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宪政:儒者与皇权共治天下(2)

2013年05月23日11:35   新浪历史   作者:秋风  

  新浪历史:晚清立宪派的主体,也包括开明的地方士绅,典型代表是张謇。这是从士人中分化出来的一个群体,相对于从事思想和学术工作的康梁,张謇这些人更多的是侧重实业。

  秋风:从实业开展到基层社会的自我治理,儒家向来如此。儒家的群体士人向来会分成两层:一层是史书《儒林传》中所写的那些人物,他们都是从事经学,从事学术传播工作。另一层是大量生活在社会的基层士绅,在基层社会这个小型共同体中,他们把民众组织起来来,生产公共品,分配公共品,我们把他们称之为士绅。从汉代以后,士绅就一直存在,汉、唐、宋、明一直存在,只不过到了晚清这样一个时期,他们以更为显著的方式存在,比如他们办了很多大型的工厂,但是其实这也是自有的传统,但是对于张謇他们来说,从事那些工作,没有任何心理上的障碍,他很自然地地去做了,很自然地就从一个企业家变成一个社会活动家。

  这些绅士在基层社会中发挥着作用,尤其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这些绅士他们借助于文化和思想系统,一个全国性的文化思想体系,而互通声气。这一点是我们理解传统中国政治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这些绅士是地方性的,但是他们的视野是全国性的,并且他们相互之间是有实质性的联系。所以,在晚清这样一个很特殊的时代,他们就很容易地发展成为了一个政治派系,也就是立宪派。他们的联系是靠什么联系在一起?是靠科举制给他提供的机会联系的,是靠儒家作为一个学术和观念共同体而联系的,这是一个力量。他们的政治理想,向来都是限制皇权,他们大多数都支持立宪。当然,也有一些人比较保守,哪怕是反对,也会支持地方自治,因为这就是儒家一个传统的政治诉求,因为他们自己就是自治的主体。我们看到晚清立宪派的两个主要的主张:一个是地方自治,一个是开议会。这两个诉求其实都有传统的渊源,传统的政治中,儒家士大夫始终以共同审议的方式来参与政治。他们在晚清的要求,不够是把这个原来固有的两种机制制度化了,所以我们会看到在晚清的新政和立宪过程中,开议会和地方自治推进的非常快。这些本来就是儒家士大夫所熟悉的作业方式,他们既没有观念上的障碍,也没有操作技巧上的障碍。

  新浪历史:晚清的留学生,也有不少主张立宪的,包括君主立宪派和革命党,革命党也讲立宪。

  秋风:这是一个主体,另外一个主体就是留学生,革命派其实大部分是留学生,包括孙先生自己也都是留学,当然主体其实还是是1905年以后,新政以后开始大规模派遣出国留学,主要还是这些留学生。应该说他们大部分都曾经接受过儒家的教育,在他们青少年的时代,他们可能在刚刚进入青年的时候出国留学,所以他们的观念是混杂的,这一点对于我们的理解后面的很多变化有用处。他们既有儒家的一面,又有现代的西化的这一面。

  新浪历史:可能他们的精神气质与英、德的宪制建国的意味就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秋风:其实他们身上的气质在传统的士人中也都是有的。因为中国传统的士人本身,就有两种类型的人物:一种类型在一般的正史中把他归入《儒林传》,还有一种把他归入《文苑传》还有就是文学气质比较浓厚的一个人,比如说我们看宋代的政治中就有两个党,一个是洛党,一个是蜀党。洛党的代表人物就是二程兄弟,他们就是属于非常典型的儒者,就是道学家,我们一般说他是道学家。蜀党的代表就是苏氏父子,文学对他们的影响比较大,他对儒家的正统的观念是持有一个批评态度的,包括他们做人的风格都不同,一个更拘谨一些,一个更潇洒一些,这个东西本身就会引发政治理念上的紧张甚至是冲突,后来革命党身上文苑气质其实比较浓一些,所以他们本身也是有传统的渊源的。这是一支力量,他们形成了革命力量。他们的政治主张也就比康、梁、张謇要激进很多,由此就引发了在现代史影响非常深远的改良派和革命派的争论,或者说是立宪派与共和派的争论。虽然他们有争论,但我始终认为其实他们的目标本身没有太大的分歧,都是立宪,这一点上是共通的。当然了他们之间的差别也是很大的,跟我们讨论的这个议题也高度相关,这背后涉及到一个政治的文化秩序问题。基本上革命派在首义之前,在共和建立之前,他们的文化立场都是比较激进的,也就是说他们不仅要改变这个政治制度,还要改变政治制度背后的文化基础。

  民初立宪:被忽视的北洋与清廷

  新浪历史:晚清最初开始的器物变革,也就是说洋务运动,但洋务运动在1895年甲午战争中彻底破产了。1898年有了维新变法,维新变法是器物变革失败之后的制度变革,但也失败了。于是有了之后的文化变革——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五四可以说是对儒家,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传统的社会治理秩序的一种反思。

  秋风:我更愿意说,他们的激进立场,是缘于他们没有深刻地理解君主制对于中国的政治秩序的重要意义。因为他们跟立宪派的核心区别就是他们要推翻满清皇帝,要建立一个共和国,但是实际上他们大概忽视了一点:爱新觉罗当皇帝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皇帝本身要不要存在,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为政治秩序是制度共同体,选择共和制还是选择帝制?有深刻的历史文化根基。政治秩序不可能完全靠暴力来维持,也不可能只靠理性来维系,它要靠一些文化因素、精神因素,大家对权威的共同信服来维持。

  新浪历史:有一种说法,如果清廷当时汉族皇权的话,辛亥革命会不会爆发还是一个问题,如果是说他是汉族皇权,很可能走向了君主立宪。您怎么看?

  秋风:当然这也是中国命运的不幸。满清皇权使得革命派忽略了,帝制本身对中国这样超大规模共同体的政治秩序的稳定作用。他们忽略了这一点,他们反满清,推翻皇帝,结果他不止说是推翻了满清皇帝,而是把皇帝推翻了,然后中国就没有皇帝了,没有皇帝之后这样一个超大规模的共同体,靠什么来作为政治象征,作为秩序的象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个问题迄今为止都没有解决。

  新浪历史:清朝的复合君主制,对于多民族的纽结、融合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共和之后,靠什么来纽结中国这个文明共同体,确实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秋风:没法解决,没有找到。我们构想了一个新的中心——人民。执政党作为人民的先锋队,以他作为一个政治秩序的中心,但是很显然,人民不能决断,先锋队也会丧失先锋性。那么,这个共同体以什么为中心来凝聚?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是1911年底到1912年初以后,中国的秩序开始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说皇帝没有了,而一个新的权威没有树立起来,那由此导致了一个无中心的政治结构,但是,很多中心的话,就不可能有秩序。这是一个最简单的社会原理。

  新浪历史:除上面您谈到的三股立宪力量之外,北洋集团本身也有立宪的色彩,当然,他们有些人或许是出于利益考虑。这点能详细谈谈吗?

  秋风:第四个立宪的力量。就是北洋集团,北洋集团实际也是在现代转型中很容易出现的一种力量。在其他国家的现代转型之际,我们也能看到,一个现代的军事集团会变成非常重要的政治力量,这跟现代转型的特征有关系。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后发国家,他的现代转型的动力因,通常跟内外的压力有关系,那么要应对内外的压力就必须要建立现代的军事力量,它很自然地在政治结构中取得了很的高政治地位。比如说在土耳、日本、俄罗斯,其实都出现过,甚至包括现代以来的印尼、东南亚、韩国都出现过这种军事政治集团。军队在现代转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北洋也是这么因缘际会而形成的,所以,这样一个军事性的政治力量的形成,并不意外。只不过北洋集团的品质不怎么好,现在有很多人对袁世凯赞许有加,但实际上,我们去看当时的人对袁的评价并不高。我们去看现代中国史上几个强人,从曾文正到李文忠然后到袁项城,每况愈下。当然,曾文正几乎是一个完人,等到李文忠就差一点了,到袁项城基本上就是唯利的人。

  新浪历史:北洋集团基本上是一个惰性军政集团,在政局的走势中,它的立场可以随着自身利益的变化而随时调整。

  秋风: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觉得值得深入地去研究。这与满清部族政权的性质有关系。刚才我们讲到了曾文正他从根本上改变了政治结构,但是满清皇室始终对汉人掌握兵权是持有严重戒心的,因为它很清楚,它的统治基本上就是靠暴力,所以虽然建立了现代的军事力量,但是在这方面步子迈得慢,或者说它并没有从一开始就致力于建立一支比较现代的军队。满清政府在军事上的一些领导人,都是属于相对守旧的人。总之,中国现代转型出现问题的根源,在于掌控政治的那群人,他们在理念上比较滞后于那个时代。尤其是他们缺乏道德理想的情怀,像后来印尼的苏加诺,甚至包括现在的查韦斯,他们都是很有道德理想的。但是这种东西我们在袁项城的身上完全看不到,后来北洋这支力量变成现代转型的一种负面力量,一点也不奇怪,没有德性的政治。但这也算是第四个立宪的力量,推动政治转型的力量。第五个立宪力量当然就是皇室,其实我觉得高全喜教授那本书是还是比较重要的,就是《立宪时刻》,而且是颇有新意的。

  新浪历史:高全喜教授从政治宪法学的角度解读《清帝逊位诏书》,我觉得里面可能有一个问题被忽视了,《清帝逊位诏书》它能不能作为一个宪法文本?现在国家的构建,它的合法性是来源于人民,也就是说政权的合法性是自下而上的,不是自上而下的。如果把中国民国作为现在国家的话,《清帝逊位诏书》其实是没有宪法意义的,因为国家主权的构成基础是人民。

  秋风:我觉得《清帝逊位诏书》肯定是一个宪法。毫无疑问,人民当然是宪法的渊源。不光是现代国家,古代中国合法性来源也是人民,只不过是古今对于人民的理解上会有一个差异。古代在理解人民的时候,通常是关联于天的,而现代理解人民就没有这样一层超验的纬度了。但是当人民在建立一个新的政体的时候,他们必须要对原来的统治者作出一个妥善的安排。法国会通过杀死路易十六的方式来建立自己的新政,开始一个新时代,但中国有一她自身的政治传统,这个传统就是存二王之后。传统汤武革命范式,向来不以杀死前统治者作为它的新政象征。而相反,革命的同时试图保持连续性。所以他会存先王之后,它会保持这个皇室,我们看到的中国历史上的朝代变更都是这样的。所以辛亥革命或者说中国共和革命的模式,我们要参照中国的历史来理解它,而且我们也看到了晚清的新政,在这个立宪的运动中,皇室也确实发挥了很多积极的作用,我觉得这一点也不容否认。所以我老说这个共和,是多种力量参与建立的,很自然地,共和国也应该优待皇室。

  (受访人:秋风,采访人:周绍纲,本文根据采访录音整理,未经秋风审订) 

    专访秋风:1913年社会治理秩序的崩溃(二)

    专访秋风:1913年社会治理秩序的崩溃(三)

上一页12下一页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立宪 曾国藩 秩序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