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平了是“球事”,不是“人事”

2014年06月27日15:13   新浪文化  微博 作者:毕飞宇  
1克林斯曼和勒夫

  德国和美国开赛之前,许多朋友给我打电话,我说,克林斯曼和勒夫不可能打“默契球”。我当然不认识他们,但我的判断是有依据的,这个依据就是“长期以来”。“长期以来”两个男人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他们“不像”。他们“不像”做那种事情的人。

  但是我没有丧失理智,我宁可做事后的诸葛亮。我知道一点足球常识的,即使没有“默契”,在足球场上,两个队出现平分是可能的。我想说的是,假如他们打平了,那也是“球事”,不是“人事”。

  我不会去赞美克林斯曼和勒夫“伟大的体育精神”。我甚至认为,他们的行为和“伟大的体育精神”根本无关。我的意思是,如果这两个男人遇上了不同的人、不同的朋友、不同的对手,不同的处境,他们有可能达成“默契”。很可能。

  我为什么认定他们之间就不会?他们的关系太不一般了。他们都不想输,但最要紧的是,他们都不想在对方的面前“输掉自己”。球输了,可以再来,把“自己”输掉了,以后怎么见面呢?见面之后怎么看对方的眼睛呢?尤其是克林斯曼。

  没有接受过“厚黑”文化熏陶的人,目光与目光必定是一个问题。

  在个性气质的基本需求和“伟大的体育精神”之间,我选择个性气质的基本需求。它不好听,仅仅是可靠。

  克林斯曼是谁?一代宗师,一代枭雄。他亲手再造了德国足球的骄傲,他亲手再造了勒夫。可以这么说,现在的这支德国国家队,其实是克林斯曼的孩子。在利益角逐面前,他这样的“父亲”一定有他的短板:他必须骄傲。有些事他就是不能做,有些手机号他就是不能拨,拨好了也只能把手机合上。

  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他也会给死亡的姿势打一个尽可能体面的腹稿。

  所以,戮尸也是罪。

  过去的梨园行是这样界定“角儿”的:人可以倒,架子不能。

  架子倒了的叫戏子,架子不倒的叫“角儿”。

  退一步说,就算克林斯曼愿意“默契”,同样骄傲和“不懂事”的美国佬是不是愿意,那还得两说。真的是两说。

  我的世故是——不低估枭雄的骄傲;我的世故还是——深刻的友谊往往是世俗利益的一种障碍。

  对了,我还有一点世故——如果事态过于复杂,那么,选择简单。

  克林斯曼是这么干的,勒夫也是这么干的。

  很简单,很好。

  再补充一点别的:

  我们认可“默契”,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我的朋友李洱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我们的思维是黑哨的思维。”

  我们在用“黑哨的思维”反对黑哨,很好。但我们不知道的是,是我们的“黑哨思维”哺育了黑哨,并纵容了黑哨。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克林斯曼 勒夫 默契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