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友谊的“大明范儿”

2014年10月15日18:17   新浪历史   作者:陈事美  

万历朝鲜之役的战争图景万历朝鲜之役的战争图景

文/陈事美

  话说兄弟相依、生死不弃。要说兄弟情哪家强?那必须是中国与朝鲜,而且是自古以来。千年来,中国就像一位大哥,朝鲜就像一个小弟,大哥随时罩着小弟,小弟对大哥恭顺有加。中国说,有事找大哥。朝鲜说,小弟听您的。朝鲜又说,没有了你,我的世界雨下个不停。中国说,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众多周知,朝鲜一直是中国的藩属国,但中国的藩属国不止朝鲜一个,还有越南、琉球等很多国家。中国对藩属国的待遇却各不相同,这不是大哥对小弟偏心,而是国家与政权的利益决定的。对越南,中国是支援;对琉球,中国是声援;越南小弟挨欺负,中国给钱给物;琉球小弟挨欺负,中国助威喊两嗓子;朝鲜小弟挨欺负,中国则是捋胳膊、挽袖子亲自上阵。

  为啥中国对朝鲜这么重视,只因朝鲜拱卫着辽东与京师安全,尤其是在明清时期,朝鲜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也正是这段时间,日本多次侵略朝鲜,中国军队也屡次赴朝作战,那真是鲜血凝结成的兄弟友谊。明朝万历年间的抗日援朝大捷则是最有“范儿”的一次。这次朝鲜战争可谓兄弟俩风也过、雨也过,有过泪、有过痛。

  毕竟再好的兄弟也会有误会,再铁的哥们也不能不维护自己的利益。在万历朝鲜战争中,中朝为了各自与对方的利益,兄弟俩也有很多纠结之处。1592年5月,丰臣秀吉派小西行长、加藤清正统帅10万大军侵朝。朝鲜军队一路溃败,国王李昖狼狈西逃至北部平壤。此时的国王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朝鲜决定向明朝求援,小弟对大哥的思念,犹如决堤的海。

  但此时,朝鲜内部对是否向明朝求援引发了争议。反对派认为,“若天兵渡江,蹂躏我国,则未陷诸郡尽为赤地。”要说朝鲜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家庭有难,大哥上门,万一大哥趁人之危霸占了自家娘子,那就亏大了。朝鲜这边正在担忧,明朝大哥已经派使臣主动上门嘘寒问暖了: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大哥那意思说,你咋不早点告诉我呢。

  其实,明朝早知道日本侵朝,但没想到朝鲜被打成这熊样。强大的明帝国在日本有很多“余则成”式商人,平时是商人,暗地里就是间谍,兼职搜集情报。一位在日本行医的医生许仪俊得到情报后告知同在日本的商人朱均旺,然后迅速报告回国内。与此同时,日本给朝鲜扔出了“胡萝卜与大棒”,意思也很明显,咱俩来场说谈就谈的恋爱,行不行你看着办。朝鲜正左右为难时,明朝发外交咨文问朝鲜,听说日本要霸占你,有这事没?

  小弟不好当啊。朝鲜此时又犯难了,到底该不该如实向大哥坦白呢。大提学柳成龙认为应该及时通报,而左相李山海认为,若通报恐招来私通鬼子的责难。朝鲜决定先派个大臣去大哥家门口观察下动静。金应南深入辽东后发现,中国人早知道了,还风闻朝鲜人为日本鬼子做向导。金应南感到大事不好,立即上报朝鲜国王。李昖一琢磨,再向大哥隐瞒下去,这是要倒霉的节奏啊。

  于是,朝鲜立即派出使臣韩应寅赴北京面见万历皇帝,将日本的书信全部上交给万历。万历一看,小样,你终于还是坦白了。不过明朝也留了个心眼,不仅派使臣去朝鲜辨别国王真假,还派画师去给国王画了像。等确认一切为真后,万历皇帝才决定认真款待韩应寅,长期不上朝的万历对韩应寅又是宴请,又是封赐。韩应寅就软磨硬泡,在北京住了四个月,坐等明朝出兵。反正远离乌烟瘴气的朝鲜,北京又安全又繁华,重要的是没雾霾。

  对于是否出兵援朝,明朝内部也有分歧。主张援朝的兵部尚书石星认为,小弟朝鲜是中国屏障,不可不救。而反对援朝的兵部给事中许弘纲认为,国内尚不稳定,若再出兵朝鲜,恐消耗过大,影响国家安全。其实,万历早已有了主意,小弟有难,大哥不能不帮,再者小弟每年保护费也不少交啊。“宜速救援,无贻他日边疆之患”。

  明朝决定出兵帮小弟一把,但谁知朝鲜不管饭。明朝敕使薛潘跟朝鲜国王说:“千里馈运,事所未易,预以银来此换米,何如?”国王李昖诉苦道:“小邦土地偏小,人民贫瘠,且国俗不识货银之利,虽有银两,不得换米为军粮矣。”小弟说了,我们穷啊,就是有钱也买不来粮草思密达。大哥你家大业大,还是自带干粮吧,思密达。

  1592年6月15日,明朝参将戴朝弁与游击史儒率领万余兵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7月17日攻打平壤,谁知接日连天雨,火炮全哑火。明军遭遇惨败。大哥在小弟面前丢了面子,这哪成啊!立即增兵朝鲜。随后,连续四五个月内,明朝陆续增兵约8万精锐赴朝抗日。收复平壤后,却又遭遇汉城碧蹄馆大败。大哥终于不想再死要面子,决定和日本议和。但朝鲜兄弟又多虑了,恐明朝与日本串通,一起瓜分朝鲜。

  明朝兵部尚书石星私下派人到日军营中商洽议和事宜,希望日本见好就收,给大明个面子,还可以封王封贡。明朝内部也多人支持议和,但反对封贡。因为再打下去无胜算,封贡的话恐招来祸端。日本还是同意了。1596年8月,明朝派出杨方亨特使等人赴日本。9月2日,丰臣秀吉接见明朝册封团,并当面请人翻译朗读明朝的诰命谕书。当读到“特封尔为日本王”时,丰臣秀吉大怒,我擦!你们组团来忽悠我啊!我本来就是日本国王,还用你们来封!立马都给我滚蛋!轰走明朝使团后,丰臣秀吉立即下令,给我继续打朝鲜!

  1597年正月,日军16万大军再侵朝鲜。朝鲜小弟二次求援大哥,明朝紧急调4万兵力赴朝迎敌。由于敌众我寡,败绩不断。凶残的日本鬼子将明军将士的耳朵割下,装了十多箱运回国内。不仅割耳朵,还割脑袋,很多明军将士都是身首异处。明朝后续不断增兵,最高至11万,誓与日本血拼到底。1598年8月18日,丰臣秀吉病亡,日军军心涣散,大败而归。至此,七年抗战结束。《明史》中记载为“东洋之捷,万世大功”。中国和朝鲜都松了一口气,两国兵疲饷竭,兄弟相望,默默无语两眼泪。

  抗战虽然胜利了,但朝鲜又开始担忧了。因为明朝军队为解决粮饷问题在朝鲜多地屯田开垦。小弟担心大哥赖着不走,进而吞并朝鲜。此时的明朝却在为是否驻军朝鲜与驻军多少在进行争论。兵部说,要驻军3万,每年需饷银92万。但户部说,用不了这么多,5千驻军就够了。明朝希望朝鲜承担粮饷问题,朝鲜继续哭穷,说战争多年,俺们连泡菜都吃不上了。小弟向大哥建议,留水兵八千就行了。最后,万历皇帝决定,留守1.6万驻军,给小弟看家。告诉小弟,你们把心放肚子里,等你们自强自立了,我们自动会撤军。“待彼力能自立,当即撤还,天朝不利一兵一士”。

  为了中朝这份兄弟友谊,万历皇帝可谓掏心掏肺,最后还得了一个“高丽皇帝”的外号。在朝鲜一战中,明朝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同样搞得疲惫不堪。就在此时,努尔哈赤的后金势力趁势而起。没多久,明朝就出殡送葬了。朝鲜小弟也很感恩,建立“大报坛”哭祭明朝大哥一路走好。

  此时,大清又向朝鲜抛去了媚眼,小弟啊,明哥哥没了,清哥哥还在呢。从此,朝鲜小弟又与清朝大哥开始了另一段的中朝友谊。谁知道,二百五十年后,日本再次欺负朝鲜小弟时,同样帮忙的清朝大哥被日本揍得满地找牙。

  那时的朝鲜小弟才想起,中朝兄弟友谊最炫还是“大明范儿”!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中朝友谊 大明范儿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