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雍正如何“啃硬骨头”

2014年03月21日16:34   新浪文化  微博 作者:陈事美  
雍正(资料图片)雍正(资料图片)

  我的前任是极品,必遭人吐槽,现代人如此,古代人亦然,即使皇帝也难脱俗。雍正皇帝即位后,前任极品老爹康熙留下的烂摊子并非和谐盛世,而是一个国库空虚、机构臃肿、腐败成风,流弊丛生的国家。话说康熙也是难得的有为之君,开疆拓土、平定叛乱,为大清帝国的昌盛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属于典型的开拓之君。然而,康熙晚期,老人政治问题突出,各种积弊重现,社会矛盾尖锐。基本来说,康熙一朝进步是进步了,但也是按表走的,转了一圈几乎又重回原点。作为守成之君,雍正改革的难度更加复杂,面对如此棘手的问题,雍正每日上朝的心情比上坟还沉重。

  尽管矛盾多多,但雍正也有自己的独特优势,即位时,正好是人到中年的45岁,思想性格成熟,行事稳健。雍正在养心殿自书鸡汤励志,“惟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由此可见,雍正“一人治天下”的高度集权思想已经形成,接下来就是铁腕改革,机构重组、财政改革、税赋改革、民族治理等等,一场敢于“啃硬骨头”的大仗正式拉开序幕。

  啃硬骨头之“治腐惩贪”

  吏治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雍正接手的大清家底只有800万两白银,相当于现在的16亿人民币。国库的空虚实乃被上下大小官员蛀虫掏空,雍正不仅要向钱看、向厚赚,还要惩治“老虎苍蝇”贪污犯。

  熟谙官场潜规则的雍正真正祭出了杀手锏。第一招便是派出中央巡视组,中央巡视组属雍正直接领导。巡视组人员皆为省部级,深得雍正信任,为官清廉且改革意识强烈。巡视组每查处一官,就地免职,从巡视组中挑选一人接任。雍正还有更狠的,贪官必须连坐,防止赃款转移,什么儿子外甥大侄子,一律不放过。

  雍正的另一招便是设立中央审计署,名曰“会考府”。独立的中央审计署,专门审查各部院与地方的钱粮奏销。以往部委吃拿卡要,地方行贿销窟窿,但在中央审计署这里全部玩不转。谁亏空的窟窿谁赔偿,严重者抄家杀头。户部亏空250万两,历任尚书、侍郎等全部被追讨。即使是雍正的十二弟同样不能免责,被逼得上大街变卖家产。人艰照样拆!

  啃硬骨头之“打击皇二代”

  康熙子嗣兴旺,共24子,不仅争夺皇位激烈,众多兄弟也是对新君威胁极大的利益集团。雍正面对这些“皇二代”集团没有留情面,一来是出于争夺皇位的报复,二来也是为了扫除障碍,以便顺利推行新政。雍正给他们的警告则是:结党讥讪朝政,是为不忠,干扰君主视听,是为妨碍政策执行。

  当初深受康熙喜爱的几个兄弟,都成了雍正严厉打击的对象。一代平叛大统帅、皇十四子胤禵本与雍正是一母所生,但亲弟弟照样被发配到清东陵看守皇陵,实行幽禁。三年后被革去王爵,降格为固山贝子,没过半年,再次革爵,进行更严厉的圈禁,被囚于景山,与坐大牢没区别。

  再说皇九子胤禟,本是一个博学多才、有情有义的人才,但也遭到雍正的严厉打击。革去黄带子、除宗籍,发配西宁,后下狱被不断以各种借口折磨,最终惨死狱中。皇二子允礽、皇三子允祉、皇八子允禩等无不被雍正削爵革职囚禁,最终都被整死,更有说被毒死。

  啃硬骨头之“财税改革”

  大清入关以后,高层权贵圈地严重,失地农民大量增加,长久沿袭的人丁税难以征收,致使各地钱粮亏空严重。如此一来,极大威胁大清帝国的统治。

  雍正决定实行“摊丁入亩”,即人丁税并入地亩,取消按人头纳税,而是按实际地亩数纳税。“摊丁入亩”的原则是,照田纳税,多地多纳,少地少缴。如此,地主就要多上税,失地农民可以不上税。可以说,这是缩小贫富差距的一个正确改革,将地主阶级的利益分给失地农民,保证了民心的向稳。

  针对各地方名目繁多的摊派,雍正推行新政“火耗归公”。地方在征收钱粮时,往往以损耗为名,擅自额外增加征收数额,无形中加大了百姓的负担。“火耗归公”实行后,将额外征收的各种损耗全部充公,成为法定税款。除地方正常开支外,其余作为“养廉银”用以提高各地公务员收入,算是高薪养廉。

  啃硬骨头之“强化皇权”

  不得不承认,雍正是一个擅于顶层设计的君主。即位之初,便加紧实行皇权集中制,首先扩大了都察院的权力,加大对地方官员的监察力度。同时,向各地陆续派出巡查御史,此特派员名为处理地方政事,实同样为监察地方官员。

  雍正对此还不满足,雍正七年(1729年)成立军机处,这纯粹是雍正的私人订制,以此辅助皇帝处理大小政务。但军机处并不设立正式编制,所谓的军机大臣全部为兼职,雍正对此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军机处只有三五人,直接向雍正汇报,军政大权独揽,后来逐渐成为全国政令的策源地与行政中心。无形中,雍正的军机处等于架空了内阁与六部,成为雍正贴身的秘书处。

  有了贴身的军机处,雍正还是不放心,又创立密奏制度,即部委、地方省市领导均可通过密折直接上奏皇上。密折让大小领导彻底没有了顾忌,有话就说,有情就奏,不用担心别人看到。密折开创了公开告密的先河,成为雍正强化皇权的重要象征。

  啃硬骨头之“铲除权臣”

  凡是对皇权产生威胁的,雍正都欲除之后快,尤其是功高盖主的封疆大吏、身边权臣。号称“年大将军”的年羹尧便是如此一人。年羹尧不到30岁即升任四川巡抚,后总揽西南、西北事务,平步青云,志得意满。雍正即位初,与年羹尧似知己般亲密,大小事同商量,二人就差抵足而眠了。年羹尧也因此而日渐骄横。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尧回京,各地大员竟然跪地迎接。雍正当时就震惊了,心想年羹尧你这么顽皮,你家里人知道吗?

  年羹尧的命运随后急转直下,由宠臣迅速成为罪臣,被立即抄家。年羹尧的马屁文人汪景祺竟然吹嘘年为“天下第一伟人”,更让雍正震怒,列92大罪状,直接赐死年羹尧。

  另一个著名的倒霉鬼则是吏部尚书隆科多,不仅在领导干部的遴选中擅作主张,还与年羹尧携手,垄断大清领导干部的选拔,这无疑是要架空雍正的节奏,雍正列隆科多41条罪状,逮捕下狱。

  啃硬骨头之“民族治理”

  一直以来,少数民族地区的治理都是老大难。少数地区实行土司自治,到雍正时,已经沿袭几百年。土司对内治理残暴、对外纷争不断,甚至与中央呈分庭抗礼之势。

  雍正四年(1726年),雍正授意云贵总督鄂尔泰进行土司改革,名曰“改土入流”,即改革土司世袭制度,由流官接任管理,流官即可以定期更换的干部。“改土入流”没有激进改革,而是逐步替换,顺势而为。诸如当地土司去世的,则改由流官接管。土司年纪较大,无法统治的,流官则赴任接替。所有改革地区,除享受内地基本政策外,同时还享受一定优惠,如税收较内地少。对于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土司,则武力干预。剿抚并用后,“改土入流”实施顺利,边疆叛乱的因素被彻底铲除。

  后记

  雍正面对的利益集团可谓空前庞大,他的新政分别动了地主、少数民族领导、地方官僚、权臣重臣、皇室权贵的各种奶酪,推行新政的阻力可想而知。然而这就是雍正,革弊创新的手段毒辣、雷厉风行、敢于大刀阔斧破除藩篱。

  纵观雍正一朝,短短13年,但政绩卓著。如雍正朝是封建反腐制度最完备的时期、雍正开创性地设立军机处、密奏制度,取消沿袭千年的人头税、数百年的土司制度,成为两千年来皇权最集中的君主。

  后人只知“康乾盛世”,为啥没提雍正的丰功伟绩呢?因为雍正告诉过后人,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雍正 康熙 硬骨头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