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开元:汉帝国皇权强化之路

2015年05月14日10:52   新浪历史   作者:SinaHistory  

  导读:从战国末年到汉帝国建立,是中国历史上引人注目的华彩段落。关于这段历史,近五十年来有很多重要的考古发现,包括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发掘和大批简帛的出土,刷新了我们对秦汉帝国的认识。近日,历史学家李开元携新书《秦崩》、《楚亡》接受新浪历史专访,以对历史大局的宏观把握,揭示从秦亡到汉兴的大量史实真相。

  受访人介绍:李开元,四川成都人,1982年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年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任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秦汉史。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军功受益阶层研究》、《秦谜:重新发现秦始皇》等书。

李开元教授李开元教授

  军功受益阶层是认识两千年帝国时代的工具

  新浪历史:您在《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中,把汉兴作为研究案例,试图打通基层史学、中层史学和高层史学。汉帝国的结构与性质与秦王朝以及之后的王朝有什么异同?

  李开元:我曾在书中讲过,我们有一个划分,就是从秦帝国以后到清末,这两千年就是一个形态,我们称为帝国时代。对帝国时代的研究原本从秦帝国来做是最合适的,但是秦帝国有很大的问题,时间很短,而且材料不够,所以没有办法才选择了汉帝国来做。因为汉帝国起码有一半是完全继承了秦的,以汉帝国为典型的话,用这一形态,就可以把中华两千年都打通,所以我们作了这样一种选择。在这个意义上讲,秦汉帝国是同一性质的,大体上是可以讲的。但其中有一个变化就是,汉初那六十年,又回到战国去了,这就是我们提到的后战国,但是又回不去了,只回了一半,这就是我们所讲的后战国时代是兼了帝国时代和战国时代两个时代的特点。但到了武帝之后,又按照秦的方式,进行了第二次统一。从这种意义上讲,秦汉大体而言是同一性质的,后来有一个词语来解释这种情况,就是“汉承秦制”。其实还不只是制度,汉对秦的领土、国民都是全面继承的。在体制上,我们有一个新的提法就是“皇权官僚集权体制”,两千年在这一体制内,有变通,但是本质没有变。

  秦汉帝国的特殊之处在于,其之前很明显是封建,从战国时代、春秋时代,一直上溯到西周,基本上是完整意义上的封建社会。我们所说的封建指的是封土建国,血缘世袭的贵族社会,到秦以后就发生了改变,主要靠法制、官制来维系,就是以皇权为中心的官僚体制。这是和之前有着本质上的差别。这一差别是最大的,我们以前老讲,经济基础的变化会影响很大,但现在看来,起码在我们中国来看,政治制度的影响力是最大的,是决定一切的。

  新浪历史:西汉军功受益阶层在中国历史中具有什么典型性,它与后世的军功集团相比有什么差异?它对回答中华帝国以循环形式持续两千年有什么启示?

  李开元:在《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中,我们把西汉军功受益阶层实证性地具体地做出来了。做出来以后,我们发现在这个阶层里面,其实就是刘邦集团,它从一个军事集团转化为一个统治阶层。在书中我们是实际做的,但后来我们又把它进行提升,把这个集团由最初的汉初军功受益阶层变成一个贯穿帝国时代的军功受益阶层。在两千年中国历史中,军功受益阶层成为一个通用的概念。但要注意的是,这只是理论上的提升,作为一个认识两千年中国社会的一个工具。有了这个工具以后,就可以拿到其他的历朝去作一个比较,既然汉代有军功受益阶层,那到了宋代又有没有呢?有了这个观念以后,你就会去发现,宋代的某个集团也很像是军功受益阶层,但这个集团又和汉代是不一样的。军功受益阶层的概念是一个帮助我们更简略、更深刻去认识问题的工具,所以在具体去做的时候,就会发现很多情况有差异,差异是必然的。比如宋代,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情况不一样了,军功受益阶层并没有像汉代一样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在杯酒释兵权以后,政治权力都没有了,但这个形态它还是在的。到后来的蒙古、清代,还存在民族的因素,但军功集团的基本形态还能看得出来。

  新浪历史:吕思勉先生说:“以社会组织论,实当以新、汉之间为大界也”。那么,东汉与西汉在哪些方面具有显著的的不同,其原因是什么?王莽改制在这其中影响有多大?

  李开元:西汉与东汉的法律看不出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西汉与东汉反而变化的是文化方面,其祭祀系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近三联书店出了一本书,田天的《秦汉国家祭祀史稿》,就讨论了这一问题。我们两千年来的祭祀这一套,实际上是新莽时期确定下来的,就是祭天地在南郊的这一套。

  除此之外,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到了东汉以后,社会动员能力就很差了。西汉帝国调动人力、物力、军队的能力是很强的,但东汉国力反而弱小了。这其中的原因很难说清楚,有一种说法是因为豪强的兴起。秦和西汉都是国家直接控制到个人的,到东汉豪强起来了,中央集权就弱了。豪强与中央集权之间是此消彼长的互动关系,当中央官僚体制控制力弱小以后,豪强就越来越强大,二者之间一直在互相斗争,武帝时对豪强的打击很厉害,到后来停止了这种打击,豪强就越来越强。

拜将坛遗址在汉中城南门外,存有南北两座夯土台,传说是韩信拜大将时所修筑的将坛遗址。南台下有石碑一座,正面题有“汉大将韩信拜将坛”碑文,背面刻“辜负孤忠一片丹,未央宫月剑光寒。沛公帝业今何在,不及淮阴有将坛。”皆是晚近后人的题记。  拜将坛遗址在汉中城南门外,存有南北两座夯土台,传说是韩信拜大将时所修筑的将坛遗址。南台下有石碑一座,正面题有“汉大将韩信拜将坛”碑文,背面刻“辜负孤忠一片丹,未央宫月剑光寒。沛公帝业今何在,不及淮阴有将坛。”皆是晚近后人的题记。

  汉承秦制决定了西汉军功阶层的衰落

  新浪历史:您在《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一书中搜集了大量史料来佐证“西汉军功集团”的存在,但这些史料多集中于汉中央的高层,即刘邦集团的核心。那么作为一个强大的社会阶层,它在汉帝国基层具有怎样的影响力,它对汉朝的思想文化有着怎样的影响?

  李开元:这是因为以前我们是做史书,史书的话没有基层的材料。但是我们注意到,在张家山汉墓挖出来的材料,基层就看得非常清楚,基层的全是这批人。就是在某次战役中立了功,受了爵,并具体当到什么职位。一个县里,从县令到下面的乡的主官,在人事任免方面,都是他们的人,全是有军功的人。从这些新出的材料来看,完全证明的这一点。原来的《史记》只记到上层,而挖出来的汉简则完全证明了下层的情况。而且特别像授田这些方面的问题。当初我写书的时候,就只有那么一条材料,就是“高帝五年诏”按照军功授田,别人都不敢信,我们把它解释那么大。现在比对挖出来的材料,是完全一样的。当初的研究,作为一个预言非常准确地命中了现实情况。

  这个集团对于汉代的思想文化当然有影响。其思想方面的影响,比如汉代的马王堆,挖出来那么多的文献,没有儒家的,全是道家的,就是黄老思想方面的,这些人他们就是信这些,他们才不信什么儒家那一套,它是很讨厌儒家的。在汉以前,秦代都是搞法家的,到汉初,军功阶层都是搞黄老的,包括像陈平等人,都是信奉黄老的。他们的文化是很有特点的。

  新浪历史:西汉军功集团与诸侯国之间有着怎样的互动关系,为什么最终会被皇权削弱,这其中有什么必然性吗?是否有经济因素在起作用呢?

  李开元:最初的军功受益阶层,是在一个集团内部的共天下。在军功受益阶层里面,是按照军功的大小,来平均分配权益,刘邦既是一个最高的功劳者,又很公平地把权益分给大家,使自己得到拥戴。但是汉朝继承的秦的体制却不是这样的,秦的体制是独天下,皇权决定一切。到后来,汉帝国继承的制度逐渐侵蚀汉初的现实状态,到最后又往回走到秦的状态。天下的形态有家天下、共天下、独天下,是不一样的。共天下是军功集团一起享受权益。家天下是皇姓一家来享受权益。最极端的是独天下,它把家天下都取消了,连亲属、血缘贵族、皇室一家都全部排斥出去了,更不要说其他人。汉代到后来,体制越来越上浮,到汉武帝时,基本上又回到了独天下,用皇权直接掌管官僚机构,首先把军功阶层的新贵族全部消除,然后再把皇室的一批人也全都贬抑,又回到了独天下的体制上面去了,情况大体如此。

  在这一过程中,基本看不出经济基础的作用,因为经济发展以后,诸侯国同时也富裕了。诸侯国被皇权削弱,主要是因为还是原来继承了秦的制度,虽然汉初作了一些变形,到最后还是回去了。吴王刘濞那么富裕也还是败了,因为汉朝的法律体制继承了秦朝,原先独天下的记忆抹不掉。这是由其法律体制决定的。

  新浪历史:刚才提到,史家有一定论,叫“汉承秦制”,而田余庆先生在《说张楚》一文中又提出张楚法统的问题。那么,就西汉帝国的典章制度而言,是秦制多一些呢,还是楚制多一些,楚制表现在哪些方面?

  李开元:那当然是秦制多一些,田先生所讲的张楚法统,是讲的权力的正当性。张楚兴起以后,打着扶楚的旗号,后来到了怀王、项羽、刘邦,都是打着同一旗号。其权力的法统,是从楚国而来的。六国复活以后,都有其权力正当性,又都恢复到战国去了。当时的起义军,一定是要在六国的旗号下活动的。到了刘邦建立汉朝以后,才改变了这种情况。汉的制度是采用秦的,这是没有问题的。

  汉朝只是在权力的来源性继承了张楚。张楚是一个半年都不到的政权,谈不上制度、文化对汉有什么的影响。

上一页12下一页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李开元 秦朝 汉朝 刘邦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