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奇葩”是怎样炼成的

2014年12月10日18:59   新浪历史   作者:杨智友  

  李泰国也想住上和王爷一样的华美大屋。想法好是好,但王府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他的僭越之举最终落得个卷铺盖回家,这就成全了赫德。住在北京的总税务司官邸——一座四合院里,也很惬意。

  其实赫德也可以像他那些外交官同胞一样,住在一幢舒适的英国式洋房里,但赫德不。他牢记自己的身份,作为一个中国政府的官员,他就应该住在中国政府提供的官邸里,所以只能是一所中国式房子。显然,赫德吸取了前任被免的深刻教训,时刻提醒自己是清政府的雇员,干不好,是会被解雇的。

  但这座四合院恐怕在全北京都独一无二,因为海关驻伦敦办事处主任金登干给赫德订购了一个洋玩意儿——抽水马桶。

  不知是否有意安排,四合院所在的勾阑胡同和恭亲王王府所在的柳荫街相距不远。所以,除了到总理衙门公干,王府也是赫德经常登门拜访的所在。每次离开,他都忘不了亲王眼神里的期许。无疑,对到处弥漫着腐朽气息的晚清政府来说,新型海关就像从外面世界吹来的一阵清风,令人心旷神怡。在亲王看来,那些贪腐成癖的“自己人”实在不靠谱,把海关交给“虽系外国人,尚属驯顺”的赫德打理,放心。

  更加忘不了的,还有那次人数不多、规格很高的饭局,就在那道热气腾腾的西湖醋鱼端上桌时,亲王意味深长地说起了一个典故。

  话说东汉南阳太守羊续,为官清廉,在拒腐方面很有一套。他把下属送给他的鲜鱼,高高地挂在大堂屋檐下风吹日晒。从此,风干之鱼便成为活生生的教材,瞪着苍白的死鱼眼,警示后人别再行贿进贡。

“羊续悬鱼”图“羊续悬鱼”图

  这个“羊续悬鱼”的故事,赫德还是第一次听说,但他立刻就明白了亲王的深意。是啊,1700年了,有几个熟读典籍的帝国官员不知道这个出自《后汉书》的典故?但他们却依然前腐后继,身不由己地陷入了贪渎的怪圈。或许,这个“几无一处衙署干净” 的庞大帝国,就像未经处理的鲜鱼一样,早已糜烂腐败了。为报答亲王的知遇之恩,赫德曾不止一次许下诺言,要在林林总总的衙门中,保证“海关税司一枝独清”。现在,亲王借鱼说事,敲打自己,一定情非得已。要知道,海关税收可是亲王最后的依靠。国家羸弱如斯,没有他把好海关这扇大门,亲王哪来的银子,去致力于“同治中兴”的改革呢?

  到底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赫德的表现没有让亲王失望。不和别的衙门比,就拿海关自身来说, 由他管理的“洋关”(即“新关” )就是比清政府官员主管的“常关”(即“旧关”)要好太多!前者负责外轮货物的稽查征税,工作效率高,不论是“洋员”或“华员”,都能清廉自守;后者管理国内民船贸易,则懒散草率,贪腐连连。

  从康熙24年开放海禁起,海关就是清廷最著名的肥缺,名目繁多花样翻新的贪腐案件层出不穷,俨然是腐败的重灾区。为什么赫德一到任,就能“刷新关政”,杜绝舞弊,而常关却还是吃拿卡要,涛声依旧?赫德到底用了什么样的点金之术,化腐朽为神奇,将海关(常关后来也归洋人管理)打造成廉洁高效的样板,成为天朝出污泥而不染的一枝奇葩?

  还是让那条鲜鱼来告诉你答案。同样是送鱼,看看在赫德铁腕治下的洋关,有着怎样的遭际。那是闽海关的一位外班关员,午夜交班后提着一条鲜鱼兴抖抖地回家,被查岗的外籍副监察长半路撞见。洋监察可没有羊太守那样的慢功夫,他立即询问鲜鱼的来历,最后查实,这条鱼来自报关人员的馈赠。便在逐级呈报后,根据规制将这个可怜人儿清理出海关,永不录用。

  赫德不会给予这个外班关员一丝同情,因为他已经给了他们太多。

  有清一代,官员的俸禄一直是相对偏低的。早在康熙年间,御史赵璟就曾上奏:“计每月支俸三两零,一家一日,粗食安饱,兼喂马匹,亦得费银五六钱。一月俸不足五六日之费,尚有二十余日将忍饥不食乎?不取之百姓,势必饥寒”。这导致清代公务人员的薪水只能是点缀,加上送礼之风日盛,除了“三节两寿”, (“三节”指春节、端午和中秋,“两寿”指官员自己和官员夫人的生日)更是创造出告别送别敬,冬天送炭敬,夏天送冰敬,不胜枚举,营私舞弊贪污受贿便成了潜规则。有一位低级京官叫李慈铭的“日记表明,从1863年到1888年,他的全部收入有将近一半来自馈赠。”

  这一切,赫德都了然于胸。对于如何才能让手下人安心为海关工作,他这个洋和尚确实引进了真经——来自家乡的英国文官制度。那个同样产自家乡的抽水马桶,不是让整个屋子都常年空气清新了吗?

  先看关员的薪酬,赫德实行了与清政府完全不同的高薪养廉制。海关内外班职员的薪酬十分丰厚,比起朝廷官员,差距不可以道里计。就以那个外班关员为例,尽管外班相对内班地位较低,但在这个系列里最低一等的钤子手(即验货员),每年薪俸也有600两,而做到最高层级的超等验估,每年的薪俸高达2400两。什么概念?一位当朝六品官员的年薪也不过500两左右。而且,海关工作稳定,待遇优渥,只要遵守制度不出岔子,就可定期升级加薪。关员告老还乡时,还可一次性领取相当于十年薪俸的退休金,这也是其他衙门没有的福利。当然,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享受了高福利,就必须严格遵守海关规章。

  赫德既然敢对亲王许诺,要保证海关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必然对任何贪腐行为“零容忍”。如果发现谁不检点,一旦上报税务司,必然一查到底,绝不手软。端的是反腐倡廉严抓不懈,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所以,各级海关人员几乎没人敢贪,那个悲催的关员可以说一不小心,便生生将金饭碗给打碎了。

  再来看看洋关是怎样用人的。与常关一向的任人唯亲不同,赫德统治下的海关,在全球范围内公开选拔招考。每一个新人的录用都慎之又慎,录用按考试成绩和有无发展前途的次序。赫德多次发话:“不够格的一个也不要,就是总税务司的儿子也不例外”。他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最近的一次考验来自他的广州牧师朋友。牧师希望赫德能够为其儿子乔治·俾士安排一个职位。赫德虽然碍于朋友的面子不好推辞,但他要求小俾士到海关伦敦办事处报名参加考试。赫德也的确把乔治·俾士的名字列在寄给金登干的推荐报考名单之中,同时他也捎去了一张字条。不过,和我们现在司空见惯的领导字条不同,上面赫然写着——“谁不符合我们的条件,就不录用”!结果,这位在伦敦大学深造过的毕业生不幸落榜了。可是,更多的出自哈佛、耶鲁、牛津、剑桥的高材生却被赫德罗致麾下。

  “我为他和他的亲人感到抱憾。” 这或许是赫德的真情实感,其实他没准还会得意于自己的严格按章办事,因为金登干告诉他“小俾士先生是最不像样的,他是个跛子!”呵呵,老朋友没说实话。

  赫德也清楚,他之所以这么清正廉洁,除了个人修养,更有外在因素,一是李泰国的前车之鉴提醒他,清廷是绝不允许他犯错的;二是英国政府视海关为对华关系的基石,他的任何贪腐行为都会有损祖国利益;三是俄、法、德等国对海关总税务司宝座虎视眈眈,就等着他出丑闻,“彼可取而代之”。于是,赫德不得不模范遵守他自己亲手制定的一项项规定,一个带头奉公守法的海关首长,就这样在制度的藩篱下成长起来,以至于恭亲王奕訢禁不住感叹,“要是我们有一百个赫德就好了”。

  杰出的人物无法复制,有一个赫德已然足够。因为,他的确没有辜负亲王的殷切希望。1899年,海关税收达到了惊人的三千万两白银,比他入主海关时的六百万两,翻了五倍。赫德栽培的天朝奇葩,创造了一个神话,几乎占了清政府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而在这漫长的36年中,整个海关所发生的贪腐案,不超过5起。

  可是,一花独放不是春,再多的银两也无法填补这个帝国的千疮百孔。就在一年前,亲王怅然离世,他苦心经营几十年的“洋务新政”,随着北洋舰队的全军覆没,黯然收场。

  这样的结局,赫德始料未及。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场他曾经无比看好全力辅弼的变革,会像小俾士先生的腿一样,被后世的学者称为­­——“跛足运动”。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赫德 海关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