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远驿:连接整个东亚海域世界的中转站

2013年11月04日01:11  东方早报  

  在清代,琉球人几乎是年年入贡,他们从福州出发,沿闽江而上,在浙江重新雇船,经衢江、东阳江,沿桐江、富春江和钱塘江至杭州,再由京杭大运河北上。

  

  ① 琉球官话课本

  

  ② 闽剧《乌凤公主》,2009年中秋夜,太保境。

  

  ③ 清代琉球画家笔下的柔远驿及闽江沿岸山水

  在清代,琉球人几乎是年年入贡,他们从福州出发,沿闽江而上,在浙江重新雇船,经衢江、东阳江,沿桐江、富春江和钱塘江至杭州,再由京杭大运河北上。该条进京水陆路程途经中国最为富庶的地区,沿途盛景曾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其纪中国之行以及感时抒怀所作的诗文,颇为引人注目。因此,他们留下的文集、诗歌、语言教材等,可以成为我们从一个侧面认识中国的重要资料。当然,迄今所见的绝大部分琉球人有关中国纪行的史料,与越南的燕行文献相似(以诗文居多),尚无法与同时代朝鲜人的《朝天录》《燕行录》之学术价值等量齐观,只有官话课本对中国社会的集中描述颇为难能可贵——这也就是我们必须重视琉球官话课本的原因所在。

  十数年前,笔者赴日本学术交流,曾于1997年初到访过冲绳。曾经的琉球国仍然是古风处处,时有暗合中国传统的物事映入眼帘。此后,对琉球汉籍史料颇为留心,陆续读过不少官话课本。最近,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琉球王国汉文文献集成》,其中的“附编”部分收录了绝大多数的琉球官话课本,这是一项嘉惠士林的空前之举,为此后的研究提供了极为丰富的资料。对于这些官话课本,以往的学者多从语言学的角度切入研究(其中,尤以日本学者的研究最为突出),历史学界则基本上未曾关注。其实,琉球官话课本不仅是官话、方言研究的珍贵资料,而且对于清代城市生活史的研究亦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例如,《琉球官话集》分称呼类、二字官话、三字官话、四字官话、五字官话、北京俗语、琉球国三十六岛、地图、唐荣八景等,每条之下多有假名注音,并有文字解释。如“放屁”条,释作:“胡说,就像屁股放屁。”其中,有不少福州的方言词汇,如做娇(撒娇)、煞尾(最后,结果)、手湾(手腕)、脚湾(脚腕)等。有的还专门注出读音,如“乘”字,其后就注曰:“福建音‘兴’。”《琉球官话集》中有“北京俗语”部分,但仅六十三条。由于福州的琉球馆实际上是琉球人学习官话的培训基地,因此,琉球官话可以用以了解清代福州的官话。

  明清时期,琉球贡使抵达福州后,先在柔远驿内稍事休整,随后,琉球正副使、都通事、大笔帐等十数人(或多至二十余人)入京进贡,其余随行人员则仍住在琉球馆内,从事买卖或进行文化交流。贡使进贡完毕,自北京返回福州,仍在柔远驿内稍作休整,然后才返归琉球首里王府。换言之,绝大多数琉球人都在福州生活、读书、经商,因此,在琉球官话课本中,也就有了不少观风问俗的内容。

  琉球官话课本列风绘俗,对福州的日常生活作了相当广泛的描摹,举凡岁时风俗、民间信仰、衣食住行、休闲娱乐等诸多侧面皆有记录。例如,福州一年四季比较分明,民间对于岁时节庆颇为重视,元宵观灯、立春迎春、上巳禊饮、端午竞渡、七夕乞巧、中元鬼节、中秋燃灯、重阳登高、冬至搓丸、腊月祭灶、除夜团年,这些,在官话课本中多有反映。在诸多节俗中,琉球人对端午节的描述最为细致。关于这一点,《学官话》记载:五月初五日是端午节,又叫端阳节、天中节、做蒲节或做艾节,“这一节,最热闹的,个个家里,都买糯米裹粽子,打烧酒来泡雄黄吃。各人家门口,插些菖蒲艾,那小孩子,到半上午,都到江边去,看人家斗龙船,好玩不过的”。对于端午,《官话问答便语》的介绍更为详尽,其中提及,自五月初一至初五,“那些看龙舟的,各带酒肴,雇只小船,撑在江中,船头上竖着锦标,给那些爬龙舟的抢”,“看的人多得狠,也有男人去看,也有妇人去看,有钱的雇船,无钱的站在岸边,或站在桥上,数不清的。那些曲蹄婆,头发梳得光光,簪花首饰带起,脸上把粉擦得白白,耳边挂着耳坠,手中带着手镯、戒指,身上穿着两件新鲜衣裙,拿着竹篙,立在船头,撑来撑去,都在那里摆浪,真真闹热得紧”。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端午仍是福州最为隆重的节日之一,当地故老迄今还津津乐道于从前“大桥头看爬龙船”,以及龙舟竞渡时所见到的“科题婆”(亦即此处的“曲蹄婆”),这与琉球官话课本的描述颇相吻合。曲蹄,在官话课本中亦写作“舸黎”,是福州民间对水上居民(蛋民)的俗称。这些人因长年舟居,上限于篷,下囿于舱,日常起居大都蹲踞而行,曲膝盘坐,腿部难得伸直,久而久之,便形成为脚趾分开、腿部弯曲不直的姿态,所以岸上居民形象地称之为“曲蹄”。不言而喻,此一名称带有浓厚的歧视色彩。上揭《官话问答便语》中的“摆浪”一词,原抄本天头注曰:“摆浪,在浪上摇来摆去,亦招引玩耍之意。”清代福州的蛋妇因生活所迫,多有操皮肉生意者,故此处的“摆浪”一词,显系一语双关。

  揆势衡情,官话课本之所以特别关注端午节,与竞渡习俗在琉球的传播密切相关。据清人周煌编纂的《琉球国志略》记载:在琉球,五月五日竞渡,那霸、久米村等地各有龙舟,吃角黍、喝蒲酒以及拜节的习俗,均与中国相同。晚清时期滞留福州的琉球人蔡大鼎,曾有“开樽纵亦倾蒲酒,竟夕何堪忆故园”的诗句,从中可见,异乡的风俗让他触景成吟,慕想不置,亦引发了其人无限的乡愁。关于端午竞渡,《琉球官话集》“三字官话”中,有“看龙舟”、“爬龙舟”和“划龙舡”三词,其中,第一、第三个词是官话,第二个则源自福州的方言。在福州方言中,“爬”字也就是划的意思。据琉球文献《琉球国由来记》卷九《唐荣旧记》的说法:爬龙舟之俗,源自明洪武赐闽人三十六姓。

  明清时期,不少琉球人长年在福州生活、学习,朝起暮息,耳濡目染,对于异域风土有着较为深入的了解。从官话课本反映的内容来看,琉球人以琉球馆为中心,生动地描绘了福州城市的社会生活,其中涉及的诸多侧面,可以从一个独特的角度了解清代中小城市民众的日常生活。他山借助,获益良多,就琉球人对一个特定城市的描摹,以及对庶民社会的细致观察来看,同时代的朝鲜、越南使者在燕行途中走马观花式的记录,显然皆难以望其项背。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琉球官话课本不仅记录了城市生活中光鲜的一面,而且,对诸多的社会问题亦有较为深入的揭示。从中可见,乡曲升斗结怨,闾阎鹅鸭之争,店肆地棍索诈,街坊酒徒骂詈,市井风情可谓无态不作。官话课本还收录了不少方音土谚,其中甚至有不少极为粗俗的俚歌村唱,这反映出琉球人在练习中国官话的同时,也学了不少榕城的市语街谈。这使得他们对语言的掌握,能够深入到精细入微的方言层次。其间,亦颇多谑言妙语。如“蛮子学京样,学死也不像”,这是说乡下人学京师穿衣戴帽,才赶得上,它又变了。“扬眉杭头苏州脚”,则反映了福州人追逐扬州、杭州和苏州等江南各地的时尚。此外,官话课本还屡次提及“契兄契弟”的习俗,如在《广应官话》中就详细指出:

  兔子,北京的话;契弟,福建的话;男风的人,好男色也;好南风的,仝上。

  这实际上涉及明清时代影响整个中国乃至东亚世界社会时尚的一种畸俗。对此,《学官话》就记录了一大段中国人与琉球人的对话,其中的两位主角虽然都是男子,但彼此之间的絮聒却言挑语弄吃酸撚醋,乍看之下,犹如灯前说誓月下盟心,充溢着你恋颜色我贪香的相互调情。此一肉麻的对话,无疑反映的是男性同性恋的畸俗——福州的“契兄契弟”。

  关于契兄契弟,明人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曾记载:“闽人酷重男色,无论贵贱妍媸,各以其类相结:长者为契兄,少者为契弟。……闻其事肇于海寇,云大海中禁妇人在师中,有之辄遭覆溺,故以男宠代之。”揆情度理,契兄、契弟原本是拟制的亲属,为契约下正常的人际关系,曾几何时,却在海上贸易的背景下发生了逆转乃至变态。由于这种逆转和变态,出现了所谓“境遇性的同性恋”或“偶发性同性恋”。不过,这对于个人而言虽然是“境遇性”或“偶发性”的,但在持续不断的海外贸易的背景下,此种风气一旦长期并广泛地盛行,就会恶性循环,很容易积非成是,积淀而为某一区域社会之顽固的畸俗。根据清代里人何求所撰的乡土小说《闽都别记》之记载,福州当地有位阿凡提式的人物叫郑堂,民间在传扬其人扶危济困、机智诙谐的同时,却也津津乐道于他的男风之好,而且完全不以为耻。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zhoushaogang)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