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一个“见众生”的共产党人

2015年03月24日10:26   新浪历史   作者:刘晨光  
1993年,孔繁森在视察墨竹工卡震区时,得知益西卓玛老人膝关节有病,便亲自为她洗干净腿,贴上伤湿止痛膏  1993年,孔繁森在视察墨竹工卡震区时,得知益西卓玛老人膝关节有病,便亲自为她洗干净腿,贴上伤湿止痛膏

  (文/刘晨光)

  “老是把自己当珍珠,就时常有怕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路。”

  ——孔繁森

  自从高压反腐成为一种新常态,我们会不时看到这样的报道:某某主要领导刚在大会上道貌岸然、言辞激烈地声讨罢腐败分子,自己反而很快被纪委给带走了,更有甚者,这种事情竟发生在大会现场。这让我想起传闻的一项关于干部教育内容的问卷调查。

  俗话说“缺什么补什么”,调查者本想问问被调查的干部们最需要什么,以便重点安排教学内容,可在“党性教育”这一栏,没有一个人勾选。试想,干部们缺什么也不能缺党性啊!就是缺,谁又愿意承认呢?而党性这种东西,你又不能一眼看出它在一个人身上到底缺不缺、强不强,所以这项问卷调查注定是失败的。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干部们纷纷表示自己不缺“党性”的情况下,被抓的大“老虎”、小“老虎”却有一大堆。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同志把反腐的效果或境界分为三个层次,即“不敢腐”、“不能腐”、“不愿腐”。他很实事求是地说,目前仍仅处在最低层次“不敢腐”,主要依靠高压严打来震慑腐败分子。要实现“不能腐”,仍需在制度建设、特别是反腐败体制机制上下大功夫。至于要实现“不愿腐”,得靠高度的主观自觉,那就更加任重道远了。

  这听起来有些荒谬,但却反映了我们党目前干部群体的某些实情。在这种情况下,回望党和人民的好干部孔繁森和焦裕禄,他们仿佛已成了不可思议的前尘往事,甚至给人梦幻般的不真实感。但是,他们的确存在过,并且像他们一样的人也一定还存在着,不能因为我们做不到像他们一样高的境界,就否定他们的存在。

  如果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人开始“逃避崇高”,那么新世纪以来,这股倾向进一步演变成了“嘲讽崇高”,比如对待雷锋,有人就开始笑话他“太愚蠢了”,更进一步呢,是“怀疑崇高”,比如有人就认为雷锋只是一个宣传符号,真实的雷锋是一个有小资产阶级作风、很懂得享受生活的平常青年。

  是的,正是因为不再相信焦裕禄、孔繁森这样的干部的存在,正是因为不愿再做像他们一样的“傻子”,才有了说一套做一套的干部,才有了谁都不承认缺党性但腐败分子一大堆的现实。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现实,才有了社会上流行的心态:“你说得再好,我也不信!”

  我们的社会在精神上的堕落已达到了不堪的地步。我们党理当对此负主要责任,因为对于全社会而言,我们党和我们党的干部本应充当标杆的角色,但这个标杆已经因为有些人的名不副实、滥竽充数,不再令人信服,甚至很多人已经不再愿意做标杆了。在这种情况下,回望焦裕禄、孔繁森更有必要,因为他们向我们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标杆,什么是真正的镜子,什么是真正的榜样,什么是真正的楷模。

  在西藏挂职,可能是因为有了点儿切身体会吧,我对于孔繁森的伟大境界有了更多的认识,所以下面主要谈一下他。说实话,以前对他的事迹只是粗粗的了解,这次认真地学习了他的事迹,我非常感动,看着看着材料,眼睛里就噙满泪花。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真正做到了“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人。用电影《一代宗师》里的话说,他是一个做到了“见众生”的共产党人。

  一个精神堕落的社会很难产生伟大的精神作品。近些年来,就电影而言,《一代宗师》可以说是一个非凡的例外。它本是要展示武学的境界的,但同时也展示了做人的境界,因为依照我们中华文明的传统,做人是一切的根本。它提出习武或做人的境界有三层:“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我觉得用它们来描述共产党人的境界也非常合适。

  “见自己”是第一层境界。这个“自己”不是时下流行的西方经济学上那个自私自利的自己,否则那些腐败分子早就可以说“见自己”了。“见自己”贵在一个“诚”字。对自己诚,就是要看到自己的清净本心,这反而需要去掉种种“臆必固我”,去掉“我执”与“自私”。由此,习武之人才可能谈武艺的修行,才能把武艺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对共产党人而言,“见自己”就是看见了那个有上进之心的自己,就是要有“无产阶级觉悟”,在思想上入党。“不想腐”属于这一层,它虽然是反腐要达到的最高效果,但在“见自己”这层中仍是较低,因为真正“见自己”不只是不想堕落,而是想要不断地上进。我们讲改善作风,加强共产党人的修养,都是就上进而言。

  “见天地”是第二层境界。“天地”喻意广大,只有把那个“小我”去掉,不断地修行自己,才可能见天地的广大。如果在修行中有些成绩就自满了,甚至自鸣得意了,那就见不到天地。对一个在思想上入了党的普通共产党人而言,像孔繁森这样的共产党人就是天地,对待他就要像面对天地一样,贵在一个“敬”字。一个共产党人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即便自己在不断进步,前面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永远要高标准要求自己。

  “见众生”是第三层境界。这个境界要求知行合一,在“见天地”之后,真正从“小乘”走向“大乘”,贵在一个“仁”或“悲”字。对一个共产党人而言,就是不仅要在思想上入党,还要在行动上入党,像孔繁森同志一样,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去。当然,在这个层次的修行就更难了,想要达到像孔繁森那样纯粹完全彻底地“见众生”的境界,实在太难了。这就需要我们不断修行自己,不断向天地境界看齐,不断服务众生,尽可能做得越来越好。

  我们需要孔繁森这样的标杆和榜样,他由于做到了纯粹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而成就了一片崇高的天地,永远供我们敬仰和学习。当他不幸去世时,这个消息在他工作的阿里地区所引起的震动仅次于班禅的圆寂,阿里人民甚至称他为“菩萨”,佛门弟子也称他为“伟大的人”。但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告诉我们:“老是把自己当珍珠,就时常有怕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路。”这个话体现了他“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三层境界的统一,体现了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所达到的修养高度。

  当然,在学习孔繁森事迹的过程中,我心中隐隐作痛的一点,就是他自己早就认识到的“忠孝不能两全”。他的家人,包括他的母亲、妻子和孩子,都因为他对党和人民的事业的绝对忠诚而承受了太多的艰辛。他说自己对不起她们,而他的妻子并无怨言,反而说,孔繁森最对不起的是他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人,求仁得仁,别无他求,孔繁森自然不会认为对不起自己,但这样的相互理解是非常可贵的。想想近两年查处的腐败分子中,有不少是连带妻儿老小甚至整个家族一起腐败,真是让人不知作何言语!

  这里涉及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让党和人民的好干部在做出巨大牺牲奉献的同时也能够尽到对家人的责任?严格说来,一个纯粹完全彻底的共产党人最好不要有自己的家庭,然而,即便不成家,是个人都会有生养他的父母,有亲人总难免有牵挂,这是最基本的人情与人性。古人有句话说得好,“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我们党在处理政治伦理和家庭伦理的关系上,应该有比古人更高的智慧才是。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料理孔繁森的后事时,人们看到了两件遗物:一是他仅有的八块六毛钱,二是他在去世前四天写的“关于阿里发展的12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一个共产党人做到这一步,可谓“尽矣”。党性绝不是说出来的,崇高也绝不是笑得倒的。伟大的人格就像一座丰碑,将永远耸立在高山之巅,永远活在众生心间。

  2015年3月18日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共产党 孔繁森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