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密会》:上流社会与下流人生

2014年06月16日10:06   新浪文化   作者:南都周刊  
《密会》剧照《密会》剧照

  《密会》和我们所看到过的绝大多数韩剧不同之处在于,它突破了人们习以为常的伦理道德,把所谓的不伦之恋演绎成了旷世爱情。20岁青年与40岁有夫之妇的暧昧,钢琴教师与羞涩学生的隐秘约会,尊贵熟女与贫穷男孩之间的激烈拥吻,禁忌之门在一部电视剧中被打开,这在一贯以“纯爱”为主题的韩剧中不能说绝无仅有,至少也是极度罕见的。

  当然,我们也可以把这种“不伦”看作是另一种另类的“纯爱”,一种不被世俗认可只能出现在故事中的纯洁情感—前提是故事主人公必须是超级美女和大帅哥。在某种程度上,世人接受一种爱恋的心理底线完全取决于男女双方究竟是谁。吴惠媛,这个有着漂亮外表和完美家庭的中年女人表面上风光无限,年薪超过一亿韩元,做事干练,说话得体,周旋于一个丑陋不堪的大家族中,虽然辛苦重负,却也乐此不疲。然而吴惠媛一切的隐忍,都是为了进入上流社会,进入那个外表高贵典雅、内部腐朽不堪的古典音乐圈,哪怕是被老板的女儿徐英友狠狠抽了一记耳光,她也能表现得镇定自若。正如对方所说,她的车子房子一切的一切,都是别人给的,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不听话随时会有被无情剥夺的悲惨下场。

  换言之,吴惠媛虽然一只脚已经踏入了上流社会,但她依然还有一只脚被一块恶心的口香糖死死黏在了门外。这种不上不下不进不退的尴尬处境对于她而言显然是一种内在的折磨和煎熬。包括她的丈夫姜俊享,这个被他人称为“无能”的钢琴教师,虽然也在上流圈中,但并不被人看重,不仅得不到中意的学生资源,也无法在一些关键的音乐会上获得独奏的机会。所有的信息显示,这对模范夫妻组建的家庭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

  就在这时,李善宰出现了。作为一名天才钢琴少年,他不过是一个“首尔经济圈一小时即到”的快递员,贫穷而没有自信,努力而没有方向。他有一个并不喜欢的女友,也有一个略微极品的老妈,要不是一次意外闯入了那个象征高贵的音乐演奏厅,他的人生可能不会有任何改变。事实上,李善宰虽然有着极为过人的音乐天赋和生理冲动,但相比高雅的艺术生活,他似乎更愿意从事一些普通而机械的体力活。他和吴惠媛的相识相爱完全是因为机缘巧合,网络上的匿名聊天使他们在毫无拘束的情况下敞开心扉,钢琴协奏时的激情澎湃又让他们迅速找到彼此,两个世界的人在同一个空间维度产生了火花,抛开一切道德的因素不提,难道大家会认为他们的爱情不纯洁吗?恰恰相反,在我看来他们的爱不仅纯洁,而且轰烈,哪怕影影绰绰,偷偷摸摸。

  这个故事的戏剧冲突点在于,来自两个社会的人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来自上流社会的吴惠媛追求的是成功,而来自下流社会的李善宰则宁愿选择平淡而自由的生活。也就是说,李善宰过于理想和单纯,而吴惠媛过于现实和成熟。这不仅仅是年龄上的差距,更是身份上的鸿沟,于是,“密会”(说白了就是偷情)成了故事主题,暧昧成了情绪基调,故事也由此变得好看。值得一提的是,本剧的“好看”与我们通常意义上的 “好看”稍微有点差别。本剧既没有刻意耍弄幽默搞笑,也没有在情节上故作悬念,说它好看,完全是基于它在细节上下足了工夫,一点也不哗众取宠,剧本做得非常扎实。今年的韩国百想艺术大赏,《密会》勇夺电视类最佳导演、最佳编剧两项大奖,有这样的成绩,这里面有江国香织原著小说《寂寞东京塔》的故事基础,但显然与创作团队的用心制作密不可分。

  对于任何爱情故事,观众的期望一定是男女主人公修成正果。好了,问题来了,他们假使最后真的在一起,又能怎么样?李善宰不是于连,他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带走吴惠媛,但绝不会在道德法庭上对世人控诉开枪;吴惠媛也不是安娜·卡列尼娜,她宁愿继续穿名牌套装,而不是在寒冷的冬夜走向铁轨深处。他们只是现实社会中两个可怜的爱情戏子,在奋力冲破禁忌囚牢之后,故事的诗意戛然而止,随即,庸常生活的无聊和空洞很快扑灭两人身上不可多得的激情,进而将他们无情吞没。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密会 韩剧 上流 下流人生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