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八路军与美海军陆战队的直接交锋

2013年12月25日15:46  光明网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一方面邀请中共代表去重庆进行和谈,一方面积极准备发动内战,企图消灭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美国也用飞机、军舰和轮船向华东、华北、华南、东北地区运送大量国民党军队、军需物资,并且打着“受降”、“接收”的旗号,向上述地区运送大批军政人员,占领交通要道和大中城市。与此同时,美海军第七舰队占领我台湾海峡,并派兵强行在东部沿海各城市登陆,遭到了沿海各地人民的强烈反抗。

  1945年8月中下旬,胶东军区部队经过激烈战斗,先后从日伪军手中收复了烟台和威海,使这两座海滨城市摆脱了日本侵略者的控制,重新回到中国人民手中。

  8月29日,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宣布,美军将在中国沿海之青岛、龙口、烟台、威海登陆。9月11日,美海军第七舰队一部在青岛登陆,并扬言继续北上。

  为制止美军在山东沿海城市登陆,维护我国主权和尊严,9月27日,中共中央致电胶东区党委书记林浩,“美方有即在烟台、威海、秦皇岛登陆消息,延安已向美国观察组询问,并已告诉地为我军占领,已无敌人,请其不要登陆,免干涉内政之嫌”。如美军在烟、威登陆,“我军应表示强烈拒绝,建筑工事,实施抵抗”。9月29日,美太平洋舰队之黄海舰队一个分队5艘军舰在赛特尔少将率领下,驶入我烟台港,企图在烟台登陆。面对这一严重局势,中共烟台市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统一布置了应急事宜。开始,美方借口“查看”美国侨民在烟台地区的财产情况,要求登陆,并要求到烟台口外崆峒岛上“消遣”。中方予以诚恳接待。10月5日,美军态度骤变,向中方转达了美海军上将金盖德的指令:美海军陆战队不久将在烟台登陆,中共应撤出沿海防区;中共军政机关撤出烟台,以免摩擦;设法完成有秩序之移交烟台工作。对这一粗暴无理要求,中方理所当然地予以断然拒绝。中共烟台市委、市政府当即表示:中国神圣主权不容侵犯,美方的无理要求是干涉中国内政的强盗行为。

  中共中央十分关注烟台局势的发展。10月6日,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致函美军观察组叶顿上校,严正指出:“烟台日伪军队早以完全解除武装,市区秩序安定,美军在此登陆毫无必要。请转达驻华美军总部,命令美海军陆战队勿在烟台登陆。如未商妥,强行登陆,一切后果概由美方负责。”同日,中共中央致电胶东区党委并告山东分局:“只有我军采取强硬态度,并在世界上引起舆论大风波之后,才能压制美军的无理干涉。”同时明确告诉美军:“烟台已无日军,美军在烟台登陆,则发生冲突须由美军负其全责。”遵照中央指示,烟台市委认真分析形势,商拟对策,进行紧急动员,做好应变准备。

  10月7日拂晓,烟台海面美军舰增至13艘。当日中午,美太平洋舰队巴尔贝中将、两栖部队作战司令罗克少将同赛特尔少将,邀中方登舰会谈。中方派烟台驻军代表仲曦东和胶东行署代表于谷莺至美舰会谈。美方提出的登陆理由被一一驳回,又提出“共同驻防”的无理要求。被驳回后,又以恫吓相逼,要求中共“立即撤出烟台市”。中方代表针锋相对,严辞驳斥。

  美军的无理行径,激起山东人民强烈不满。山东省政府、山东省临时参议会通电延安美军观察组进行强烈抗议。8日,烟台市3万余军民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坚决反对美军在烟台登陆。同日,山东军区发布增强沿海防务命令,强调指出,沿海我军应当高度警惕,增强防务,准备给任何对我侵犯之反动势力以坚决打击。在中国人民的坚决斗争下,美军无计可施,被迫于10月9日分两批撤离烟台海域。

  鉴于美军在烟台登陆的企图落空,有可能转而在威海登陆的情况,中共胶东区委指示威海市委,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尽量通过外交途径阻止美军登陆。美军若不登陆,则我以礼相待;如果美军强行登陆,则我军坚守,并迫其早日离开威海。斗争要有理、有利、有节。为了贯彻上级指示精神,威海市成立了以市委书记宋惠、市长于洲、警备司令张怀中、公安局长丛亚蕃、宣传部长章若明等人组成的临时工作组。市委在全市做了紧急动员,号召全市人民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应对一切可能出现的局面。为了加强防御,在皂埠、内市、棉花山各布置一个营的兵力,刘公岛增加两个连的兵力,并加紧修筑工事,做好充分的战斗准备。

  果如所料,美军在烟台登陆的企图失败后,转向威海,企图在威海登陆。10月7日下午5时,美军一艘军舰驶向威海港。该舰副舰长海军中校麦克亚尼士偕陆军上校金田,率30余名武装士兵,分乘两艘水陆两栖汽艇在石码头上岸,要求会见威海市军政长官。经交涉,我方允许美方只带一名记者和两名士兵入城。麦克亚尼士一行5人抵达威海市外事办公厅后,威海市市长兼外事特派员于洲、威海警备司令张怀中与之会见,并设茶点接待。陪同会见的还有《新威日报》社总编、英文翻译、外事办公厅秘书等。交谈中,美方称,他们自秦皇岛而来,是奉蒋委员长之命来威海受降的。张司令员当即回复:威海的日伪军已于8月23日被我军解除武装,受降接管业已完成,美军登陆已毫无意义。麦克亚尼士又称,他们长期在海上作战,对于海上生活,士兵殊感寂寞,要求于翌日不带武器,登刘公岛游玩一二小时。中方答复,军官可以,但士兵不得离舰登陆。接着,麦克亚尼士又询问威海有没有苏军,有没有外国侨民。此间,在威海传教的法国天主教神父甘林及南斯拉夫、卢森堡修女萨士等闻讯会见了美军官员。当晚,麦克亚尼士一行离威回舰。

  威海市委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认为美军到威海的真实目的有三:一是企图在威海登陆,并以威海为据点,帮助国民党军运送军队和战勤物资到山东,准备内战;二是美国舰队在渤海海峡游弋,企图截断山东解放区与东北的海上通道,阻止山东八路军渡海去东北和从东北运送武器到山东;三是防止苏联红军从旅顺、大连渡海进入山东。因此,美军虽暂时未能登陆威海,但他们是决不甘心就此罢休的,他们还会采取新的行动。我们思想绝不可稍有松懈,应做好一切可能的准备。

  果不其然,10月8日上午,美海军军官一行10余人,身着礼服,抵达威海市外事办公厅。市长于洲设宴招待。席间,美舰一副官向于市长暗示,他们的舰长喜欢女人。于洲当即回复:威海自解放后,妓院已取缔,决不可办这事。后来,他们又提出到教堂做礼拜,于洲市长表示同意。下午3时,美军军官在我工作人员陪同下到天主教堂做礼拜,并向神父询问了此地有无苏军和日军等事。

  10月9日上午,美军百余名士兵,从木头码头登岸。中方军、警前往阻止。麦克亚尼士气势汹汹地质问于洲市长:为什么不让他们的士兵登陆做礼拜,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干涉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于洲市长严正指出:“维护宗教信仰是我们的一贯主张,但你们到了中国的土地上,要尊重中国的主权,不经许可是不能随便活动的。何况,你们有随军牧师,士兵何须要到陆地上做礼拜?”美方的无理要求遭到拒绝,便又打着“盟国”的幌子进行纠缠。于市长反过来质问美方:“盟国是打日本的盟国,现在日伪军已被消灭,在已经解放了的中国土地上,你们为什么要强行在威海登陆呢?这难道是盟国应有的行为吗?”于洲市长向对方再次申明:如要强行登陆,引起的一切后果由美方负责。在中方义正辞严的抗议下,美方理屈词穷,登陆的企图再次失败。

  9日下午4时,美海军又一艘巡洋舰驶入威海港。市长于洲和胶东军区敌工部副部长兼外事特派员辛冠吾在外事办公厅会见了该舰美方代表。

  10月10日是国共“停战协定”签订日,美方提出要参加威海市的庆祝活动。经研究,中方准许美舰首脑参加。下午,威海市各界群众隆重集会,纪念辛亥革命34周年和“停战协定”的签订,以及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大会主席台上悬挂着中美两国国旗。在主席台上就坐的有威海市党政军负责人宋惠、于洲、张怀中等,美方代表也在主席台就坐。宋惠、张怀中在大会上讲话,号召全市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提高警惕,反对内战,维护和平,积极生产,努力建设自己的家园。美方代表也在大会上讲了话,赞扬了威海市全市人民在抗日战争中取得的胜利和做出的贡献。会议期间,美国两架飞机进入威海市上空,做低空盘旋,引起会场骚乱,严重干扰了会议的正常进行,各界群众表示了强烈反对。对美方这种无理行为,中方提出强烈抗议。

  随着美军登陆阴谋的一次次失败,他们也在不断变换着花样。不久,从烟台过来的美海军太平洋舰队之黄海舰队分舰队司令赛特尔少将一行坚持到威海访问。在胶东行署外事特派员、代理烟台市长于谷莺陪同下,于10月14日下午到达威海。在于洲市长陪同下,先登陆刘公岛,参观了炮台和岛上风光,然后一同到外事办公厅。美方以10袋面粉、一箱香烟和糖果、咖啡等礼物相赠。威海市热情招待了赛特尔一行。是日,市政府外事办公厅门上高悬书写“信义和平”4个大字的巨匾,中华民国国旗和美国国旗分挂两旁。主宾合影留念,后参观了德昌等商店和工厂。晚上,举行了宴会。赛特尔也邀请威海市军政首长于翌日登舰参观。当晚,赛特尔一行告别回舰。

  15日上午10时,于洲市长、张怀中司令员一行数人,携带精美茶壶两把、花边台布和手帕若干等礼品,前往美舰回访赛特尔一行。当中方人员登舰时,美方海军官兵列队相迎。中方人员在赛特尔等陪同下,参观了舰上设施,并发现美军士兵人手一册《中国指南》。中午,美方设宴招待。席间,赛特尔提出,中方已经参观了美舰艇,根据对等的原则,美方要求参观中方陆上军事设施。这一伎俩,被中方识破,当场予以拒绝。赛特尔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要求美水陆两栖坦克从陆上返回烟台,又遭中方严辞拒绝。经交涉,同意美方乘中方汽车返回烟台。10月16日上午,威海市设宴为赛特尔送行。中午,赛特尔等美方军官与中方陪同人员以及于谷莺等分乘四辆汽车返回烟台。途中,美方多次要求停车休息,进行拍照。至此,美方侦察中方军事情报活动的企图暴露无余。

  16日下午,赛特尔一行返回烟台后立即登舰。是日黄昏,赛特尔的舰队从烟台港启航。烟台外事办公厅发现后,为摸清美舰去向,乘汽艇追赶,追至崆峒岛附近,见美舰远去,迎面而来的是许多汽船。于谷莺等见此情景,便立即返回。

  为了查明美军舰队的去向,于谷莺派外事办秘书孙齐鲁带着苹果和张裕葡萄酒于17日上午抵达威海。在胶东行署外事特派员辛冠吾的陪同下,乘汽艇到美国军舰上找赛特尔少将。见到赛特尔后,问他为何不辞而别离开烟台,赛特尔诡秘地说:你们的敌人到了烟台,为了不引起误会,我们才离开烟台。

  美舰在威海港内停泊和在海上游弋,配合国民党军行动,切断了威海与东北各港口间的联系,严重干扰了解放区从海上进入东北和海上运输。为使美舰早日离去,经辛冠吾与张怀中商定,采取敲山震虎的方法,威海驻军不定期在美舰停泊海域附近进行炮击演习,使美军不得安宁,促使美舰离开。

  29时拂晓,解放区军队在烟台渡海作战,攻克崆峒岛,一举歼灭了岛上国民党军队。翌日,赛特尔少将率舰队由威海返回烟台,并上岸拜会烟台驻军首长,祝贺海战的胜利。崆峒岛的胜利,使美军在烟台、威海登陆的企图彻底落空。

  11月下旬,美国空军一架飞机坠落在刘公岛以北的海域,美海军太平洋舰队黄海舰队司令员巴尔贝中将乘登陆舰停泊在刘公岛以东的海面上,巴尔贝派一副官及翻译登陆,邀请于市长登舰商谈打捞飞机事宜。于洲市长应邀偕随员乘美军汽艇登舰洽谈。当时在座的有5名美联社记者,他们问于市长:“毛主席在重庆谈判中答应从沿海,包括烟台、威海在内撤出40公里,假如国民党军队从青岛进攻你们怎么办?”于市长坚定地回答:“人民有能力从日军手中解放威海,如果有人胆敢向解放区进攻,也有能力抵抗与击退其进犯。”双方交谈后,于市长答应帮其打捞飞机,然后离舰。之后,中方将坠落的一架美机打捞上岸,飞机残骸摆放在石码头以东约100米的海滩上,美空军驾驶员的遗体当即交付美方。至此,美舰离威海而去。

(责编:yj)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