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乔木之女:红二代不要帮倒忙

2014年05月09日18:16   新浪历史   作者:周海滨  
1950年4月13日,毛泽东和朱德在北京中南海颐年堂向新闻工作者讲话。图为毛泽东讲话。右起:朱德、胡乔木、范长江。供图/胡木英  1950年4月13日,毛泽东和朱德在北京中南海颐年堂向新闻工作者讲话。图为毛泽东讲话。右起:朱德、胡乔木、范长江。供图/胡木英

  2014年2月15日,在北京延安儿女联谊会新春团拜会上,会长胡木英说,”马年的到来大家是否都感到了一股越来越强的清风扑面而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举起了反‘四风’、反腐倡廉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旗帜,向弥漫多年的歪风邪气、向老虎苍蝇们开刀,动真格的了!这股清风吹散了浑浊之气,共产党的正气在慢慢升起,广大党员人民群众的党心民心越来越向党靠近,正像群众赞誉的‘苏区干部好作风又回来了!我们作为共产党培育的一代,对父辈流血牺牲为之奋斗的信仰的回归,对父辈艰苦探索开拓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发展,更倍感欣喜和欢呼!新一届党中央有了非常好的开局。”

  “当然我们也知道,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特别像打虎拍蝇的对象都是党内干部,政府官员。他们掌握执政大权,编制了各种关系网,形成了多个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千丝万缕的关系,牵一而动百!不像当年打土豪劣绅、日本鬼子、国民党军队那样敌我分明;再者在多年发展经济的大潮中,共产党组织的涣散,革命意志的衰退,国内外反华反共势力大肆宣扬自由化、西化思想文化,都使党内外思想很混乱;再加上反华反共势力不断利用其代理人用极右或极左的形态造谣、搅浑水等各种手段扰乱、干扰党中央部署。总之,这场斗争极为复杂艰难,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衷心希望我们红二代认清形势,在这场斗争中,拥护支持配合习近平总书记的党中央,尽我们微薄之力,传承弘扬父辈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传递推动正能量,发现扶持所有健康力量,不打横炮、不帮倒忙、不信谣不传谣、不干扰党中央的部署,像父辈一样,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人民的利益,抛弃个人的、现在或历史的各种恩恩怨怨,团结起来,为实现中国富强,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

1949年,毛泽东和胡乔木 在香山交谈。供图/胡木英1949年,毛泽东和胡乔木 在香山交谈。供图/胡木英

  胡木英,胡乔木之女,1941年生于延安。胡乔木被誉为中共党内“四大笔杆子”之首,从29岁到毛泽东身边,从助手到“党内一支笔”到“新闻大管家”,宦海沉浮,一度销声匿迹,直至邓时代重新启用。

  胡木英的讲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衷心希望我们红二代……不打横炮、不帮倒忙、不信谣不传谣、不干扰党中央的部署”,让外界有了诸多解读,甚至有多家媒体不惜从外地赴京采访笔者眼中的胡木英,以及解读这番话的用意何在。

  其实,京城红二代举行春节团拜,已经成为惯例,笔者数度受邀参加,团拜会上除了演讲还会放映一部红色电影,2014年放映的是红色影片《周恩来的四昼夜》,2013年则放映了一部《忠诚与背叛》。不过,2013年还多了一个唱红歌《我是一个兵》的环节。“团拜会始于延安,是毛主席倡导的。毛主席为了杜绝下属向领导送礼拜年影响工作,就在年前把同志们召集在礼堂,人手一碗清茶,进行团拜。延安儿女联谊会的团拜会,是从1984年开始的,我们已经坚持了30年。每年农历的年初,我们延安儿女聚到一起,没有宴席,没有礼品,只有一碗清茶,不讲究排场,简单朴素。”胡木英说。

  回想起今年延安儿女联谊会团拜的盛况,胡木英依然激动:“当时那段话的讲话现场,有不少人鼓掌。后来很多家网站转载。网民也有大量评价,有赞扬的,也有不少反对的,甚至过度解读的。我说‘不打横炮、不帮倒忙’,确实是针对社会上和红二代个别人的言行说的。现在有些人拿“文革”说事,这是在有意无意地帮倒忙。对此,我有一句话,叫认清形势。我们一定要维护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的政策和决定,深刻理解好形势的内涵所在。”

  胡木英在接受齐鲁晚报采访时说:“现在的形势相当复杂,习近平总书记要在这种形势下,采取有效的办法,集中打老虎拍苍蝇,我们应该集合社会各种力量支持中央做这样的事情。我们之所以支持习近平总书记的’新政’,就是因为社会上的贪腐现象,已经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总是有人说,习近平总书记的主张,对公务员队伍太狠心了。我听到以后很生气,说这话的人怎么不觉得他们做得太过分了呢?这些贪官是30多年积累下来的,并非突然出现的。一开始只是偷偷摸摸跑官行贿,后来越来越公开了,不知不觉间走到现在这一步。腐败与我原先接受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教育,完全格格不入。这种风气持续蔓延延安精神就会渐渐消亡,而党最核心、最得民心的东西,也会逐渐消失。”

  正如张闻天之子张虹生先生向我提及胡木英时的赞赏那样,胡木英的组织能力很强,每年在八一电影制品厂的团拜会都有近千人参加,热情高涨。在2013年的春节团拜会上,会长胡木英就直言时弊地说:“我们迎来了蛇年,迎来了希望!为这希望,我们该做些什么?我想,我们不能沉湎在父辈的光环里 ,而要像父辈那样,为了人民的幸福,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坚定信念,不怕牺牲,百折不饶,努力奋斗。今天,我们党几乎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社会主义几乎到了被抛弃的关头,在人们失去了理想,只为钱拼命的时候,在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贪污腐败泛滥等等社会毒瘤现象到处可见的时候,我们能对这些无动于衷吗?能看着父辈流血牺牲打下的江山就这样和平演变的丢掉吗?不能!”

  胡木英向我笑言说:齐鲁晚报采访你的一段没有发出来,我觉得挺好。我认为,胡木英组织活动,一定是要上台讲话的,内容不外乎针砭当今社会的种种乱象,最终落脚肯定是发扬延安精神。

  比如,在笔者印象中的胡木英,对毛泽东推崇备至。“确实听过不少谣言说主席的著作很多都不是他写的,是他的秘书或者是别人写的,但是用了主席的名义。我觉得这种事情所以在现在能够这么广地流传开,而且还有人信,主要有这么一个历史背景:就是这些年对毛主席的评价发生了一些混乱。一些敌对势力,总想把你共产党的领袖摸黑、贬损。这样把领袖推倒了,那你共产党还有什么成绩可说?他们就从各个方面来说你们主席不行。”

  或许正是因为胡木英的草根身份,让她可以理直气壮地为延安精神鼓而呼,为工农底层人民的利益代言,从这个意义上说,她的讲话是有底气、有份量和有话语权的。

  然而,频繁的公开呐喊和表态,并没有让胡木英成为一个主流的声音。胡木英担任会长的延安儿女联谊会,有人也因为各种原因退出。同为延安儿女联谊会副会长的张亚南曾有这样的遭遇:一次大会上,他的一首政治言志诗——《一个共产党员的追求》,遭到一群年轻人的嘲笑;2013年春节,一次团拜会上,他为老一辈鼓与呼的讲话,被人形容为“神经病”。

  胡木英作为“红二代”某一群体的“精神领袖”,其表达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这和他们的成长经历、价值观念与教育影响是密不可分的,现实社会上的贪官污吏、政治腐败、社会浪费、奢靡、享乐、吃喝之风盛行,与他们的价值观念是格格不入的,他们竭力呼吁当今中国应该按照他们所倡导的社会导向和价值理念走,也就是延安精神。但是这种观念并不是主流,再加上没有主流的话语权,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胡乔木 红二代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