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清末民初盛行的人种西来说

2014年11月07日11:04   新浪历史   作者:朱偲  
1905年,章士钊(后排左一)与华兴会部分会员在日本合影。前排左一黄兴、左三胡瑛、左四宋教仁、左五柳阳谷,后排左四刘揆一。  1905年,与华兴会部分会员在日本合影。

  (文/新浪专栏 新史记 朱偲)

  前文我们已经叙述了人种西来说内容以及这种学说在清末民初盛行的情况。事实上,我们已经了解到,此学说在当时社会上仍有着巨大的影响,并一度被编入民国中小学历史教科书。人种西来说为什么在当时知识群体中流布这么广泛呢?也许我们可以从近代著名学者章太炎的一篇文章《原人》中的一些论述看出一些端倪:

  “如欧美者,则越海而皆为中国。其与吾华夏黄白之异,而皆为有德慧术知之氓。是故古者称欧洲曰大秦(大秦即罗马。其曰大秦者,明非本称,乃实中国所号,犹彼土以震旦称我也),明其同于中国,异于荤鬻、獂戎之残忍。彼其地非无戎狄也。处冰海者,则有哀斯基穆人。烬瑞西、普鲁士而有之者,则尝有北狄。俶扰希腊及于雅典者,则尝有黑拉古利夷族。夫孰谓大地神皋之无戎狄?而特不得以是概白人耳。戎狄之生,欧美、亚一也。” “在亚细亚者,旧国亡(亚细亚巴比伦、亚述之属)。礼义冠带之族,厥西曰震旦,东曰日本,他不著录。”

  由上可见,章太炎认为中国和欧美是文明的中心这一点相似,而其周边皆有落后的种族也是相同的。显然章太炎的观点是“绌亚洲之戎狄,而褒进欧美”,显然对当时的学者来说,这种论述通过可以对中国和欧美列强同起源于两河流域的叙述,以提升当时国家正面临瓜分豆剖的国人的自信。例如当时康有为也强调:“白种之强固具优胜,而黄种之多且智”,“黄白二物据有全世界”,这种通过与白种人的比附,来增强黄种人保种的信心似乎在当时颇为流行。

  借助于人种西来说,可以强化反满的种族意识。例如在1907年4月25日发行了临时增刊《天讨》,其中附有插图多幅,其中《猎胡图》下有章氏题词:“东方豸种,为貉为胡,射火既开,载鬼一车。”而章太炎《讨满洲檄》中也强调“汉民”、“中华种族”和“胡人”、“胡寇”、“鞑虏”的对立。期隐含的意义通过强调是汉人和满人不是一个种族,将满族看作是一个侵略者,从而为反满赋予一种正义性。在《原人》中章太炎更直接鼓吹反满论:“以大人恺悌,其忍使七十二王之萌庶戕虐于诸戎,而不拯其死?不人兮其生也?故假手于臣异类,以全泰氏之民。”章太炎的汉种西来说与其对满人的界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观点具有鲜明的“攘斥异种”的色彩。

  此外,在人种西来说中,华夏族驱除和打败土著民族的叙述,非常类似于雅利安人对印度的征服,以及欧美人在全球的殖民扩张。中华先民孔武有力的征服者形象,也与当时革命者自我认识中的在满清贵族压迫下窘境形成鲜明对比,并可以成为唤醒当时知识份子革命意识的一个积极因素。

  与此同时,这种论说在解释上又有着一些不便之处。几千年积累的自信使中国人普遍持有这样一种看法,“认为中国人是天地神明特别重视的一种人,纵然受屈一时,天地神明必然维持它永久尊贵的地位”。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难以接受文明有着外在的起源的看法,这似乎有贬低中国文化的感觉。为了确立“民族文化自信”,就必须将中国人自我认同根植于自己的历史脉络中,中华民族的历史必须是“依自不依他”的。因而必须反对拉克伯里、蒋观云、刘师培、黄节诸人之“西来说”,而将“中国史”看作是“汉族与诸族相竞争而相融合为一个中华民族之历史”。

  另外,按照人种西来说的叙述,上古时候汉种迁入中原,排挤掉苗种,固然可以给人当时革命者以排满的自信,但是这种叙述在解说上有一种困境:“盖谓支那民族自西方来,略苗人之地而有之,汉人视满人为当排,反顾苗人则己亦在当排之数。”这种看法与反满种族论有矛盾的地方,当西来说“表征着汉人的外来性而不合排满革命政治目标,先前的支持者便纷纷转而反对。”

  而且由于人种西来说经由日本传到中国,甚至有带有日本军国主义色彩的学者参与其中白鸟库吉就积极参与其中。甚至有将满蒙分离出去,瓦解中国的意图和危险。在这种中国面临着一种瓜分豆剖的情形之下,革命党人在宣扬这种“历史帝国主义”,可能会为侵略者扩张张目,为其殖民扩张的逻辑合法化。

  事实上,早在人种西来说最初传入中国的时候,当时许多知识人就对此有不同看法。例如夏曾佑在其名作《中国古代史》中曾说:“最近西历一千八百七十余年后, 法、德、美各国人, 数次在巴比伦故墟掘地所发见之证据观之,则古巴比伦人与欧洲人之文化相去近,而与吾族之文化相去远,恐非同种也。”

  更加重要的是,随着辛亥革命最终成功,这种立足于推翻清朝基础的论调已经有些不合时宜了。随着革命的推进,革命派已经开始逐渐放弃了种族的论述,而隶属革命派阵列的章太炎和改良派梁启超等人其实已经在相关问题上达成了一定的共识,这一点我们通过《梁任公年谱长编》中所记载的民国成立前后梁启超和章太炎两人间接的交往可以看出。正如有学者指出的,反满种族论述之下潜藏着一个致命的危险,在否定满人统治中国的“正统性”之后,也就等于自动瓦解了对清朝多民族共同体治理格局的有效认同,并可能造成帝国疆域版图陷于分崩离析局面。

  实际上,章太炎本人对于人种西来说的接受也没有持续多久,当他在写作《排满平议》时已经对这个观点有所保留了。所以后来刘师培和章太炎等人就不再坚持这个观点,章太炎干脆说人种西来的看法只是一种猜想,查无实据。后来,这种学说也就慢慢的淹没的历史中了。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晚清 人种 章太炎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