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排版为何“横行”霸道

2014年08月22日15:14   新浪文化  微博 作者:陈事美  
竖排线装书竖排线装书

  

  话说地球人都知道,外国人学中文很艰难。有外国朋友就抱怨说,翻翻中文的报纸、书籍就会蒙圈了。中文有简体字、还有繁体字,有竖排、还有横排,有从左往右排、还有从右往左排。有时候,同一张报纸上,还会出现各种混排的现象,既有横排、也有竖排。其实,要笔者来说,这一纵一横的奥妙不是老外们能体会的,在老外眼里可能是横七竖八,但这充分说明我们中华文化纵横天下的魅力。更重要的是,这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之余,还能治疗颈椎病。老外也是矫情,煎饼摊圆了能吃,摊方了就不知道咋吃了。

  说归说,不过咱中国人还是要对文字排版的演变要有些了解。我们都知道古人写字是竖着写,是从右往左排序,古代的书籍也是从右往左的竖排版,但好像很少有人去研究这个现象。有人说,这种习惯的起源是根据竹简刻字而来,细条状的竹简拿在手里,呈竖向,左手执简,右手刻字,长久便养成了文字竖排的书写习惯。这种说法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有考古专家发现,早于竹简的很多文字也是竖排,用竹简的起源便无法解释。

  至于文字的行列为何从右往左排序,这个更无法说清。古人穿着都是宽袍大袖,写字时需要左手揽着右手的袖子,毛笔蘸墨,悬腕书写。这样既不会弄脏了袖子,也不会弄花了字迹。有人说左为上、左为大,在皇权至上的时代,不能从左往右。这种说法很搞笑,如果是这样,那从右往左岂不是犯上的表现嘛,而且是步步紧逼。

  是否古代的外国文字能给出参考呢?似乎也不能。有专家研究发现,希伯来文一直是从右往左书写。专家给出的说法是,古代人将希伯来文刻到石头上,通常会用左手执铁钎,右手拿铁锤。笔者幻想了一下此情景,感觉也说不通。因为左手铁钎,右手铁锤,人的姿势必然是向右侧倾斜,如此一来,显然更适合从左往右刻字,最起码不会遮挡视线。

  好在习惯成自然,看似不正常的从右往左竖排一样横行霸道存在几千年。直到近代,这一习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冲击的不是别人,正是西方势力。国门打开后,中国人惊讶发现,英文是从左往右横排书写,更要命的是,英文中的很多人名、地名,现代科学中的名词与公式都像蜈蚣一样,好长好长。如果放到中文的竖排文章里,感觉就会很别扭。中西文化的碰撞让中外知识分子们互相挪揄。外国人说,你看我们文字横排书写,脑袋左右摆动,我们敢于摇头说“NO”,你们中国文字竖排书写,上下点头,只会唯唯诺诺说“YES”,是极权压制下的奴性体现。中国人不以为然,说我们这是习惯肯定别人,是赞美别人的一种体现。再者,我们也有横排啊,比如对联的横批。话虽如此,但有些人还是没有底气,鲁迅同学就对此横眉竖目,甚至发出了“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呐喊。原来鲁迅也很不靠谱!

  五四运动唤醒新思潮。1915年1月,新创刊的《科学》杂志第一个吃螃蟹,采用从左往右的横排方式。创刊词这样说的,“本杂志印法,旁行上左,并用西文句读点之,以便插写算术及物理化学诸程序,非故生好奇,读者谅之”。这意思就是说,我们要与国际接轨,不是故意得瑟。与此同时,力主白话文,甚至主张废除汉字的钱玄同也向陈独秀大发牢骚,说文字竖排不符合眼睛的生理设计。陈独秀对此也非常赞同。一些追新潮的杂志纷纷改向横排版,也有的杂志横排一部分,竖排一部分。民国期间的杂志排版,横排竖排混合,一片横倒竖卧。

  钱玄同的意思是,人的眼睛是横着长的,所以横排更适合阅读。后来郭沫若也持同样的看法,不仅如此,他还精确计算出了角度。1952年,郭沫若在文字改革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说,人的横向视野是250度角,远大于竖向视野120度角。到底是横向阅读快,还是竖向阅读块呢?有好事者做了科学实验。1925年,心理学家沈有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了眼动阅读实验,发现竖向阅读的视觉广度大于横向阅读。也就是说,竖向阅读比横向阅读快。实验结果让很多崇尚文字横排的小伙伴彻底惊呆了。

  君子报仇,六十年不晚。六十年后,有人又做了相同的实验,结果却截然相反。1985年,上海孙复川教授实验发现,不仅横向阅读的视觉广度比竖向阅读大,而且注视时间更少,说明横向阅读更快。其实,两次实验都不是各自的胜利,而纯粹是习惯使然。1925年的人更习惯阅读竖排书,1985年的人身边则都是横排书。

  1949年后,站起来的中国人民把文字彻底放倒,由竖排全部改为横排。这其中,对横排大力鼓与呼的便是人民出版社的第一副社长叶籁士。说起来,他是有“前科”的人,因为在1937年由他主编的《语文》杂志就是横排版。他进入人民出版社后,仍不遗余力推广他的横排格式。当时,很多人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反对改变中国人自古形成的竖向阅读习惯。叶籁士则横竖不吃,横下一条心推广横排,最终他的恒心打动领导,将他树立为横排的典型。

  此时的《光明日报》则成为了第一个横排的报纸。1955年元旦,横排版《光明日报》横空出世,并刊登告示,说横排横写是发展趋势。这一改不要紧,从记者到编辑,到印刷工人,再到读者,多数感觉不习惯。记者写稿习惯竖着写,编辑习惯竖着编,印刷工人习惯竖着排字,突然的改变,让大家手足无措。而那些写诗写书法的人更悲催,不知道咋玩了。后来,横排版报纸开始横行,就连《人民日报》也不再坚守。最后,被硬生生横扫的各界大众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并逐渐成为习惯。

  与中国大陆相比,港澳台地区与日本、韩国等地,汉字的变化总是“滞后”的。港澳台地区仍然保留着繁体字,排版方式也是横排、竖排都有。即使同一张报纸,同一篇文章,可能标题是横排,内容却是竖排,而且还是从右往左。为了适当保留读者的阅读习惯,香港《明报》虽然全部改为从左往右的横排,但却仍然使用左开往右翻的设计。在日本普遍横行的却是竖排,竖排出版物远多于横排,横排的多是外语与现代科学类书籍,方便引用各种公式符号。有意思的是,中国大陆出版的各种日语读物反而是横排。而韩国从竖排改为横排也落后于中国,现在的韩国则彻底是横排横行无忌了。

  横排不断侵蚀华人圈,纵贯东西方。各国的华人媒体从上世纪90年代起也纷纷改竖排为横排,甚至开始使用简体字。美国《侨报》率先与中国大陆接轨,采用简体字横排。2002年2月,美国《星岛日报》变竖为横,最大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也开始耍横。随后,欧洲、澳洲、南美洲等地的华人报纸也纷纷响应。台湾“立法院”也坐不住了,于2004年开始全面推广横排格式。一年内,台湾政府机关全部使用横排公文。很多希望固守中华文化传统的“老顽固”们,尽管横挡竖挡,终难挡潮流。

  横排能够横行霸道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电脑的横行。美国人发明的电脑根本没有给中国人留下一点竖排的空间,华人圈不得不自己开发竖排系统,包括台湾的文字处理软件。日本也只能自己另搞一套,以支持竖排。幸亏中国大陆横排改的早,当电脑横行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障碍。

  如今,在中国大陆,除了个别艺术类书籍与古籍外,出版物全部是横排的天下。但在其它地方,则横竖都有。比如大街上的各种商家牌匾,花花绿绿,横七竖八。能够坚持统一复古风格的,只有党政机关的牌匾,全部都呈竖立状,文字自然也是竖排,而且还是从右往左。文字全部是宋体,党委用红字,政府用黑字。

  俱往矣,横排恒久远,竖排永流传。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阅读 排版 中文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