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何要纪念孔子

2014年09月24日13:55   新浪历史   作者:杜吹剑  
今日(9月24日)上午,习近平出席国际儒学联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大会(作者供图)  今日(9月24日)上午,习近平出席国际儒学联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大会(作者供图)

  (文/新浪专栏·新史记  杜吹剑 首都师范大学儒教研究中心研究员)

  今日(9月24日)上午,习近平出席国际儒学联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大会,这是继去年十一月参观曲阜孔庙并发表讲话、今年“五四”到北京大学牵手中华孔子学会会长汤一介之后,习近平第三个亲近儒家的“大动作”,故再引发巨大关注。1949年以来,孔子从未受过中国最高领导人如此之高的“礼遇”,以至有人认为中国尊孔崇儒的时代,再次来临。

  孔子是中华文化的象征,政治领导人对孔子的态度具有风向标意义。从文革到改革开放,从改革开放到今天,执政党对孔子的态度,经历了全面否定、部分肯定和充分尊重的过程。继“五四”“打倒孔家店”之后,“文革”承其余绪,以更猛烈的态度“砸烂孔家店”,孔子及其所代表的传统文化,遭到彻底批判和否定,也被彻底污名化和妖魔化。“孔圣人”之尊称被“孔老二”之蔑称所取代,对民众的心理产生了极大影响。

  文革的结束及对之彻底否定,不仅意味着对前一阶段政治路线的否定,也意味着对传统文化的否定之否定,即某种意义的肯定。伴随着改革开放,在学术界,海外新儒家和港台新儒家的著作回归故里,带来了阵阵躁动。在民间,文化热、国学热一浪高过一浪,不断牵动着人们的思想神经。其中最有象征性的事件是,留在大陆的儒家代表性人物梁漱溟、冯友兰等学者,在1984年发起成立了全国性学术团体——中国文化书院。

  与此同时,官方的态度也开始转变,并释放出明确的信号。1984年9月,中国孔子基金会由中共中央办公厅正式批复成立,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任名誉会长,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任会长。在左倾思想仍很严重的时代,此举之意义可谓非同寻常。

  在孔子基金会成立十年后,1994年10月,国际儒学联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宣布成立,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接见了与会代表。国际儒联第一届、第二届会长是国务院原副总理谷牧,第三届、第四届会长(即现任会长)是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叶选平。毋庸讳言,无论是孔子基金会,还是国际儒联,都有强烈的、明显的官方色彩,代表了官方对孔子的态度。

  在国际儒联成立十年后,2004年3月,时任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批示,将孔子的家乡济宁建成“中华文化标志城”,并将对外汉语传播机构命名为“孔子学院”。官方要给孔子“平反”并恢复名誉及地位的意愿,至此已经看得非常清楚。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亦以中国传统为基调,并“抬出”了孔子,这是中国政府1949年新政后,第一次在向全世界展示自我的重大场合,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文化立场。

  当然,曾经引发海内外高度关注的是,2011年1月,高达九点五米的孔子像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国家博物馆北门前树立,表达了执政党复归传统的决心。复归必须达成历史的和解,树孔子像就是历史和解的象征。尽管百日之后,在巨大的立废之争中,孔子像又被悄悄搬离,但这只不过是复归过程中的反复,亦属正常。

  这次,继“孔子学院”命名十年后,现任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出席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大会并发表讲话,从未有过,其中深意,不言自明。改革开放后,三任最高领导人都明确表达了对孔子的敬意,并不断推动孔子地位的历史回归,即不再是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历史学家等等,而是中国圣人。问题是,对孔子之圣人历史地位的复归,对当下中国及执政党,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作为中国社会一分子的中国共产党,其与中国社会、中国历史、中华民族之间究竟应该是怎样一种关系?

  当代儒家学者陈明认为,执政党在新时期提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八字方针,以现实关注代替乌托邦冲动,确立“人民历史主体”地位,意味着已不仅仅是从理论出发,从合规律性来论证自己执政的合法性,同时也注意从实践出发,从合目的性来论证自己执政的合法性,建立起自身六十年历史与中国五千年历史的对接窗口。把从晚清经民国到共和的近代历史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语加以总结概括并自觉承接,是为文明自觉,可谓真正的“通三统”。

  改革开放前,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主要来自革命传统,如曾经的“中苏论战”,就是为了争某种正统。改革开放后,执政党通过发展经济来获取民意,希望再建合法性,尽管有成效,但并不理想。因为,将合法性仅仅建立于政绩之上,不仅有风险,亦缺乏道义性,难获民心。秦二世而亡,就是前车之鉴。即使在民意独大的当今民主政治中,仍充斥着神圣价值,且极为尊重历史文化传统,如欧美俄日诸国,是为经验。

  习近平尊孔之举,就是为了重建当代儒家学者蒋庆所言的天道(超越神圣合法性)、地道(历史文化合法性)和人道(人心民意合法性)这“三重合法性”,以解决“人心向背”问题,寻求执政合法性的资源。虽然很多人对此并不看好,并对执政党在此问题上曾经犯下严重错误耿耿于怀,但遍览种种解决方案,唯有孔子是重建政治共识的最大公约数。重建执政合法性,除了复归中华道统之外,别无他途。故而,凡是对中国前途及命运关心者,应该对执政党复归中华道统之努力,与进不与退,予以同情理解和肯定支持。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习近平 孔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