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浙商为何不做胡雪岩,马云能懂否?

2014年09月26日11:25   新浪历史   作者:陈事美  
胡雪岩像胡雪岩像

    话说某位浙商很风光,成功的浙商说啥都是真理。但敲钟就未必,也可能敲响的是丧钟。就像清末的全国首富胡雪岩,在与左宗棠勾肩搭背时得意洋洋,甚至忘乎所以。谁知风云陡变,晚清局势给胡雪岩敲响了丧钟,几十年的财富瞬间灰飞烟灭,被抄家后胡悲愤而死。不管胡雪岩是徽商还是浙商,但红顶商人是他最大的标签,正是这个“红顶”让他最终还是没顶住。李鸿章给胡雪岩敲了丧钟,胡雪岩又给其他商人敲了警钟,那就是商人要远离权力,更不可官商勾结。

马云马云

  胡雪岩的教训不是孤立的,著名的商帮如晋商、徽商都是因权力而兴,又因权力而衰。作为后起之秀的浙商,尤其是近代大部分浙商的表现则可圈可点,一部分人被权力所害,但更多的人能够在与权力的周旋中全身而退,这很不容易。浙商不做胡雪岩,既有刻意为之,也有诸多历史原因,可谓大有奥妙。

  浙商一直门派较广、分支较多,当今浙商主要有宁波商帮、绍兴商帮、温州商帮之分,而过去则是以宁波商帮、龙游商帮、湖州商帮为主。其中,宁波商帮与龙游商帮则位居中国十大商帮之列,而湖州商帮似乎是浙商中唯一的另类,即湖州商人多与权力苟合,甚至热衷从政,属典型的奇葩型浙商。

  很多商帮的崛起都是因为地少人多经济穷,农民不得不出外谋生,而湖商则恰恰相反。湖州这地方不仅有“苏湖熟,天下足”的美誉,而且还是商业繁荣的地区,因盛产蚕丝而逐渐崛起商帮。受徽商文化“贾而好儒”的影响,湖州商贾则鼓起勇气赚钱、鼓起勇气从政、甚至鼓起勇气革命。陈其美弃商从政,立志革命,成为孙中山的左膀右臂。张静江捐资效劳,成为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还有的湖商自己不当官,却让儿子成为“富二代”与“官二代”集于一身的官商杂交体,如刘镛的四个儿子,全部从政。又如庞云鏳,而这个庞更是一个胆大的另类,居然与胡雪岩一起,干起了倒卖走私军火谋取暴利的生意,湖商变胡天了。要不是看在给朝廷捐款10万两的份上,慈禧非杀了庞云鏳不可。

  相比其他商帮,湖州商帮只风光了一百多年,可谓命运短暂,尤其是在伴随清末与民国初年的革命后,湖商转瞬即衰。分析个中原因,笔者认为,有几点比较关键,一是过于依附权力、相信权力。在湖商看来,权力如同春药,在与权力苟合的过程中,因收益巨大而无法自拔。在清末与民国的乱世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注定只能获得一时的成功。二是急功近利。由于湖州人不是穷苦地,没有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更易追求暴富,能一夜暴富就不一月暴富。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对技术、人才都缺乏重视,如原本擅长的蚕丝专业生产最终败在了别人的手里。

  另外,在笔者看来,湖商更像徽商的一个分支。湖州与徽商发源地毗邻,百里之遥,地缘相近,人缘相亲。徽商历史悠久,湖州自然在徽州文化的覆盖下,很多徽商在湖州经商定居,徽商文化便逐渐渗透到湖州当地的文化中。徽商不仅是官商结合的典范,更是儒商的代表,他们普遍爱读诗书,文化气息较浓,理想主义更甚。受这种徽商文化的影响,对于湖商“商而优则仕”,甚至积极投身革命的特点便不难理解。有意思的是,湖商没能与徽商同年同月生,却与徽商一块死。湖商、徽商,包括晋商,基本都是在民国时期消亡,并从此不振。

  与之相比,宁波商帮则成为了众多商帮中的一抹亮色,并一直是浙商的中流砥柱。宁波早期也比较穷,但地理位置好,一是沿海,便于发展海洋事业,出海去日本做生意都很方便。二是处于南北交汇地带,且有京杭大运河与杭甬运河的便利。南北贸易往来,让宁波迅速成为重要商埠,宁波商人也因此开始走四方。三是靠近上海。虽然上海曾是宁波的小弟弟,但上海崛起后,已经积累了大量财富的宁波商人携地缘优势迅速占据上海。依托上海这一远东大都市,宁波商人的财富得以加速膨胀。

  宁波依海而生,宁波商帮也因海而闻名。以董浩云、包玉刚两位世纪船王为代表的宁波商人,为宁商奠定了面向海洋、开拓进取的精神。与徽商等内陆商帮不同,宁商没有内陆思维的束缚。董浩云北上天津学习,在天津起航,后将生意迁居台湾。包玉刚在上海学习,发迹于上海,后将生意转移到香港。两位巨头的事业在台湾、香港得以继续繁荣,得以宁波商帮两个标杆屹立不倒。如果是徽商、晋商,他们面对大陆恶劣的形势,就只能坐等死亡。

  宁商有“商文合一”的传统,与徽商不同,宁商更乐于发展教育事业,为未来培养人才。同时,宁商不迷信权力,经营所得财富很少用于支持朝廷或地方政府,而是更多用于社会公益与慈善事业。如此一来,既改善了民生,又为朝廷解了忧,深受百姓与政府欢迎。如鲍氏兄弟,不仅创办了商务印书馆与多所学校,还建起了孤儿院、幼儿园、养老院、消防队。叶澄衷在上海、宁波两地设立多所慈善救济机构,并多次出资赈济外省灾区。叶澄衷也不忘教育,先后开设义务学校与新式私立学校。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学校,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诸如胡适、竺可桢、李达三。而作为宁商代表的包玉刚、邵逸夫也是受益于这些学校的启蒙教育。包玉刚后来捐资兴建宁波大学,邵逸夫的公益慈善在内地更是数不胜数,各种“邵逸夫楼”比比皆是。

  综合来看,近代浙商的代表应是宁波商帮。宁商相比湖商,生命力更持久。相比徽商、晋商,更能代表中国经济发展的潮流与方向。徽商、晋商根植于封建社会以权为大的土壤,无法摆脱与权力进行利益交换的命运。随着时代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尤其是伴随中国近代资产阶级革命的发生,徽商与晋商的商业文化已经无法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此时,正是海洋经济与市场经济逐渐兴起的时代,蛰伏的宁商趁势再度而起,并得以延续至今。

  徽商与晋商,都是官商,胡雪岩为典型。胡雪岩的从商经历几乎全部用在“抱大腿”上了,尤其是紧抱左宗棠的大腿,甚至敢与李鸿章顶牛。谁知,胡雪岩站错队,被李鸿章与盛宣怀联手打垮。近代浙商,尤其是以宁波商帮为代表的浙商,不投机不迷信,远离政治风险,倾心教育,低调前行,这更是一种高超的商业智慧与政治智慧。

  最重要的是,与徽商、晋商相比,浙商代表的是民商,是一种活跃于民间的经济力量。不管是在资本主义时期,还是当今市场经济时期,民商都是国家经济的根本基础,这也是浙商生命力旺盛的关键所在。

  不做胡雪岩,这是近代浙商的一种政治智慧。不做胡雪岩,照样挣大钱,这是近代浙商的商业智慧。今天的浙商能做到吗?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胡雪岩 马云 浙商 政治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