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水乡变形记

2014年09月15日14:46   新浪历史   作者:侯磊  
故宫角楼故宫角楼

   (文/侯磊)

  那些曾经有水的地方

  很多人不曾想到,北京曾是一座水乡。在明清时期,寄居北京的南方士大夫们,还在写着北京似江南的诗句,这包括很多著名的诗人,査慎行、李东阳、文征明、公安袁氏兄弟都是如此。而嘉靖四年(1525年),文征明到北京的西山旅行,写了《游西山诗十二首》,最末一首为《西湖》:

  春湖落日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

  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白鸟似江南。

  思家忽动扁舟兴,顾影深怀短绶惭。

  不画平生淹恋意,绿阴深处更停骖。

  文征明的日子过得并不爽,他在北京时已经54岁,只能写写诗文寄托一下。而袁氏兄弟的感觉比他要好一些,袁中道写了首《德胜门净业寺看水》:

  南人得水便忘忧,两日三番水际游。

  花露沾水浓似雨;潭风着面冷如秋。

  拖沙带荇流何急?掷雁抛凫浪未休。

  天外画桥桥上柳,只疑身在望湖楼。

  净业寺位于西顺城街,西顺城街是东绦胡同、中绦胡同、西绦胡同与城墙之间的一条斜街,如今这里看不到水,只能看到成片的工地和拥堵的二环,远没有袁中道那种看出西湖望湖楼的感觉了。

  从现在北京的地名来看,也有很多水的遗存,北京的老地名都是有来头的,叫什么名,原来就是什么。比如过去叫河沿儿(音yan4‘er),就是河的边沿。有不少地名是经过雅化的,过去有一条臭水河,叫臭水河胡同嫌不好听,就改名受水河胡同。北城这边的地名,像水簸箕胡同、一溜河沿、东不压桥等,过去都是水。又如南城的胡同,潘家胡同(最早叫潘家河沿儿),韩家胡同(原名韩家潭,八大胡同之一),过去也都是水。新帘子胡同、旧帘子胡同也是如此,也在菜市口一带,以前叫新、旧莲子胡同。天安门周围的南池子、北池子、菖蒲河沿儿,都叫池子了,还能没水么?至于那些毛家湾、苇子坑、芦苇园、金鱼池,东坝等等,则更是遍地泽国了。

  再有很多地名,是与井有关的,自来水厂是1908年才有的,往前是打井吃水的,往地下挖一米多就有水。王府井是井,大甜水井、三眼井、沙井都是井。比如三眼井胡同,就是在胡同中有口井,上面盖着块石板,石板上有三个眼,可以由三个人同时打水。东直门外有口井据说总是满的,所以叫满井,袁宏道在万历二十七年(1599)去玩了一圈,写了篇《满井游记》,写东直门外使馆区到工人体育场三里屯,是“高柳夹堤,土膏微润,一望空阔,若脱笼之鹄。于时冰皮始解,波色乍明,鳞浪层层,清澈见底,晶晶然如镜之新开而冷光之乍出于匣也。”

  北京的湖就更多了,老舍先生投的太平湖,紫竹院有湖,龙潭湖是湖、陶然亭有湖、柳荫公园有湖,大的莲花池也是湖。潭也是到处都是,积水潭、黑龙潭、玉渊潭(以前叫八一湖)。淀也是,海淀、金盏淀、高桥淀、清淀、洄淀等等。海淀的口音与北京是不一样的,“海淀”叫在haidian4,海是轻音。

  这些地名当年都是水系。历代的权贵富户们争相在城里建筑起了私家园林,而那些园林多是引用城中的活水。直到清代,皇家禁止引活水进入私宅,和珅家花园的引水也成为他的一大罪状。

  可以说,北京是一座建在水上的城市,也曾经赢得塞外江南的美称。

  城里是水,城外也是水

  管大片的水域叫海子,这横是辽金以来流下来的称呼了。按现在的地理划分,北京城的正中心可以分为六片水域,即北海、中海、南海,以及后海、前海、西海,这就是北京城里最为主要的水域。其中北海、中海、南海叫西苑三海,从金章宗开始就打造皇家园林,经历代修建,在前清达到鼎盛。现在北海是公园,里面有金人从宋代开封的宫苑艮岳移来的太湖石,那宋徽宗曾经玩赏过的园林一直流传清代,也见证了中国历史的延续。中海和海南并成为中南海,成为国家领导人的办公地。而后海和前海并称为什刹海,西海的位置相当于积水潭,和古代相比,积水潭已经大大缩水很多了。这里是元代郭守敬营造过的漕运码头,当时南方的漕粮通过2700多公里的京杭大运河。

  我们都知道,北京最先建都是春秋时期的燕国,首都叫蓟城。在随后的一千多年中,北京一直处于休养生息的状态。这里和历代的都城一样,都是消费型的城市。周边种植的水稻和小麦无法满足当地人的生存,所需要的是从南方运粮。隋唐大运河的贯通了,北京才有了嚼谷。运河起点在杭州,经过东都洛阳,终点在北京通州。等到了元代,疏通了京杭大运河,从杭州不拐弯直接到北京,全长1794公里,一下子近了900公里。而从通州,可以沿着元世祖忽必烈命名的通惠河,过八里桥,走水路一直到东直门,沿着城墙的走向一直运到积水潭,随后再运到北京的各大粮仓之中,最终走入千家万户,进入民众的肚腹。兴建大都也是看中了这一点。这一段的落差不是很大,而郭守敬在这之间修建了24个水闸,通过控制闸门形成水的落差给船以动力,这样船能一直抵达到积水潭。当年漕运兴盛的时候,可以说“万帆争渡”、“舳舻蔽水”,浩浩汤汤,场面十分的壮观。而通惠河的水系,又与玉河(又称御河)相连接。玉河发源于昌平的白浮泉,是流经颐和园昆明湖,由西直门的水门进入积水潭的。等于昌平的水和通州的水,被北京城连接在一起。

  在明代,船没法开到积水潭了,都是开到东便门以外。北方是有冰冻期的,漕运都是从五月份运到九月份,还形成了相当规模的漕运文化。清代乾隆年间有一幅《潞河督运图》,反应的就是漕运的场景。一直到了民国时期铁路发达政府南迁,漕运才停止下来。

  除了通惠河,金水河也是北京城里的重要河流。金水河从元大都和义门(即明清西直门)往南的水门流入,经过马市桥、甘石桥,一直到西单牌楼北边的灵境胡同,在此分流,一支流向北海;另一支向东穿过府右街穿过中海进西华门,与紫禁城再穿过东城区与崇文区的分界与通惠河合流。也就是说,现在从西直门内大街往南一百多米平行的一条街开始,到整条赵登禹路,到大半段太平桥大街,由此绕过齐白石故居的地方向东,整条辟才胡同,灵境胡同,再穿过府右街到中海,这一条路线在元朝完全都是河,不是街道。明朝时的北京城比元代往南移动了几公里,仍旧利用了元朝时的金水河,并在河上修了金水桥。因此赵登禹路在明朝还叫做大明壕,清代叫西河沿,是防洪的排水沟防。1921年才开始修成道路,叫北沟沿,抗战胜利后才更名赵登禹路。

  北京不仅城里是水,城外更是环绕着永定河、拒马河、温榆河、潮白河、泃[jū]河五大水系。通州有通惠河,河边上有燃灯佛舍利塔。俗话说叫“一枝塔影认通州”,这是诗人清人王维珍乘船至通州时所做的诗句。北京最早的一张照片,就是1860年拍的燃灯佛舍利塔。那时候北京的整座城,一半是鲜花,一半是绿树。护城河边上经常见到骆驼在喝水。往北说,海淀圆明园里面有个西部的未开放区,英法联军烧完了以后一直没开,前几年开了。在开放以前去的话,就完全是山野、荒凉的山水之景。往南说到大兴,乾隆皇帝到南海子行猎,团河行宫里面也是水的。多得写不过来,单单以海淀为例即可看出:

  海淀的河:万泉河、肖家河、清河、北安河、金沟河路、永丰西河村、西北旺东河、紫金长河、旱河路、南沙河、长河湾、二河开、上河沿、安河桥、昆玉河、上河村、北玉河等。

  海淀的湖:昆明湖、玉渊潭(八一湖)、稻香湖等。

  海淀的泉:香泉桥、温泉镇、海淀泉庄、香泉环岛、双泉堡、冷泉、玉泉山、玉泉路等。

  船坞:南坞、中坞、北坞、太舟坞等。

  ………………

  海淀这个区,一半是山,一半是平原。过了颐和园有一条路,即346公共汽车走的这条,一直往西北方向山里面扎下去。有一站地名叫温泉,温泉南面有一站叫冷泉,过去都是有泉水能疗养的地方。传说天下最好的泉水是玉泉山,乾隆爷给这里题词叫“天下第一泉”,古代建有华严寺和静明园,一共有五座古塔,民国时期开设了玉泉山汽水公司,同样也是郊游圣地,现在都是领导人疗养的地方。古代都是把玉泉山的水装进水车,插上龙旗,一直从玉泉山进西直门运到宫里头,所以西直门也叫水门。过去卖酸梅汤的小贩,吆喝声都是:

  “玉泉山的水来,东直门的冰,喝的嘴里凉了嗖嗖。给的又多来。汤儿好喝呀——”

  只怕是如今,从通州到海淀,都没有那么多的水了,也没有那种古法美味的酸梅汤了。

什刹海什刹海

上一页12下一页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北京 水乡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