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发财聊新书:历史满足我的窥视欲

2014年06月24日09:51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作家张发财作家张发财

  近日,历史作家张发财携新书《历史就这七八样》做客新浪,与网友分享这本书的创作过程及自己的一些故事。

  点击进入视频:张发财聊新书:历史满足我的窥视欲

  主持人王莹: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您所收看的是新浪视频,我是主持人王莹。今天非常荣幸请到的是著名的作家张发财老师,欢迎您,张老师。张老师出了本新书《历史就这七八样》,首先得祝贺一下张老师。

  张发财:谢谢。

  主持人王莹:刚刚开了新书的沙龙,告诉大家我出了本新书是吗?

  张发财:对。

  主持人王莹:这本书写了多久?

  张发财:写了4年。

  主持人王莹:这么久。需要这么长时间?

  张发财:这是一点点积攒起来的。

  主持人王莹:算是积累起来的一本书?

  张发财:对。

  主持人王莹:《历史就这七八样》,能不能告诉我们您觉得历史有哪七八样?

  张发财:7+8=15,一五一十把历史写出来。

  主持人王莹:您到底怎么看历史,看您的书有大量的历史资料,很多像玩一样,就变成了行云流水的文章了,而且是调侃的感觉?

  张发财:我对历史没有什么敬畏,说众神平等,古人也是平等的,又不是我家的,我们是平等的,平等的话,视觉不同,所派生出来的想法和我的叙述的话就跟别人不一样,我是用平等,所以我自己调侃。

  主持人王莹:就是您个人的想法,还是确实有一些问题被您给发现了呢?

  张发财:也不是我个人的想法和问题发现。最初我就是用平视的角度,就像看你,看他一样,本来历史上记载的,这些事情在历史上也是这么个记载的,我并没有创造历史和发明历史,我只是发现而已。

  主持人王莹:您怎么一写出来,那么不一样了,好多人说看了您的书,笑不停,或者说看了一段觉得特别有意思,过了一段又发笑不止?

  张发财:历史给人感觉很枯燥,其实并不枯燥,历史有很多发现和发生,只不过提炼出来,我用我自己的语言把它表述出来。因为我可能有一点小小的抑郁症,现在好了一点,因为我性格的原因,抑郁的原因需要用稍稍刺激一点的,来达到平衡。

  主持人王莹:让自己放松一点?

  张发财:对。

  主持人王莹:别人看您的书的感觉,发笑,有些事写的特有意思,您创作过程当中是什么样的状态?

  张发财:你是说写的过程?

  主持人王莹:对。

  张发财:首先我找到一个我感兴趣的话题,收集资料,整理好了之后,跟做菜很像,调配好食材,再用我的锅加工出来,查资料比较多,一篇字出来大概要看10万个字左右。

  主持人王莹:怎么想到的故事?

  张发财:突发奇想的。比如说那一段时间,我无意中看到电视里面说打狗棒,这个东西就写一下了。

  主持人王莹:也是要查大量的素材,拼在一起?

  张发财:我要还原它。

  主持人王莹:历史多事多严肃、认真,怎么到你这么?

  张发财:你觉得是严肃认真吗?

  主持人王莹:可是我们很多人读历史的时候,要借古思今,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张发财:你觉得有启示吗?历史什么都没有给你,连制度都没有给你。从前发生的事情现在还在继续。对不对?世界本来就很荒诞,人本来就是荒诞的,世界又荒诞,以人为基础单位构建出来的事、情、人、物当然也是荒诞的,我的角度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王莹:您是想通过这本书传达给大家的是一种信息,还是您的思想?

  张发财:我不是想传达我的思想,我只是觉得这个事很有趣,写出来,如果你感兴趣看一看,高兴一下就行。

  主持人王莹:这么简单?

  张发财:就这么简单,创作的思维就这么简单,最初的初衷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王莹:听说也是要创作脱口秀?

  张发财:是。

  主持人王莹:风格呢?

  张发财:也是这样。我如果说做脱口秀,能在15分钟里面笑4、5次。够意思吧。

  主持人王莹:够意思,现代人就想放轻松。一般什么人喜欢你的书?

  张发财:其实就是卖给你们这样的人。

  主持人王莹:我拿回家还没看呢,就被我先生抢走了。觉得很有意思。一般我拿回去的书,他可能不会感兴趣,但是这个他一直看,直到我说我要准备了,他才还给我。

  张发财:笑没笑?

  主持人王莹:笑了。他很喜欢段子。

  张发财:我这里面也可以当段子看,不感兴趣的话,看我怎么换说八道,我胡说八道是天才。

  主持人王莹:怎么练的?

  张发财: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王莹:你写的是历史的东西,和真做历史研究的学者有冲突的话,没人找你吗?

  张发财:没有冲突,我们的资料来源是一样的,都是正史。

  主持人王莹:他看到你用这样的方式说历史,你觉得?

  张发财:如果真正做学问的人不会跟我一般见识,这也算是一种角度吧。而且历史是你的,是我的,是大家的,是全人类的,人类的遗产,难道历史的解释权单单在你这儿,我就没权力解释。你这么看待历史,我这么看待历史,我就这么个态度,我资料没问题,态度就更加没问题了。

  主持人王莹:我还是想挑战你一下,你大概多长时间就能把人逗笑,来一段?

  张发财:不行,我必须得做准备,不是即兴型的发挥。你看网上的段子都是绞尽脑汁在锤炼,像相声也是这样。

  主持人王莹:作为一个小的多个的短文组合在一起,有难度吗?

  张发财:我喜欢的事情不是难。

  主持人王莹:您专业不是历史,您是做平面设计的,不觉得您穿越吗?

  张发财:我不穿越,我写这个东西的思路和设计是一样的,只不过每次要写这个东西,把资料熟悉了之后,我要出现画面,只不过是把头脑里面的画面用文字写出来,就这么简单。

  主持人王莹:也算是设计作品了是吗?

  张发财:算是设计作品,设计是变成图象,我是变成文字。

  主持人王莹:在生活中占多大时间的比例,本职的工作?

  张发财:我做完设计就写作,我是分段的,有一段时间做设计,再有一段时间写作,两个之间不冲突。

  主持人王莹:您会怕争议吗?

  张发财:我不怕,你爱说说,我假装没听见。

  主持人王莹:是对你一点影响没有,还是你装听不见?

  张发财:说不好,我假装没看见。

  主持人王莹:还是会看的,包括微博网友的留言?

  张发财:我看,微博上我看的。

  主持人王莹:我看微博上有小段子,以后会出书吗?

  张发财:微博上写的已经出书了。前一本就是。

  主持人王莹:《大家都很2》,《一个都不正经》是这个风格的延续,算吗?

  张发财:算。

  主持人王莹:想过创作一个长篇吗?

  张发财:想过,没时间。

  主持人王莹:想写什么?

  张发财:我想写文斗的事,那个时期,很敏感。现在虽然说已经否定,但实际还是不能碰的。

  主持人王莹:写这些不能碰的事的时候,是不是挺痛苦的?

  张发财:也不痛苦,网上可以,出版不可以。一般写完自己在家里玩,等到以后再拿出来。

  主持人王莹:即使不出版,写写也没关系。

  张发财:这本书是属于无意中就出现。我是觉得看书是一个很快乐的事,必须不停看书,时间才丰满一点,日子过的丰满一点,我做一些读书笔记,其实这个是读书笔记的合集。

  主持人王莹:看历史书还是所有的?

  张发财:我主要看小说和历史。

  主持人王莹:还是偏爱历史?

  张发财:小说看的也多一点。

  主持人王莹:如果你不对历史的资料有大量的占有,不会有一篇一篇看似很调侃轻松的文章。里面有跟多果实,我印象比较深的是金缕玉衣。原来是这样做的。

  张发财:那个东西查资料查的特别多。我看了三篇文章,不是专门写怎么做金缕玉衣的,是做玉器加工的,很枯燥的论文。我能看得进去。

  主持人王莹:喜欢吗?

  张发财:喜欢。

  主持人王莹:为什么喜欢历史,历史涉猎的很多,文化、生活。

  张发财:可能满足了我一种窥视欲。

  主持人王莹:就是好奇心驱使的?

  张发财:对。

  主持人王莹:还有一个写墓葬的,挺有考古的气息。过去看电视剧里面弄一个剑,你说根本不好使,早就烂掉了,还有人陪葬的,在我们轻松的同时,原来是这么回事。

  张发财:那多么轻松,你吃饭的时候又可以谈的东西。一本书可以承载这些,我觉得自己就很伟大了。

  主持人王莹:历史教科书还得背,可能一遍还背不下来。

  张发财:历史教科书就是胡说八道。起码我小时候看就是胡说八道,太平天国和义和团不就胡说八道?

  主持人王莹:这些写完自己会翻翻吗?

  张发财:我记忆力不好。就是因为记忆力不好,才做读书笔记,才写下来。

  主持人王莹:这个多矛盾,看了这么多历史史料,只能笔头记了是吗?

  张发财:是。看的时候,我觉得挺新鲜。

  主持人王莹:说历史七八样事,我还一样一样数呢,这本书还有一点好处,和现代的情况还挺接轨,说到小三,直接把过去的内容融合到现在的内容,是不是这本书的特点呢?

  张发财:语言是比较现代一点的,有个词叫互联网思维,什么意思,我至今不知道。

  主持人王莹:要有网络的新词汇,互联网的思维,还是要短小精悍,我觉得是。而且你要直白,不能太绕。

  张发财:这就是互联网思维的一本书。

  主持人王莹:我看着挺有亲和力的,难道不是吗?

  张发财:我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思维,我看很多人都在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互联网从业人员。

  主持人王莹:我理解的不一定准确,但是我理解的是这样的。这里面有很多新的东西。

  张发财:对阅读起到一些帮助作用,有连接感和沟通感。

  主持人王莹:虽然意思是一样的,用网络语言和大家拉近了距离,可能更时髦一些。

  张发财:也许吧。这个东西是我觉得需要就这么些。

  主持人王莹:你的朋友怎么评价?

  张发财:拍马屁呗,还能怎么说。

  主持人王莹:受用吗?

  张发财:他们拍马屁没用。我刚刚才看到这本书,我比你拿到的还晚。

  主持人王莹:我是周五。

  张发财:成品书我比你还晚。

  主持人王莹:前两本怎么样?

  张发财:卖的挺好。

  主持人王莹:我觉得不好不会有第三本。

  张发财:出版社的如果不好,才不搭理你。

  主持人王莹:追你稿?

  张发财:这本书因为封面一直做不出来,就推迟了一段时间。

  主持人王莹:你本来做设计的,做这个不是小菜一碟。

  张发财:我做不了自己的东西,自己做自己的东西会起鸡皮。这个是我弟做的。

  主持人王莹:满意吗?

  张发财:这个我挺满意,编辑替我挑毛病,最初做的时候,我觉得有一个封面就行,不是那么苛刻,后来说还是需要有一个画面,我想直接一个单颜色的东西把这个字放上去就行,字是我爸写的。

  主持人王莹:这一家子都出来帮忙了。挺有纪念性的。若干年后拿出来,封面是弟弟画的,字是爸爸写的,内容是我写的。你们家都特喜欢和支持你做这么件事?

  张发财:我们家人不管我,愿意干吗干吗。

  主持人王莹:他们看你的书吗?会给你提意见吗?说你怎么这么写?

  张发财:不会,他们写不出来

  主持人王莹:您这样做填补了家庭的空白。您觉得是一种个性吗?

  张发财:不算是个性,是我自己的性格,算吧。

  主持人王莹:您自己都说是性格了。老婆都说了,听说你的生活作息是颠倒的。

  张发财:她也颠倒。

  主持人王莹:你追随老婆去了南宁,这么多年感情特别好,怎么做到的,分享一下爱情经验?

  张发财:私人事别说了行不行。

  主持人王莹:这里面不都是私人事吗,把历史的私人事都调侃差不多了。

  张发财:别说了。

  主持人王莹:透露一点。

  张发财:毕业了之后就过去了,就一起就做设计,然后就结婚了。然后就生孩子。就这么简单。

  主持人王莹:兴趣相投。

  张发财:对。她不管我的事。

  主持人王莹:再说说您要做节目这个事,什么时候能成行?

  张发财:27、28号录样片。

  主持人王莹:这个事已经落实的事了?

  张发财:对,本子、团队简单搭建起来了,摄影、摄像都有了,本子也有了,准备录制了。

  主持人王莹:语言风格就是书里面的风格吗?

  张发财:差不多。我也只会这么说,而且我想说的太严肃、个性。

  主持人王莹:真是自媒体时代,越容易越容易出来。

  张发财:我就胡说八道。

  主持人王莹:是打算周播、日播?

  张发财:周播,日播压力太大。

  主持人王莹:这是第一次触电吧?

  张发财:不算第一次,我在湖南台跟汪涵做了两年节目,不算第一次触电。

  主持人王莹:算是独立做一档节目。内容大致呢?

  张发财:大致是历史的东西和时事,不会讲敏感的东西。前一段时事文章,讲讲古代妇女小三的待遇,前一段时间邪教,我讲讲古代的邪教,不做时事评论。球的话会讲一下古代的足球的事。

  主持人王莹:时长多久?

  张发财:也就是10多分钟,互联网极限。

  主持人王莹:您就是走这个平台?

  张发财:就是走这个。

  主持人王莹:做网络视频千万别长,长了没人看。

  张发财:12分钟。

  主持人王莹:10分钟左右挺好的。

  张发财:压力不算太大。

  主持人王莹:可以慢慢来,没有必要一上来说半小时。

  张发财:我又不是高晓松。

  主持人王莹:很多人说真的不会做一个高晓松的节目。

  张发财:我是两个人的,高晓松是一个人胡说八道,我是两个人。

  主持人王莹:以后还会写?

  张发财:当然有。做互联网节目是兴趣点,写字是我喜欢做的事。设计也在做挺忙的。

  主持人王莹:我觉得你忙不过来,一天也就几个小时睡眠吧?

  张发财:睡眠时间还行,质量不行,一闭眼就是梦。

  主持人王莹:写的这些东西会不会进入梦境。

  张发财:很少,我的梦很无聊的,那就是很累的。

  主持人王莹:要保证休息,才能有好节目,好书。

  张发财:睡的时间够,但是没用,一闭眼就是梦。

  主持人王莹:可以锻炼身体,这个也可以写。查一些资料。

  张发财:不行,我不管多累,跑步也好,或者是几个城市来回飞,怎么不累,闭上眼睛还做梦。

  主持人王莹:一般这样的人比较累,可以做的事情比较多,会累自己。下次可以把梦写一写。

  张发财:有很多有意思的梦,基数太大了,肯定有意思的。

  主持人王莹:出书频率大概多久?

  张发财:两年一本,我想保持在一年一本,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每隔两年一本,10年第一本,到现在14年,下一本书15、16年左右出。

  主持人王莹:您会评价自己的书吗?哪觉得写的挺满意的,哪些还需要润色?

  张发财:我不好意思看。

  主持人王莹:写完就放那儿了,让编辑改?真的?

  张发财:这次我拿到书之后,简单翻看了一篇,我就看不下去了。我一看能想起来当时写的,我看完自己写的书和我做的东西,我都看不下去,让我做设计,我做不了自己的东西。这种状态就是不行,很别扭的感觉。

  主持人王莹:成了就成了,就是一个作品了,就跟我没关了。

  张发财:练书法有一句话,写字不描。

  主持人王莹:我估计你录节目也是一样,录完就拉倒。

  张发财:我听不了自己的声音,你认为自己的声音和听到的声音,我最讨厌听我自己的声音,一听就起鸡皮。我要改善自己,我要了解一下自己,喝醉之后才咬牙看。

  主持人王莹:恐己证。

  张发财:孔乙己。

  主持人王莹:您再给我们推荐一下吧?

  张发财:这本书我绝对能保证,笑点在哪个方面,绝对保证您笑20次,35块钱。

  主持人王莹:挺贵的。

  张发财:不算贵。你买不了房,也买不了车,也到不了新加坡,只能给你家孩子买个不冒烟的小汽车,买上一本送父母,养育之恩补一补,送完父母再送一本给丈母娘,看着比女婿强。

  主持人王莹:一段一段的?

  张发财:这个是东北在街上卖小刀的。我学他们的。

  主持人王莹:您希望网友看完您的书,就是笑一笑,轻松一下?

  张发财:轻松一下。里面有很多我谈的东西,就是你们曾经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我给你解释一下,解惑,让你高兴一下。35块钱还能怎么样。

  主持人王莹:资料那么多,可以写的东西应该很多,为什么最后凝结出来是这些?

  张发财:我是话唠,里面有很多删剪下来又补了,比专栏丰满一些。

  主持人王莹:我们希望借助新浪的平台,让很多人看到张老师出的《历史就这七八样》。谢谢您。张老师。也希望张老师这本书继续大卖,像前两本书一样得到很多网友喜爱和支持,谢谢张老师,谢谢各位网友的收看,再见。

(责编:马磊)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