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纯属子虚乌有

2015年01月07日15:42  南方都市报  微博 收藏本文     

  《红岩》等文艺作品里面迫害中共地下党员的,所谓“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纯属子虚乌有之词,迫害政治犯属国民党军统组织所为,与中美合作所无关。

《暗战》,刘台平著,九州出版社2013年10月版,29 .80元。《暗战》,刘台平著,九州出版社2013年10月版,29 .80元。
《中美合作所与太平洋战争》,孙丹年著,陕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5月版,32 .00元。《中美合作所与太平洋战争》,孙丹年著,陕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5月版,32 .00元。

王绍贝 媒体人,深圳

  说起“中美合作所”,许多人会想到《红岩》等文艺作品里面迫害中共地下党员的集中营,但事实是,《红岩》为了宣传反对“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政府,而将“中美合作所”、“军统”、“国府”三者糅合在一起。1945年抗战结束后,中美合作所即宣告撤销,美方人员统统撤出中国,中国国民党在撤守到台湾前,实施了对部分被关押的中共政治犯的集体处决,这被中共称为“中美合作所大屠杀”。而事实上关押政治犯的地方,是白公馆和渣滓洞等地。所以,中美合作所背负了本不该承受的集中营恶名。尽管中美合作所的美方负责人梅乐斯具有鲜明的反共倾向,在抗战结束后主张“以俄共为假想敌人,与戴将军(戴笠)密切接触,继续精诚合作”,但当时在美国致力“促进国共和谈”的大前提下,最终遭到阻挠而无法实现。在戴笠飞机失事后,梅乐斯要求到中国参加戴笠葬礼,却遭到了马歇尔的反对,坚决主张美国“中立的态度”。故而,所谓“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纯属子虚乌有之词,迫害政治犯也属国民党军统组织所为,与中美合作所无关。

  《暗战》是台湾学者刘台平写的一本叙述“中美合作所”历史的报告文学,让我们重温这段历史。中美合作所全称“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根据《中美特种技术合作协定草案》第一条,成立中美合作所的主要目的和任务是“为中美两国共同对日作战,组织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简称中美所),交换日军海陆空军事情报和搜集中国大陆气象情报,训练游击队,挺进日军后方,协助美军在中国沿海登陆作战,共同迅速歼灭日寇。”类似这样跨国的军事合作在二战期间并非罕见,而且在中美合作所成立之前,戴笠军统组织也曾与苏联、英国、法国等国家有过成立情报合作所的类似想法,但没能实现,《暗战》将中美合作所得以成立的关键归功于军统首脑戴笠和美方负责人梅乐斯,认为中美所的成功建立主要是因为戴笠用各种手段笼络了梅乐斯。我们当然不能否定历史人物对历史起到的巨大作用,譬如杜鲁门对蒋介石的恶感,据说来源于杜鲁门参选总统时,蒋介石派人送钱给杜鲁门的竞选对手杜威,间接导致了后来《中美关系白皮书》事件,还有史迪威与蒋介石交恶的紧张关系,也险些断送了中美之间的抗日合作。但人事和偶然因素始终难改历史的大趋势,所以尽管蒋介石政权和美国政府之间有过那么多摩擦,却始终离不开对方。

  苏联也曾提议建立中苏情报合作所,但戴笠发现苏联主要是为了把日本的野心引向中国,以便苏联可以解除日本的威胁,苏联还暗中支持日本,意图挑动中日战争,好收取渔人之利。中美合作所的成功建立在于中美两国都有联合抗日的迫切意愿,美国要保护自己在太平洋的利益,亟须在东亚找一个合作伙伴,中国则急需美国提供各种武器、装备和经济物资援助。

  中美合作所的合作方式其实就是中国出力,美国出钱。1941年12月3日,国民党军统情报部门就破译了日本准备偷袭珍珠港的一份特级密电。当这个消息呈递给蒋介石以后,蒋十分震惊,立刻向美国方面通报,但美国国内孤立主义情绪高涨,罗斯福总统并未重视这份情报,美方不但不相信这份情报,还认为中国有意挑拨日美关系,在偷袭珍珠港造成美国巨大损失后,美国才决心与中国建立情报合作。中美合作所建立后也不负美国所望,为美国海军提供了大量重要的情报,在太平洋战争后期,中美合作所根据截获的情报帮助美军将伪装的残余日本军舰找出,使美军成功“夷平”日本军舰群,此举得到了美国总统罗斯福发函中国政府致谢。连日本人至今仍引以为傲的英雄“联合海军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山本后来成为日本人反复拍摄的海军战争电影题材),也是因为中美所截获其出巡的情报而被美国空军袭击身亡,导致日本海军痛失大将。中美所自1943年成立后,平均每日截获日军电报高达450份以上,以1944年9月至第二年8月为例,一年间总共截获密电11万余件。

  中国既然为美军提供了这么多有价值的情报,美国对中国的回报也非常慷慨,凡是跟特工沾边的物资,戴笠都从美国政府手中要到,他有一种野心要把中美合作所建成全球知名的谍报单位。戴笠漫天要价,一开口就要来吉普车200辆,十轮载重大卡车2000辆,还帮军统建起一所1000张病床的医院,包括全套设备和医药;还有足够建立150座气象台的器材设施、近万吨的特工器材和武器弹药。到中美合作所结束时,所有美方提供的物资,均无偿赠与军统。1949年初期,据曾到杨家山中美合作所原址参观的人回忆,大家都不禁对中美所规模之大、设备之先进感到惊叹。杨宪益特别提到:“它那曾停过2000辆美制军用十轮大卡车的车场用地,竟占据了超过一所高校的用地。”后来成立西南政法学院,就用的这片地。

  在美国人梅乐斯看来,中美合作所最核心的是他来华训练的游击队。抗战期间,中美合作所在中国各地举办了22个特工训练班,由美国特工人员教授如何破坏日军设施,美军还为军统提供了9000余吨特工器材和武器弹药,装备了10万余名军统人员。为了破坏日伪地区的经济,由美国出技术,军统印制了大量汪伪政权的伪钞,最早甚至是在美国印刷的。军统建立的“忠义救国军”自1943年接受中美所的训练与装备后,已立于不败之地,其战斗的性质,也已经由原来的游击扩展为堂堂的阵地会战了。据解密档案,中美所前后共计歼灭日军二万四千多人,击沉日军舰艇近两百艘,炸毁桥梁两百多座。中美所还积极向伪军内部渗透,“以敌养伪,伪为我用”的策略同样被国共两党采用。利用地下组织积极吸收伪军军官入党,但并不要求他们立刻“反正”,而是“争取长期埋伏,求得将来的有利时机”。伪军给重庆提供诸多情报,譬如日军空袭情报,每次空袭军统都能第一时间得到信息,并安全转入地下。伪军还帮助军统游击队运输物资、布置地雷,协助军统运输伪钞干扰日伪地区经济等,在抗战后期,周佛海、丁默村等汪伪政权头目都被军统发展为内线,为国军成功接收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区做了准备。

  抗战结束后,中美合作所撤消,美国将中美所所有特工设备、武器装备等物资统统赠给了国民党政府,由军统接收,军统运用这批物资和训练出来的中国人员进行内战、迫害政治犯,但这些罪行并不应该计在中美合作所的账上,也非美国与中国合作的初衷。中美合作所是基于共同对日作战的出发点而建立的,作为一个跨国军事合作机构,其在反法西斯战争史上的成绩应该得到肯定。

(责编:xsy)

文章关键词: 中美合作所集中营 军统 美国 子虚乌有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