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门庆发迹看黑社会官商勾结

2014年03月21日16:25   新浪文化  微博 作者:陈事美  

  中国古典名著,众人耳熟能详。但谁能坐拥两个名著,成为两个名著中的著名人物?西门庆算一个。在《水浒传》与《金瓶梅》两大古典名著中,以淫乱为主要形象的西门庆都是焦点人物,可谓天下谁人不识西门庆。如果用今天的视角去解读北宋时期的西门庆,我们会发现,西门庆不仅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年富力强的国家干部,更是典型的一个黑社会老大,西门庆家族绝对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具有典型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

  为什么说西门庆是黑社会老大?因为西门庆虽是一个年轻的企业家,但他的财富积累充满着各种非法手段,诸如欺行霸市、谋财害命、非法侵占、非法经营、偷税漏税、贿赂官员、买官卖官、贪赃枉法、强占民女等行为,在企业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欺诈、掠夺与垄断横行。西门庆以清河首富之实,集财、权、势于一身,以此鱼肉乡里,无恶不作,实乃地方一霸。

  黑社会成型后,必定黑白两道通吃,西门庆也同样如此。在巨大利益的支撑下,西门庆逐渐向政治领域渗透,尤其擅走上层路线。西门庆以重金开道,通过不断伪装与掩护,结识贿赂当朝宰相,并认宰相为干爹,进而获得皇帝的接见。西门庆不仅成功打入国家领导干部队伍,还拥有了众多政治光环,而这样的人不是京师开封的大人物,也不是大宋富豪榜的首富,而仅仅是山东清河县里的一个土豪,你能相信吗?这就是黑社会老大西门庆的通天能量。这也正是黑社会寄生性的典型特点——寻求保护伞。西门庆既有市井地痞恶霸的一面,又有商人钻营奸诈的一面,同时还有官员官僚腐败的一面。他深知政商联盟的重要,通过对政府的利益输送,达到操控政府、指挥官员的目的。可以说,西门庆精心打造的黑金帝国,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官商勾结的庞大利益组织。

  话说西门庆到底做的啥生意?其实绝不只是生药铺子的单一经营,是个多元化的产业集团。笔者稍作统计,西门庆集团横跨医药、盐、古玩、绸缎、典当(当铺)、物流(长途贩运)、诉讼(帮人打官司)、金融(放高利贷)等多个产业。既有店铺经营,又有无店铺生意,还涉猎金融。西门庆董事长玩得很高端。

  应该说,家庭环境塑造本性。西门家族较殷实,如此环境便造就了西门庆潇洒大方、交际能力强的性格。家里与当地高官也颇多往来,由此,西门庆常替人说情办事,疏通关系,打通环节,为此挣了不少公关费。如有个乔老板找到西门庆,托西门庆帮助在监狱里捞人,将12个扬州盐商救出。事成,西门庆就赚得1000两银子(北宋一两银子约相当于现在的300元人民币,1000两银子约合30万元)。

  其实,西门庆还算不上真正的富二代,也就是个破落的财主,老爸西门达临死留下的家底也比较一般。西氏药业公司最初经营还比较顺利,但很快就有了竞争对手。自由执业医生蒋竹山创业,又是诊所又是药店,核心竞争优势是看病,如此便对西门庆构成了直接威胁。西门庆指使两个地痞流氓,一个草里蛇鲁华,一名过街鼠张胜,用伪造的欠条,以欠账为由到竞争对手那里捣乱,甚至闹到官府上打起官司。谁知,官府的夏提刑官早已被西门庆买通,蒋竹山挨了板子又赔钱,生意只得关张走人。西门庆集团的黑社会性质由此初露狰狞。

  极擅钻营的西门庆深知要发大财,一是必须要垄断,垄断才有暴利,二是必须要结交权贵,权贵才有高端资源。在这两点上,西门庆可以说是费尽心机,没少下功夫,当然,这类问题也是西门庆董事长才应该考虑的,也是西门庆才能够做到的。西门庆一心巴结权贵,每遇高官都是以重金、厚礼、女色相许。西门庆行贿的主要对象中,大小官吏就有知县、千户、提刑,守备、都监、团练,还有两淮巡盐史蔡一权、山东巡按宋乔年,还有御史,太尉、宰相蔡京。可以想象,能买通当朝宰相的地方企业家,山东的省、市、县三级政府根本不在话下,尤其是和当地公检法的关系绝非一般,黑社会尤其擅长此道。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收了贿赂的大小官吏也没少用实惠回报西门庆。如两淮巡盐史蔡一权主抓盐运,当时大宋贩盐都需凭票供应,名曰盐引。蔡一权特批给西门庆比其他盐商早一个月的盐引,使西门庆在一个月内就大赚2万两白银(600万元人民币)。山东巡抚宋乔年则从朝廷中给西门庆倒腾了一批价值2万两银子的珍贵古玩玉器,西门庆一倒手,又赚个盆满钵满。一出出官商勾结的大戏屡屡上演,西门庆资本剧增,实力暴涨。

  大土豪西门庆成为山东模范企业家、纳税大户后,野心迅速膨胀,自然不会满足于认识眼前几个地方官僚,他把目光瞄准了京城开封。此时,西门庆的亲家因政治斗争遭难,西门庆借此机会,充分发挥自己的社会活动能力,认识了蔡京蔡太师,西门庆的见面礼出手就是1000两银子(30万元人民币)。搭上蔡京后,西门庆隔三差五就往蔡府上跑,今天送字画,明天送玉器,后天送银票,让蔡京收礼都收到手软,最后干脆拜蔡京为干爹。不仅蔡京,还有其他朝廷重臣,逐渐都成了西门庆的相好。上层路线打通,西门庆如愿洗白,成功进入国家体制内,就职于山东提刑所理刑正千户,相当于公安局局长。大权在手,要啥啥有。

  进入官场的西门庆更是如鱼得水。一些朝廷御史到清河,都成为了西门庆的座上宾,一顿饭就是上千两银子。御史的到来,每次都会惊动东平府的几套领导班子,大小官吏也得屁颠屁颠的跟着往西门庆家跑。更要命的是,负责地方官员考核的御史在工作上甚至要征求西门庆的意见。西门庆逐渐成为地方大小官员巴结的对象,西门庆家成了“官帽”批发的集散中心,西门庆以前送礼跑官的钱逐渐开始回笼。西门庆又俨然成为了组织部长。

  权倾一时的西门庆还有更绝的生意,那就是放官吏债。官吏债,是新上任官员赴任时因所需费用不够时所拆借的费用,比如购买官服等。清河县毗邻运河码头,扼南北交通要道,往来官员众多,西门庆藉此高利贷便大发其财。赚钱是小事,交结官员,控制官员以谋取更大利益才是放长线钓大鱼。

  大黑似白的黑社会老大西门庆,由于身披朝廷权贵保护外衣,朝廷多次打黑,西门庆都成功躲过。纵横黑白两道、深谙官场潜规则的西门庆横行商界、政界,在钱权的不断交换中攫取着非法利益。天料不如人料,不可一世的西门庆最后竟然死在了清河县刑警大队长武松的刀下。《金瓶梅》的说法则是,在潘金莲的床上纵情而死。

  可以说,天下的黑社会都是一般黑,一千年前的黑社会老大西门庆发迹的各种钻营手段、运作手法千古永流传,后世的黑社会无疑都是西门庆的徒子徒孙,就叫他们“西门子”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西门庆 官商勾结 黑社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