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刊:袁世凯兵力专制之大成功

2013年03月13日17:52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戴季陶近照戴季陶

  作者简介:戴季陶(1891年1月6日-1949年2月11日),原名良弼,字选堂,号天仇,后改名传贤、字季陶。籍贯浙江吴兴,生于四川广汉。中国政治家、中国国民党元老之一,也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最早的研究者之一。

  编者按:戴季陶此文,针对1912年南北政权交替之后的政治状况。戴对民初现状,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并认为,“袁氏而欲皇帝,竟作之可矣”。

  袁世凯之心迹及其手段,昨已论之详矣。周学熙、朱启钤二人之历史,亦已大略述之矣。论文既发之后,而北京来电,果然,袁世凯竟以兵力威迫通过此次提出之阁员矣!虽然,何以竟通过之哉?

  昨日之专电云:

  当未开议之先,议员对于财政总长周学熙,以有盗卖北京自来水公司及狮子山劣迹;交通总长朱启钤,任津浦铁路职务时声明平常,故多不表同意。后共和党之参议员忽谓,军界、警界今日已有干涉预备,若不通过,难免不以武力判断,驱逐参议员。

  又一电云:

  参议院质问军警干涉政治事,袁不答。

  吾国民注意唐内阁之倒,既为袁世凯逼之使倒;此次之内阁,又为袁世凯逼之使成。则今日之中国,虽名为共和,有立法机关之参议院,有执政机关之国务院,有全国国民公共遵行之约法,而实则,运用之能力、手腕,合集之于袁世凯一人。岂特陆征祥—人为袁世凯之掌上物哉!国务员也,参议员也,皆袁世凯之掌上物也!全国国民,皆袁氏室中之陈设、园中之花草也。嗟乎!时局至此,而犹曰共和,犹曰有参议院也,吾虽至愚,亦决不忍至出此!虽然,参议院者,国民之代表也,所代表者,国民之公意也。如在议员之良心上,以为国民之公意应如是,则军警之威逼何为也者?而竟畏之至是,是何为哉!要之,袁氏之手段,昨日之文既已推论之曰:“参议院若畏势而通过也,则袁氏之私人尽据要津,苟不通过也,则可以兵力实行解散。”袁氏之心迹,路人皆见者也。参议院为民意之代表,彼袁氏之手腕、心迹既如是矣,宁可为国民宣誓曰:“不自由,毋宁死!”袁氏而欲皇帝,竟作之可矣,何必更利用此参议院也!苟袁氏而真以兵力压制解散参议院,杀参议员,则参议员之死,为遵崇约法而死,为代表民意而死,死亦荣也。更何必瑟缩畏惧,忍以代表民意之机关,而曲服袁世凯之私意。使袁世凯虽任用私人,实行专制,而犹可诿曰:“是参议院所通过者也,是代表民意之机关认可者也。”嗟乎!吾民愤极矣,参议院苦极矣,国务员任意极矣!是何必有参议院也,是又何必有国务员也,且更何必有约法也!袁世凯将来若更以兵力胁参议院,使上皇帝劝进表,然则,参议院亦将畏威力而草改元诏耶?呜呼,共和休矣!

  军警之干涉也,谁使之?袁世凯使之也,亦共和党使之也。何以知其然哉?吾就两电而揣其实,一则曰:“参议院质问军警干涉政事,袁不答。”再则曰:“共和党议员忽谓,军界、警界今日已有干涉预备,若不通过,难免不以武力判断,驱逐参议员。”由前之说,则袁世凯使之,故置不问也。由后之说,则共和党既在院外串通军警,更在院内以军警威吓,议员狼狈为奸,罪何可逭。夫如是也,更何必有参议院;亦更何必有约法也。呜呼,共和真休矣!

  录自《天仇文集》乙篇   据《民权报》一九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校

(责编:李倩)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