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八路军七年来在华北抗战的概况

2014年09月04日10:01  中国青年报  微博 收藏本文     

  这是一九四四年八月三日,叶剑英会见美军观察组成员时的讲话。叶剑英介绍了八路军在华北抗战的情况。他将七年的华北抗战,分为了四个时期,就每个时期各方的情况和中国共产党的抗战成绩作了介绍。

叶剑英叶剑英
     摘自《叶剑英军事文选》

   今天利用这个很难得的时机和国际反法西斯的朋友们――美国的朋友们谈一谈我们七年来华北抗战的情形,把华北战场上的敌军、友军和我军的情况作一简单的介绍,以便反法西斯的国际战友们有一个概况的了解。七年的华北抗战,可以分为四个时期:(一)平型关战役至武汉失守;(二)武汉失守至百团大战;(三)百团大战至我国抗战五周年;(四)抗战五周年至今。现在逐一叙述其具体情形于下:

  第一个时期――平型关战役(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至武汉失守(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七日)。

  一、敌方情形:

  日寇进攻我国,最初是采取“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妄想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这个方针用之于既无准备又无决心的国民党军队则可,用之于坚决抗战的八路军和抗日思想酝酿已久(自“九一八”以来即开始)的广大人民则不可,因而他只能获得初期的某些胜利。敌人进攻作战的重心,首先是在华北,这是根据田中奏折〔1〕的老计划,由东北四省〔2〕而进入华北,企图尽掠黄河以北,抢夺河北的棉花、山西的煤铁,然后举兵南下,经华中、华南而直抵南洋。在太原尚未沦陷之前,敌人作战的对手,主要的是国民党的军队。当时,敌人的华北派遣军司令是香月清司〔3〕,集十二个半师团的兵力,为第五师团、第六师团、第十师团、第十四师团、第十六师团、第二十师团、第一○八师团、第一○九师团、第一一四师团、铃木旅团、酒井旅团、山井旅团等之全部,及第一师团、第二师团、第四师团、第八师团之一半,近三十万人,约占当时日寇侵华兵力二十又半个师团的五分之三的兵力,作所谓“堂堂阵容”的正面进攻。敌人由北而南长驱直入,未及四月即占领了平、津、保定、石家庄、太原,控制了北宁路、平绥路、正太路,以及同蒲路、平汉路、津浦路之北段。

  太原、临汾相继失陷后,整个黄河以北的地区沦入敌手,友军望风南溃,退出了华北战场,此时在华北与敌人作战的,只有共产党人、八路军、山西新军决死队〔4〕、河北的杨秀峰〔5〕、山东的范筑先〔6〕,以及由监狱释放出来的爱国志士和青年学生为骨干组织起来的游击队。这些新兴的抗战力量,团结在八路军的周围,与华北人民相结合,就像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地生长起来,到处发动抗日游击战争与敌人周旋。从此,日寇在华北的作战,就以八路军为其主要敌手了。这时敌人提出“巩固已经占领的战略要点和交通线”、“确实掌握华北”的方针,在其占领的铁路沿线和城市周围,修筑据点碉堡,以资防守。同时又提出“以战养战”、“以华制华”的口号,进行培植伪军、伪政权和掠夺人力、物力、财力的阴谋毒计。为了镇压方兴未艾的游击战争,敌人以寺内寿一代香月清司为华北派遣军司令,除调走两个半师团(第六师团全部及第一师团、第二师团,第四师团之一半)参加徐州会战〔7〕外,复增派七个师团到华北战场(第二师团、第十一师团各一半,第二十一师团、第二十三师团、第一○四师团、第一一○师团和第二、三、四、五混成旅团之全部),并另将铃木、酒井、山下等三个旅团扩编为三个师团(第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师团)。在华北兵力为十八个半师团,约四十万人,较战争第一年增加了六个师团,仍为当时日寇在华作战兵力三十又半个师团的五分之三。

  敌寇初与我八路军交锋时,尚不知我军的特点和厉害,在战术上采取“突贯攻击”,单刀直入式的向我横冲直撞,以为我军如其他国军之易欺,企图把我们碰垮,但结果反而碰伤了他自己,常常遭受我们的歼灭打击。敌人遂不得不变“突贯攻击”的战法为“分进合击”。在武汉失守之前,敌人以千人以上兵力向我合击者已有十余次,以万人以上围攻我一个地区者已有五次,企图乘我立足未稳、抗日根据地尚未臻于巩固之际一举加以摧毁,以扑灭华北抗日游击战争的火焰,但这些合击都在我集中力量、打击一路之敌的战役方针指导下,一一被我击破。根据地在反围攻中逐渐巩固起来,我八路军也日益强大起来。

  敌人为了巩固其占领要点,便利对我作战,吸吮我物资以达其“以战养战”的目的,乃开始修筑铁路。至一九三八年底,被我加以破坏而敌人重行修复的铁路,有平(北平)绥(远)线、平(北平)汉(口)线、北(平)宁(辽宁)线、津(天津)浦(口)线、同(大同)蒲(州)线、宅里(良乡至宅里)支线、西陵(高碑店至易县西陵)支线、六河沟(安阳丰乐镇至六河沟)支线、济宁(滋阳至济宁)支线、口泉(大同至口泉)支线等十线约二千七百九十二公里,新筑平(北平)古(北口)线一百四十六公里,合计二千九百三十八公里。在部分地区且已开始建筑碉楼据点,但为数还不多。

  在华北的伪军,在抗战前即有李守信、王英与赵雷〔8〕等组织的伪蒙军及冀东保安队。抗战初,大汉奸齐燮元〔9〕成立靖安自治军(后改称治安军),初仅有四个连,至一九三八年底已扩大为五个团,为华北正规伪军的主力。此外,敌曾大肆收编散兵、土匪、会门武装,组织伪皇协军、剿共军,以及伪护路保安队等。至一九三八年底华北伪正规军与伪地方军合计约有七万人,但系统复杂、素质低劣,在我游击战争开展之下,多半(估计约四万五千人)为我八路军所消灭。

  二、友军情形:

  抗战开始,华北战场上的友军有中央军、西北军、东北军、晋绥军等不下七十五万人,当时士气一般的还好,且也打过几次仗,比如南口之战、忻口之战〔10〕,并有若干将领于作战中英勇殉国,如赵登禹、佟麟阁、郝梦龄〔11〕等。但国民党当局对抗战缺乏信心,更无远久打算,所采取的政策是单纯的片面的军事抗战,而不是发动民众进行全面抗战。在战略指导上,又是正面单纯防御,而不是运动战与阵地战相结合,不是积极防御作战,更不承认灵活的游击战的战略地位,因而处于被动的、处处招架、处处挨打的形势。再加以若干高级将领的贪生怕死,拥兵自肥(比如韩复榘〔12〕不知搜刮了多少金钱),在敌人进攻时,不作抵抗,一味的保护着“私人财产”向后退却。晋绥军战斗力很差,但高级军官们个个会做生意,个个发大财,李服膺〔13〕当敌人占领大同,距敌尚有几十里远时,就望风而逃,急急向雁门关以南撤退,因而形成不战即溃,日蹙百里。而太原、临汾、新乡相继失守,铁道城市被敌人控制以后,友军更溃乱不堪,争先恐后的抢渡黄河,就是当初高唱“守土抗战”的地方实力派阎锡山〔14〕先生的晋绥军亦全部退至黄河以西,被敌人遮断而留在敌后侧翼的,只有刘戡第九十三军的五十六师,也是惊慌失措。至于平时鱼肉人民的官僚政客,一闻炮声即携带妻妾细软逃之夭夭,而难民、伤兵、军需器材全被遗弃;更有摇身一变,奴颜卑膝以事敌人者,如王克敏、潘毓桂〔15〕、齐燮元之流。人民目睹心伤,悲愤莫名。

  三、我方情形:

  抗战开始时红军有官兵八万人,八月二十五日奉军事委员会命令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只给三个师的番号,按四万五千人编制和发饷,即第一一五师、一二○师、一二九师的番号。九月,我们自韩城、潼关两处渡过黄河沿同蒲路北进,踏入了华北战场,增援前线。当时,我们就知道中国抗战是长期性的,提出了“坚持华北抗战,八路军与华北人民共存亡”的基本口号,我党领袖毛泽东同志也给我们规定了“基本的是游击战争,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作战指导基本原则。因为根据敌我装备上的优劣悬殊、留置敌后进行长期战争的艰苦环境,以及我们具有发动群众进行游击战争的丰富经验与特长,只有在此种作战指导原则下,才能制胜敌人,这已是被七年的战争实际所证实了。

  我军先头部队,由第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率领,甫抵前线,一与敌人接触即创造了平型关大捷〔16〕。我军在运动战中击溃敌精锐的板垣师团并歼灭其一部,创开战以来的胜利纪录,一扫友军节节败退的耻辱,大大振奋了全国人心。平型关战斗使敌锋受挫,但敌人已自茹越日友军防地突入长城以南,我军旋即迂回敌后,猛袭敌交通线,配合友军忻口作战,保卫太原。此时,我一一五师光复冀西、察南十余县,一二○师数度占领雁门关,一二九师则袭入阳明堡飞机场,焚毁敌机二十四架,敌人后方的交通联络线全被我军切断,忻口被围之敌粮弹俱绝,死伤极重,大有歼灭可能。狡诈之敌,乃由石家庄沿正太路西犯娘子关,声援忻口之敌。我一二九师闻警驰援,尚未进抵阵地时,该关友军已弃守。刘师长、徐副师长〔17〕机断行事,在正太路南平行路上之七亘村、黄崖底、广阳连打了三个胜仗〔18〕,打开了敌人阵地的一个缺口,救出被围友军曾万钟〔19〕之第三军,阻滞了敌人的西进,掩护了友军的撤退。但不久太原失守,遂使忻口敌人获救,至为可惜。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责编:董乐)

文章关键词: 华北 八路军 叶剑英 抗战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