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真和尚和海南三亚的缘分

2014年11月07日15:18   新浪历史   作者:陈事美  

文/新浪专栏 新史记 陈事美

  话说大唐年间,有两个相隔120年的偷渡和尚很奇葩。他们一个向西、一个向东。向西的和尚远涉万里去天竺取经,向东的和尚远渡重洋到扶桑传教。向西的就是玄奘和尚,向东的则是鉴真和尚。玄奘的事迹被后人演绎为家喻户晓的《西游记》,而鉴真的“东游记”大多不为人熟知,尤其是鉴真的“三亚游”则更是鲜为人知。鉴真很冤枉,都是大唐和尚,怎么待遇如此之大呢?就因为我是“佛二代”吗?但我爹又不是李刚。

  这话还得从头说起。大唐盛世,国富民强,和谐之音弥漫。那是一个激情燃烧不起来的时代,人们更多喜欢参禅拜佛。鉴真的爸爸哪儿也没去,没有考公务员,没有外出打工,而是一心一意要成为佛教居士,经常到扬州大云寺学习佛法。在老爸的耳濡目染下,14岁的少年鉴真剃度出家。他相信能力以外的资本等于零,坚决从基层沙弥做起。4年后,开始受菩萨戒。后随禅师游学京城长安,成为“长漂”,暂住实际寺。在这里,进行一戒、二戒……八戒……直到二百五十戒,业内称为“具足戒”,也就是最高级别。此时的鉴真相当于博士毕业了。回到老家扬州的鉴真专心讲佛布道,逐渐成为佛门领袖,享誉全国。佛教徒都以听到鉴真的讲佛而自豪,鉴真堪称大唐的好声音。

  日本遣唐使荣睿、普照慕名而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本国佛教事业如何落后,佛教徒素质如何低下,真诚邀请鉴真去日本当总设计师。鉴真很感兴趣,决心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无奈过所(唐朝时的护照)办不下来。在日本和尚的怂恿下,鉴真多次偷渡也未能成功。海上风浪急,鉴真恨死大海了!

鉴真东渡画像鉴真东渡画像

  天宝七年(748年)夏日的某个夜晚,鉴真从扬州沿长江悄悄出发,再次踏上征途,这是鉴真第五次东渡。为了躲避风浪,鉴真在浙江舟山停顿了半年。谁知,大海就是成心跟鉴真过不去。鉴真遭遇史上最强飓风,惊涛骇浪一阵猛拍,把鉴真的船差点拍散架。狼狈不堪的鉴真等人听天由命,就当漂流了,半个月,漂流到了振州,也就是今天的三亚。上了岸,鉴真小伙伴们彻底惊呆了。

  “碧海蓝天、阳光沙滩,真乃世外桃源也!”鉴真弟子甲感叹道,“重要的是,还有椰子吃,我都流口水了。”鉴真白了弟子一眼,轻声说:“出家人要文艺一点,这叫椰风飘香,口舌生浆。”

  日本和尚荣睿则一脸忧郁,道:“没有卫星定位系统的日子很难过啊!此次漂流至此,又不知何年才能圆梦。我国众生对佛法戒律,对鉴真大师传戒布道的渴望正犹如海上波涛翻滚不停。”鉴真远眺大海,表情严肃,啥也没说。

  “还去啥扶桑啊,都快桑心透了!多次出海不成就是天留人。”弟子乙说,“三亚这么美,将来必是全国著名的旅游圣地啊,我们不仅可以在这里享受生活,还可以在这里讲佛诵经,建个佛寺还能给当地奉献GDP呢。”

  鉴真仍沉默不语。弟子丙又说:“京城雾霾重、扬州没暖气,冬天难挨。三亚就是一个现成的避暑圣地,师父你的老寒腿有救了。”

  弟子们七嘴八舌,争论不断。鉴真轻声道:“我们切不可忘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弟子胆怯,纷纷点头。鉴真又训斥道:“我佛慈悲,最恨你们这些不务正业的。三亚再美,我们也不是搞旅游的。搞旅游自有后来人,什么游艇游轮,甚至购物免税、低空飞行都会有。我们只管发展佛教事业,没决心的可以离开,非诚勿扰。”

  鉴真终于说服了所有人,决心先在三亚传教,东渡一事从长计议。鉴真大师在三亚受到热烈欢迎,很多鉴真的粉丝争相一睹尊容。远离了国际大都市扬州的繁华,没有了故乡的风土人情,鉴真自然很不适应。但鉴真不是一般人,当地鸡屎藤也能吃出扬州炒饭的味道。

小洞天小洞天

  鉴真三亚扎根后,坚持弘法,并在南山大小洞天大兴土木,营建大云寺。为保护当地生态环境,鉴真要求建寺庙“不砍树、不拆房、不占田”。大弟子祥彦立即问道:“师父,你这不是建寺庙,莫非是隔壁琼海就地城镇化的节奏?”

  “城你个头!草木皆生命,砖瓦有故事,要倍加珍惜。”鉴真呵斥道。

  大云寺建好后,鉴真向三亚积极传播佛教文化、中原文化,甚至包括各种医药常识。他的善举受到当地官府与百姓的一致点赞。

  一心要东渡,但南辕北辙,被迫漂流到三亚,要说鉴真一点犹豫没有那是假的。日本有文献记载,鉴真在三亚时,认为三亚距离天竺更近,曾一度想去天竺。日本和尚普照也看出了鉴真的心思。一日,普照悄声问鉴真:“大师莫非要学唐僧去西游记?”鉴真沉思了片刻,答道:“也许我鉴真真是命贱,多次东渡不成,恐有生之年再也无法成行。也许西行更容易些”

  “西行?西行你也只能做个唐僧第二!再者,谁做你的徒弟孙悟空?”普照又质问道:“莫不是你想去女儿国了吧?三亚这里未来会有世界小姐总决赛呢,况且我们大日本还有艺伎。”

  鉴真大怒,斥责道:“简直一派胡言!我本已具足戒,多年潜心修行,就是为普渡众生,传道授业,怎会行如此龌龊之事,我又怎敢辜负这个时代!”

  普照讨了个无趣,再也不敢说话。但普照一番话,深深刺激了鉴真,鉴真决心放弃西行的想法,准备东渡。次年,鉴真沿万宁、海口北上,继续讲佛。至此,鉴真在三亚的人生经历已经有一年有余。

  公元750年,一直陪伴鉴真的好基友,荣睿突染恶疾在端州(今广东肇庆)去世。弥留之际,荣睿拉着鉴真的手,再次叮嘱鉴真,一定要东渡。鉴真对好友的离去悲痛万分。很快,他化悲痛为力量,发誓“不至日本国,本愿不遂”。为了排除一切干扰,鉴真命令弟子,将朋友圈中反对东渡的力量全部拉黑,QQ好友也不例外。

鉴真东渡图鉴真东渡图

  三年后,几乎成为盲人的鉴真搭上日本遣唐使的回国船只,秘密偷渡出境。经历了34天的海上生死考验,终于东渡成功。从此,鉴真再也没能回到祖国,更没有回到那个热带三亚。或许他在想念三亚时,还会唱起大唐版的《请到天涯海角来》。如今,鉴真的这段“千古情”仍在三亚传唱。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中朝友谊 大明范儿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