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包容和善待民间读经运动

2014年09月15日17:24   新浪历史   作者:SinaHistory  
小学生梳起“书童头”、身穿小唐装, 手捧古文经典,朗朗开读小学生梳起“书童头”、身穿小唐装, 手捧古文经典,朗朗开读

  (文/刘伟  哲学博士)

  近日,国内有影响力的媒体分别发表专题报道,对民间私塾、国学班等现象进行批评和反思,指出深圳梧桐山山脚有着全国规模最大的“读经村”。“以后梧桐山的圣贤,得一卡车一卡车地往外拉啦”,但十年后,他们收获了什么?——直接诘问在中国大陆推动儿童读经运动的人物。在对中国传统文化摧毁百年、国学刚刚复苏之际,如此批评,必然引来关注。

  自从民国初年官办教育废除读经以来,在新派人物的不断抨击下,读经成为守旧落后的代名词。此后,文化激进主义的浪潮声势浩大,愈演愈烈,将儒家文化的连根拔起,使其声名狼藉。中华民族的慧命悬于一线。“天地闭,贤人隐”,原先那些担当儒家经典义理的贤人选择了深入民间的实践方式,为失落的王官学寻求最后一方栖身之地——民间读经。

  许多学者对民间读经采取了极为严厉的批评态度,危言耸听,上纲上线,将其视为意识形态领域的沉渣泛起,却无法否认这样一种事实:民间读经这种看似粗糙的文本传承方式,守住了中华文明的根,有效地抵御了“去中国化”的猖狂进攻,极大地扭转了社会成员的认识,促使许多人抛弃了文化激进主义的狂热情绪,以包容的胸怀看待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以真诚的心态拥抱儒学传统中的优秀成分,以坚定的民族自信心应对风云变幻,以深厚的文化滋养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全面发展。可以说,没有民初“废经”,就没有现今的民间读经。

  当今世界,文化殖民主义成灾,一场看不见的战争正在酝酿。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首当其冲。如何进一步维护我们的文化安全,已经成为当下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我们所处的时代,波谲云诡,境外的敌对势力磨刀霍霍,国内的蟊贼蠹虫蠢蠢欲动,太平世依然是我们最美好的社会理想。有些学者将这一历史时期的国际局势比作春秋时代,列国纷争,弱肉强食,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孟子描述的情形,“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孟子•告子下》)一个蒸蒸日上的国家必须及时惩治腐败,任用贤能,救治麻木不仁,以忧患意识唤醒民众的良知,以国家理性重塑民族文化,进而维护自身安全。在这场旷日持久的阵地战中,哪个国家能够坚持到最后,它就会赢得彻底的胜利。文化领导权,至关重要,不可掉以轻心。那些对文化安全熟视无睹的人,要么是冬烘先生,要么就是别有用心。

  一百年前,我们伟大的祖国处于瓜分豆剖的绝境,章太炎振臂高呼,“以国粹激动种姓”,推进民间读经,培养民众的爱国情怀,挽救国家危亡,为华夏民族争取生存和发展的权力。今天,我们又一次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兴替存亡,山高水深。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们应该做什么?是闭目塞听,抛弃文化传统,任由文化殖民主义肆虐?还是摧陷廓清,高扬民族精神,推动文化综合创新?大家一目了然。任何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选择后者。

  毋庸讳言,现今的民间读经在从业人员、讲义教材和运作方式等方面存在着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为今后的长足发展提供了参照和教训。例如,有些国学班、私塾或者社会团体在推动读经运动时出现了佛老杂陈的现象,混淆“经”的本义,使得许多参与者感到莫名其妙,搞不清到底是在接受儒家的经典义理教育,还是聆听佛道的宗教感化;还有一些从业人员根本不具备儒家经典义理的基本素养,信口开河,将民间读经和国学班视为赚钱工具,鱼目混珠,泥沙俱下,成为名符其实的奸商市侩。还有许多商家和家长将国学班视为问题少年救助所,不但没有达到矫正问题少年行为的预期目的,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偏离了经典义理的轨道。这些负面因素就像杂草,杂草必然被割弃,焚为灰烬,化为花肥。民间读经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不是眩人耳目的怪力乱神。如果不良商贾和犯罪组织出于惑众敛财的目的,打着诸如“国学”、“读经”、“传统文化”的招牌,行害人之事,势必遭致道义谴责和国法惩治。他们的恶劣行径与儒家的善世化俗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本来,民间读经是为了培养经典意识,塑造圣贤人格,为改良世道人心打造一支生力军。从法律意义上讲,人生而平等。但在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极大,有的人禀赋聪慧,勤勉好学,一点即通,能够承载圣贤家业;有的人先天不足,慵懒厌学,启而不发,无法领略经典义理。因而必须制定不同的教育计划,采取不同的教育方式。当然,这已经超出了民间读经和国学班的能力范围。儒家的教育活动,既重视格物致知、正心诚意,又关注家国天下,小则民间读经,大则经世致用。它营造的是一种全社会学习的氛围,传输的是一种终身学习的理念,继承的是一种修己治人的传统,向往的是一种天下为公的理想。它完全有能力为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有力的支撑!

  民间读经应当特指诵读儒家经典文本,而非泛滥于各种宗教。它至少包括两种基本形态:一种是少儿读经,就是选择那些适合少儿阅读的经典文本,在不伤害少儿健康、不妨碍正常的生活和不违反当前的教育路线方针政策的前提下,有条不紊地推动经典背诵活动;另一种是成人读经,就是选取那些足以砥砺身心、改良世道并能与当下实际情况相契合的经典文本,由儒生贤士讲解其中的义理价值,循序渐进地促成理解经典活动。当然,二者之间并非判若鸿沟,有些儿童天资聪颖,极易从诵读经典转向理解经典;有些成人大器晚成,需要反复诵读,才能洞悉圣贤奥义。反复诵读,必须调适身心,不能流于形式,更不能变为恶俗的洗脑广告。

  就实际情况而言,当下的民间读经可谓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有鉴别地对待这场“国学热”,谨防被各种假冒伪劣的文化产品蒙蔽双眼。大凡极富生命力的事物,在它的成长过程中,都会遭遇许多考验和磨练。只要它善于激发内在的生命精神,克服生存危机,突破藩篱,跳出窠臼,就可以开启生意盎然的局面。儒学复兴亦复如是。我们应该努力成为儒学复兴的促成派,而非冷眼旁观,冷嘲热讽。儒学复兴是一项浩瀚的社会工程,需要做好基础工作,才能守住我们民族的“根”和“魂”。

  今天,我们推进民间读经,必须直面现实,分辨良莠,经历艰难险阻,尝尽人间疾苦,才能为儒学复兴奠定坚实的基础。民间读经如同幽兰,它或许因为杂草荒芜而黯然失色,但终究暗香袭人。从民间读经到构建现代平民儒学,从礼乐刑政到造福民生,从儒学复兴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我们要走的路十分漫长,但是我们信心十足,以仁、智、勇的精神迎接挑战,战胜挫折,《左传》有云:“三折肱,知为良医”,可与有志于中华文化复兴者共勉。

  来源:作者授权新浪历史刊发,原标题为《民间私塾、国学班与儒学复兴》。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读经 国学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