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期榜说:战争、文化与记忆

2013年10月30日07:52  新浪历史  
刘洪强刘洪强

  榜说:刘洪强(书评人)

  中国是传统的陆权大国,历史上的主要威胁来自于北方的少数民族,但从明朝的倭患,再到鸦片战争以来挟起船坚炮利而来的西方殖民者,以及迄今在军事上所面临的美、日岛链封锁,无不警示着国人海防的重要性。所以在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就提出:“我们一定要建设一支海军,这支海军要能保卫我们的海防,有效地防御帝国主义的可能的侵略。”故而渡江战役前夕,他便抽调华东野战军力量于1949年4月23日成立华东军区海军,而当时担任司令员兼政委便是张爱萍上将。新中国成立后,张爱萍又指挥了我军历史上首次海陆空三军联合渡海登陆作战,一举攻克了一江山岛,解放了浙东沿海全部岛屿,这场战役在我军战史乃至世界战争史上都具有重要意义。后来张爱萍又长期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建设重要领导职务,参与组织实施了“两弹一星”研制试验,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本《从战争中走来》为我们形象的勾勒出这个邓小平评价为 “惹不起的人”传奇形象。书中所穿插着的作者的叙述,也反映出老一辈革命者与处于商品大潮中的下一代人对于当时一些热点问题,乃至对于政治的不同理解和看法,刻画出老一代革命家群体深谋远虑、以及对于原则的执着和对商品经济下“异化”的批判。该书不仅还原了一些历史的细节,丰富了相关的历史叙事,而且也通过重新唤起对于革命、英雄和传奇记忆,为我们在这样一个市场化年代之中重新思考革命提供了一个契机。

  当前社会上民国热方兴未艾,“民国范儿”也成为不少人向往和追逐的对象,胡适自然是这个“民国学”谱系中的重要人物。胡适在近代文化史上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他一度接起梁任公大旗,成为舆论界骄子,自由主义“道统”中筚路蓝缕的开山者。但若单从学术史上来审视,他又颇具争议,他的学术路径既不同于老一辈学者章太炎、梁启超、严复和京师大学堂的那些老讲师们,也不同于时下同样流行陈寅恪、梁漱溟、冯友兰等“民国中人”,甚至也不同于弟子辈的傅斯年、顾颉刚。早在胡适初出茅庐之时,被胡适攘夺了教习北京大学老前辈陈汉章也对胡适颇不以为然,批评胡适“不通”,而钱穆则直接在晚年回忆录《师友杂忆》中对胡适的“学霸”作风给予非议。“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固然是一种理想,然而“三代”不能不降而为“春秋无义战”,春秋不能不沦而为战国“争城以战,杀人盈野”一样,胡适的异军突起也代表了、反映了一个时代学术风气和范式的转型,《舍我其谁:胡适》通过追述胡适在1917-1927这十年中异军突起、追逐文化霸权的过程,还原出一个血肉丰满的“多面胡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民国的开端似乎令人泄气,即使章太炎等革命元勋也批判民国缺乏“开国气象”。自魏源、严复以来,寻求富强一直是近代国人的 梦想,这个“中国梦”实现呼唤一个“主权者”强有力领导下的强大的中央政府,袁世凯是清末以来第一个实力接近于担当这个“主权者”的人。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只有理解袁世凯时代的历史,才能够更好的理解袁世凯之后的中国历史。陈志让的《袁世凯传》资料翔实、叙事严谨,全面回顾了袁世凯从朝鲜监国、小站练兵、督抚直鲁到进入民国后的人生历程,为我们重新评价袁世凯提供了一个值得深思的视角。《大国作手》则通过40多张面孔反映出晚清变局的诸多侧面。

  中西古今对于战争看法可谓千差万别,当孟子在谴责“善战者服上刑”时,西方的黑格尔却在耶拿战役中拿破仑身上看到了“马背上的世界精神”。文明的历程似乎总是与战争有着千丝万缕的勾连。本期上榜多本图书也涉及战争这个永恒的主题。《我的河山:会战》以丰富而详实的图片资料展现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艰苦历程。《颤抖的镜头:卡帕传》则带着镜头引导我们去体验了一把真实的战争。《台湾老兵口述历史》通过一批台湾老兵的口述历史,凸显了革命和战争时代中小人物的沉浮悲歌。而《从西点军校到鸭绿江》则为在一场“被遗忘的战争”的一群“被遗忘的士兵”立传,提供了另一番关于朝鲜战争的叙述。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剑桥:大学与小镇800年》和《叛逆者》分别勾勒和叙述了一个大学的历史和西方社会的一个侧面,也有助于我们审视和思考当下的社会。

(责编:董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