒泡常青藤,饮者多暴死。你居心何在?唐玄宗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姜大师说,世界这么大,你应该去转转。姜大师多聪明,立马溜之大吉。

  但江湖上还有姜大师的传说。姜大师返乡后,风光依旧。地方大小官员将其奉为大神,争相拜访,姜府的门槛都快踏破了。有一个叫荆岩的人很是不服,某天以拜访为名来见大师。姜大师更能吹了,说自己穿越了五百年,曾在西梁州任节度使。荆岩大笑,说姜大师你的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梁朝距离现在顶多二百多年,您怎么五百多岁了?姜大师的瞎话一一被荆岩戳破,脸红一阵白一阵,几天后羞愧而死。史书记载“(姜)抚惭恨,数日而卒”。

  由此可见,姜大师尚有羞耻之心。相比之下,那些对栾大师与姜大师曲意逢迎的官吏就显得相当无节操。他们也不傻,他们看中的并不是大师本人,而是大师背后的权力资源。大师不断盛行又倒掉,捉妖记轮番上演,那又是谁的错呢?

  (原标题《大师的倒掉》)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大师 汉武帝 唐玄宗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