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意格先生如何获得御赐黄马褂?

2015年01月29日10:44   新浪历史   作者:杨智友  

  (文/新浪专栏 新史记 杨智友)

  假如日意格先生(Prosper Marie Giguel ,1835-1886)不是英年早逝,那么他的晚年一定会过得很滋润。在中国的那些日子是这个法国人的好时光,他挣下一笔可观的财产。但正是应验了那句老话有命挣钱,没命花钱,日意格在五十盛年便离开了这个世界。留给唯一幼女的,除了七位数的法郎外,还有一幅三米多高的全身油画像,画中的日益格身穿西式军装,外披一件黄马甲。

日意格父女日意格父女

  这样的形象,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谁让我们的主人公自己喜欢呢?要知道,日意格的这件马甲可不是普通马甲,它的正宗称谓是“黄马褂”, 为慈禧太后所赏。能在清朝获得一件御赐的黄马褂,那可是一种极高的政治待遇和至上荣耀。被赐穿的人,其事迹是要被载入史册的。多少大清臣民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黄马褂,怎么就赏给了一个法国人?就让我们追寻日意格先生在中国的足迹,来寻找答案吧。 

  事实上,当21岁的法国海军上尉日意格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时,他的身份是一个侵略者。这一年,法国借口法籍天主教神甫在广西西林被杀,协同英国出兵,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日意格先生在这场历时四年的战争中有何建树?他日后带回法国的私人收藏里有没有几件圆明园珍宝?我们已经无从考证。根据目前所能掌握的零星史料,我们发现,日意格在“1857年参加攻占广州,受命帮助英法联合委员会法方委员管理广州城事务。他在广州学会中文,结识了赫德”。

  在战争快要结束时,得益于战争果实以及“中华帝国如此辽阔和分散”,海关机构迎来了扩张的黄金期。面对新的机遇,赫德提交了辞呈,“腾出手来开始执行他作为广州海关副税务司的新任务”,日意格也脱下征衣,“加入了新成立的中国海关外籍税务司队伍。两年后(1861年),他被任命为宁波海关税务司”。

  宁波是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被迫开放的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年轻的赫德曾在那里的英国领事馆做了好几年翻译。1861年12月,刚刚履新的日意格税务司宝座尚未坐热,宁波就被太平军攻克。宁波道台张景渠携带了大量海关库银,乘一艘法国轮船逃往定海。日意格也只好关闭海关,前往上海避难。

  岂料上海也不太平,忠王李秀成在二克杭州之后,兵临城下。江海关监督吴煦赶忙纠结起一帮江浙士绅,勾结在沪之英、法军队统领,成立了“中外会防公所”,日意格凭借其翻译人员身份,居间出谋划策。最有名的案例,当属不惜掷下18万两重金,雇了7艘英国轮船,从安庆将李鸿章的九千淮军接来上海,中外联手,共同对付太平军。

  李秀成知难而退后,尽快克服宁波,便成为当务之急,

  “太平军据有宁波特别妨碍了帮助清朝的阴谋计划,这种帮助清朝的阴谋计划正是英国公使的显著特性。太平军已控制了浙江,一旦他们据有一个海口,显然不但可以夺去上海海关的大部分税收,而且还可以把这一大部分税收转而充实他们自己的国库。” 不能不佩服英国下议院发行的《中国大陆贸易报》上述的精准分析,确实,“叛军企图在这个口岸建立一个海关,据说,这是他们所喜爱的计划,也是组成他们攻占宁波的计划的一部分”。

  这座在宁波甬江之东设立的海关就是天宁关。“海关乃我天朝赖以取得兵将给养之最重要收益来源”,因此太平天国立国后在其占领区遍设海关,分为中央和地方郡县两级。以“天”字开头的,除设在国都天京的天海关,就是设在宁波的天宁关了。正因为它是唯一的出海口,所以才配享有“天”字号这一中央级别的海关称号。

  尽管太平军号称对“洋兄弟”的贸易采取保护态度,攻占宁波后宣布“三个月内不收关税”,但如此示好也是白费心机,英、法联军还是与清军沆瀣一气,“决心不惜采取一切手段重占该地。”1862年5月10日,“联合舰队向这座大城一气不停的猛轰,历五小时之久,炮轰之后,军队登城,太平军立即全部溃散”。攻城的各色人马中,还有一只仅有千人却赫赫有名的部队,它就是由美国冒险分子华尔率领,从上海前来驰援的“常胜军”。

  已经退役三年的日意格再度披挂上阵,只不过他既未攻城,也未打援,而是“担任一支小炮队的指挥官,执行肃清上海周围百里以内的计划”。也就是在这些日子里,日意格对华尔招募的“独一无二的杂牌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只队伍从几百人的“洋枪队”起家,“依靠私人捐助和身任海关监督兼布政使的吴煦直接掌握的关税维持”,一路坐大到几千号,直到被“授以常胜军这个吉祥的名称”。

  为什么法国不能按照华尔的模式也招募一只军队呢?日意格重开宁波海关后,很显然他的注意力已经不仅仅在海关事务了。1862年夏天,这个年仅27岁的税务司显示出不凡的政治眼光,他“力劝法国驻上海总领事爱棠支持建立一只中法分遣队,作为英中常胜军的平衡力。”

  日意格这样阐述他的主张:“我们[法国人]在中国人同叛军作战中给予他们巨大的帮助,这增强了我们的影响力,并且开始承担来自北京新的义务。这些军队的组成使一些目前没有职位的年轻同胞得到方便的安置。法国在派出这些经过仔细挑选的军官时,使它自己的代理人渗透到这个国家[中国]的宫廷,这对它的[法国的]未来政治将大有益处。”  

  意味深长的是,日意格接着说道:“这正是英国利用像赫德这样(一)个人的方法。”

  作为赫德海关雇员中的一人,日意格却“在促进法国利益、反对英国中,表现最为积极”,这实在很有些讽刺意味。话又说回来,与赫德同样岁数的日意格,又怎会甘居人下?三年前,英国驻华全权公使发出“新建立的海关机构只有录用有品行、有能力的外国人才能生存下去”的召唤,他与赫德先后响应,义无反顾地为新型海关服务,可以说几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可如今,赫德已高居署理海关总税务司一职,很快就将攀上权力的顶峰,而自己却还在小小的宁波海关税务司任上不得安生。因此,别说日意格现在离心离德了,他几年后脱离海关,甚至成为赫德的竞争对手,也不足为奇。

  话说正是日意格游说的这位爱棠(B•Edan),当年借口江海关因小刀会起义无人掌管,与英国领事阿礼国、美国领事马辉一起发表联合通告,宣布改组海关,“代”清政府征收关税的。1855年小刀会失败后,又是他出面与清政府地方官商议善后事宜,并被法国方面派为上海海关税务司。

  新老税务司在一起,自然会有共同语言。在争取到法国领事支持的同时,日意格也向当地官府和法国海军舰队司令提出同样的建议,组织一支小规模的军队以清除宁波周围的太平军。浙江巡抚左宗棠因“兵力不敷剿敌”,与之一拍即合。10月12日,“日意格终于成功地建立一只法国人领导的中国部队——常捷军”。

常捷军常捷军

  这只部队除少量菲律宾兵勇外,多在宁波本地招募,因头上缠有花布,又被称为 “花头勇”,外国人则称他们为“法华军”。队伍很快就扩充到两千人,甚至一度超过三千人,全部使用洋枪洋炮,配设法国教官。统领由法国水师副将勒伯勒东担任,日意格自己出任帮统(副职)。如果不是受海关税务司职务羁绊,想必这位常捷军的发起人是不会甘当小二的。

  无论从名称、建制还是从武器配备、人员构成来看,常捷军都是常胜军的山寨版。甚至连“主要靠关税维持,并得到海关人员的帮助”这点,两只部队都何其相似乃尔。在不务正业的税务司日意格统率下,在“无孔不入的西洋炸炮”支援下,本身就来自浙东山寨的“花头勇”们,不仅参加了宁波周边地区余姚、奉化、上虞、绍兴等地的战斗,还跨界前往省城杭州助剿太平军,以后又参与了攻打湖州的大会战。“这只中外分遣队为左宗棠在浙江所取得的成就,几乎与常胜军为李鸿章在江苏所取得的成就相埒。”

  那位自华尔死后继任常胜军统领的戈登,便是在拿下苏州后获赐黄马褂的。莫非赏穿给日意格的这件黄马褂,也是因为他在浙江战场上所取得的一连串成就?

  非也!以日意格当时的战绩,还难望戈登之项背。

  那么,我们的日意格先生后来到底为中国政府做出了什么样的特殊功勋,才获得朝廷恩赏给洋人的第二件也是最后一件黄马褂,不让戈登专美呢?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日意格 赫德 常捷军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