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上)(4)

2014年09月26日19:15   新浪历史   作者:儒门会讲  

 

郭晓东郭晓东

  【评议2郭晓东:顺天应人,回归正统

  郭晓东:曾亦刚才用公羊学来解释邓小平的改革,可以说是儒家经学应有的题中之义。儒家经学素来主张通经致用,或曰以经义决事。曾亦讲的这个题目,就试图用儒家的经义来讨论时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方面是继承儒家经学最基本的传统,同时儒家经学自我重建、自我复兴的现代诉求之一。

  曾亦讲邓小平的改革,他认为“改革”一词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他把“改革”与“革命”区分开来,认为“改革”不同于“革命”,“改革”是自我完善与自我修补,我想这一层含义大家都能理解。

  他讲的第二层含义就比较有意思。他认为“改革”同时意味着走回头路,也就是回到中国几千年的大传统。这一说法很有新意。接着曾亦从通三统的角度对这一意义上的“改革”做了一个解释。我也想从通三统这个角度来给曾亦的这个解释做一点补充与回应。

  公羊学通三统学说的主要精神,曾亦刚才都讲到了,至少在形式上表现为他要处理新朝和前两朝的关系。即新朝建立以后,要为前两朝分封建国,即存二王后。我想进一步说明的是,当公羊家在讲通三统的时候,“三统”之可“通”的到底是什么?尽管在表象上讲,通三统要处理的是新朝与前两朝的关系,但更内在的是,通三统所要通的,实际上是三代以来王者之所不可改易的东西,例如董仲舒所说的,“天不变,道亦不变”。那么,通三统所要“通”的,便是那不变的“道”。也就是说,正是因为“天不变道亦不变”,“三统”才可“通”。一方面新朝兴起以后,他要改正朔、易服色,来表明天命重新被他所拥有,来表明新朝与前两朝诸多不同的面向,同时亦有以之来新民耳目的意义。但是,另一方面,当新朝兴起以后,尽管他是革了前朝的命,即在天命转移的过程中,却仍然有不可改易的东西,即天命本身是不变的,或曰天道本身是不变的。

  曾亦:王者有改制之名,无易道之实。

  郭晓东:根据这一理论,中国的传统王朝虽然屡屡有改朝换代的事实,但王朝之合法性本身却是其中不可改易者,这就是史学中所讲的正统性。这种正统性他有历史的连续性和必然性,所以我们在讲通三统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不讲到通三统之所通的这一正统性。

  国朝在建国以后,用霹雳手段斩断了与以往历史的连续性,也抛弃了以往政权合法性的内在因素。刚才讲到“革命”的概念,我们今天所讲的“革命”跟儒家传统特别是跟公羊家讲的“革命”有很大的差异。我们今天讲的“革命”是要斩断和以往的联系,但是从儒家的角度看,“革命”就是使天下从一家换到另一家,天命本身却不可变革。从这个角度来讲,天道或者天命的合法性本身并不可抛弃。

  清代公羊家刘逢禄有一个观点,讲通三统,必须同时讲大一统。所谓大一统,如果通俗地话,就是在三统序列中张大本朝这一统。从表象上讲,就是在建立新朝的时候,比如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我们要改变我们的国旗、国歌等等,以示与以往政权的区别,即在制度层面上对一些有象征意义的符号上做一系列的变革。这是新王朝光大新朝之一统的一个面向,但是,更是要张大三统中之所以可通的东西,即继承历代王者不可改易的那个东西。这就是我们讲的天命的合法性,或者历史的正统性。故历代在改朝换代之际,都强调自己的新王朝是正统所在,都相当重视公羊家所讲的大一统的学说。

  我比较喜欢作一个比附,即把国朝的今天比作前汉武帝一朝。国朝已建国六十余年,汉武帝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年头。国朝经这几十年的发展国力达到一定的规模,西汉武帝朝也差不多。国朝今天的意识形态状况也颇像汉武帝的早期。在汉武帝的初期,他才会在当时提出一系列有关国本的问题。所以才有了董仲舒的天人三策,而董仲舒的天人三策中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命题,就是“《春秋》大一统,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进而从这个命题出发,董仲舒提出了一系列的复古更化的主张。我们今天有一个相类似的历史境遇。

  根据公羊家的“大一统”的理论,我们讲“大一统”,也就意味着要回归到中华民族那个可传之不绝的“统”。董仲舒讲的很清楚,强调大一统就是要回归传统,其中包括回归到传统对政权的合法性的理解。尽管我们国朝在政权成立的时候,我们对合法性的理解和我 们两千年的理解完全不一样,但是到今天,我们似乎可以考虑另外的选项,那就是回归传统对合法性的理解。这样的话,我们重新回归到传统,就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所以我想,习近平今天很多的做法,如果按照儒家的话讲,那就是顺天应人的做法。同样的话,如果按照曾亦对“改革”的理解,称“改革”的一个内涵就是往回走,就是回到传统文化中,回到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中,那么,我们从公羊家的通三统与大一统的学说中,也可以很自然的得出这样的结论。

  慕朵生谢谢晓东君的发言。请允许我做个广告,曾亦君著有《共和与君主:康有为晚年政治思想研究》,文明君著有《敷教在宽:康有为孔教思想申论》,有兴趣的人可以翻阅。下面,有请文明君!

唐文明唐文明

  【评议3】唐文明:从儒家立场来看还是要坚持社会主义理念

  唐文明:我自己觉得是一个缺乏现实感的人,特别是在政治问题上。所以我一直抱着一个学习的态度。曾亦的思路我在太仓会议上有了解,他是要以经义决事。当时他运用他的公羊学理论把现代中国历史每个关键环节都做了一番解释,而重点则是在他看来左翼不太容易过关的邓小平。而晓东的文章与他的思路是配合的。

  说到对邓小平的理解,我总是想起前几年王晓波用过的一个不太雅致的比喻。他说邓小平的路线是头骡子,非驴非马又不能生。这个粗鲁的比喻抓住了一些要点,从目前对邓的一些不同看法中也能观察到。右翼的拥邓派认为邓的思路就是要政治改革,就是要走向西方式的民主。左翼则往往批邓,觉得邓背离了毛泽东的路线,极端的说甚至认为邓的路线将导致亡党亡国。左右各自联系毛的社会主义和西方式的民主政治来理解邓,而邓似乎处于二者之间,呈现出改革路线特有的暧昧和歧义。

  曾亦讲的“大一统”、“通三统”等思想,包括刚才晓东讲的,原则上我都是比较赞同的。但我感觉这样的讨论中有两个在我看来很重要的问题可能被漏掉了。首先,无论是改良还是革命,都是手段问题,那目标呢?我们到底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换句话说,我们所主张的社会理想是什么呢?其次就是如何安置教化的问题。就前一个问题而言,我觉得从儒家立场来看还是要坚持社会主义理念;就后一个问题而言,左右两翼都应当认真对待,有些左翼学者只想把儒家作为一个招牌,这种态度既不真诚,也不严肃。这都是需要他们反省的。这倒不是说我站在儒家立场上要求对儒家进行安置。而是说,如果真的能够认识到儒家对于现代中国的文化、社会与政治建设是有很大积极意义的,那就得真当回事。

  慕朵生文明君这次讲的内容,和上次我们在一起讨论问题时的思路大体一致,看来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已经比较成熟和定型。下面,我们有请陈壁生君!

  如何看待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毛泽东 邓小平 改革开放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