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统上海站覆灭记

2013年10月30日16:25  东方网  微博 收藏本文     

  1950年,经过大规模的反特肃谍斗争之后,一大批潜伏特务纷纷落网,华东公安部、市公安局通缉的军统骨干,分别都已归案并销案,唯独国民党军统上海站站长刘葆珊的相片,却依然在案,仍然逍遥法外。照片上的刘葆珊身穿西服,满脸横肉,狡诈阴险。市区、郊县30多个公安分局都没有他的一点线索,市局也仅知道他潜伏在上海,对其行踪却一无所知。这个受过特殊训练的老奸巨滑的特务头子,凭藉其狡诈、阴险,一次次地躲过了公安人员的围捕。为此,在市公安局的领导下,针对匪特水陆两栖的活动特点,成立了特别行动小组,以肖阳为组长专门侦破刘葆珊案。

  一艘行动诡密的渔船

  6月,初夏的一天,行动小组的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小组一个装扮成渔民打人渔船的情报人员秘密报告,一股特务约八九人劫持了这艘渔船,渔船已在太仓浏河口登陆,特务威胁渔民不得告密,三天后在吴淞口载物出海,并留有一名特务监守此船。

  得到情报后,肖阳立即组织侦察,发现上岸的八名特务在采购大米、香烟、肉、盐、蔬菜等,其中四名特务住在邑庙区一家旅社内,登记簿上有一名叫瞿金卫,身份是船主,其余为船员。另四人则分居在闸北两处居民家中。这帮特务行动迅速,上岸第二天,就采购了大量的物资。另与海关联系,这艘船已经报关,即将驶离吴淞出呆,时问紧迫,需当机立断。

  这股特务是否与刘葆珊有联系,尚不得而知。但这股特务一旦出了吴淞口,横行海上,必将威胁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决不能放虎归山!请示市局有关领导后,立即派出一艘炮艇驶往吴淞口,逼近被劫持的渔船,逮捕了守船的特务。同时,组成了三个行动小组,连夜跟踪追捕。

  落网的特务竟是熟人

  晚上10点多钟,行动组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不绝,各处监视人员纷纷来电报告,特务都已归窝,情况正常。11点钟,特别行动组长肖阳一声令下,三支行动小组如离弦之箭,直扑邑庙一旅社及闸北的两户人家。

  肖阳亲率一个行动小组,分乘三辆吉普车直扑邑庙一旅社。下车后,即命两名行动组组员把守旅社后门,其余由分局治安科一民警带领-以查对旅客为名,冲进旅社,按事先掌握的房问号码,突然袭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四名特务一一擒获。

  突然,一个特务一边索索发抖,一边连声说道:“肖阳兄,请帮帮忙!”肖阳先是一怔,循声看去,原来是解放前就认识的许经纬,曾是老家的隔壁邻居,已有两年多不曾见面了。真没想到这个瞿金卫就是许经纬的化名!

  肖阳将计就计说:“好了,到里面去详谈吧!快把武器交出来,以后若能帮忙,当然会帮忙的。”

  许经纬交出手枪,立即被押解回局。不多时,闸北的四名特务也顺利捕获了。

  肖阳即向市局有关领导作了汇报:这股特务使用的都是美式左轮手枪(当时是相当先进的武器),其活动范围又局限在吴淞口、浏河到长江口近海,可能有条暗线挂在上海,同潜伏特务刘葆珊有联系。领导同意肖阳的分析,政策攻心,打开缺口,弄清真相。

  提审开始了。许经纬走进审讯室,肖阳命警卫人员打开手拷,让许坐下。审问尚未开始,许开口就献殷勤说:“你参加共产党地下工作后,被捕押到吴江,我真为你担心,那时部门不相统属,我想帮忙,实在是力不从心,但我还是到你家去,慰问过老伯父呢!”

  肖阳则相机说:“谢谢,我承情了。解放后,我参加了公安工作,回老家探亲时,听说你外逃没有回家,我也去慰问过你嫂子,动员她写信给你,劝你回来投案立功赎罪呢!你现在只要彻底坦白,相信共产党的政策,凭我与你的私人关系,对你肯定是有利的。”

  许沉思了片刻,说:“我可以交代,不知道你们能否把事情办好,如办不好,即使你们放我,也是性命难保。”肖阳说;“你不要把你的上司看得太厉害了,难道他比八百万国民党军队还要厉害?!”

  许经纬在肖阳的反复开导下,终于作了坦白。原来,他正是大特务刘葆珊一伙的骨干。1948年,军统上海站在宝山建立情报组,组员5名,许经纬是组长。这个组直属刘葆珊领导。上海临解放时,刘召见许,命许以原组员为基础;发展人员,组建“海上反共游击队”,劫夺苏北商船与渔船作为活动工具,任务是抢劫支前物资与上海采购物资资助舟山(当时舟山尚未解放)。许遵命,成立了一支二十余人的“游击队”。舟山解放后,许曾来沪请示刘葆珊,要求把该部编人大陈岛国民党部队,刘不同意,并怂恿说,他已掌握了好几条线,海上有一条,农村有一条,上海还有一条,前途光明,大有作为,并要许仍在长江口一带活动待命。后来,许部与长江口外海匪发生遭遇战,损失惨重,只剩下了九个人。

  许经纬是怎样与刘葆珊联系的呢?

  许交代说:每月农历十五到十七日,三天中任何一天下午6时,在闸北棚户区某路交叉口秘密会面,时问不超过10分钟。有时刘葆珊亲自去,有时派别人来,有时没人来,没有规律,捉摸不定。

  审讯一结束,肖阳马上向市公安局有关领导汇报,刘葆珊的线索终于有了头绪!领导对案情作了仔细研究,提出了两个方案:一是将许经纬作为诱饵钓出刘葆珊,但考虑到刘犯狡诈,行动并无规律,一有风吹草动,势必影响全局;二是用“沙里淘金”的方法对接头附近的两个街道所属的十万多人秘密进行户口核对。然而,由于当地户籍制度并不健全,第二方案忙了半个多月,竟一无所获。最后,只有下死功夫,到接头附近地区,依靠群众来查找了。

  军统上海站长被捕获

  功夫没有白花。几天后,在沿街一幢二层小楼中发现厂疑点。据一里弄干部反映,这家户主已另居他处,把房问租给了两个卖糖的小贩。除两个小贩外,屋内还住了一个老头,自称有病,很少出门。

  “老头!”肖阳心中一动,他莫非就是刘葆珊?!便立即决定派一个流动小组日夜监视。

  过了一天,肖阳派了一个侦察员化装成工商局干部,走进这幢小楼,催小贩去登记领取摊贩证,同时,有意无意地观察了那个躺在床上的老头,这老头五十多岁,衣衫褴褛,满脸胡须,同照片上的模样大不一样了,但侦察员发现这个老头眉间有黑痣,正是刘葆珊的特征。他不动声色地告别了小贩。

  当天晚上,刘葆珊头戴一顶破帽子,从闸北穿过繁华的市区,走到邑庙区,拐进小弄中的一户人家。半个小时后,他又沿着原路返回闸北的棚户区。

  据当地派出所报告,这户人家住一单身中年妇女,丈夫亡故,她以帮佣洗衣为生。此人外貌颇像刘葆珊,可能是刘的妹妹。

  第二天,她悄然离开邑庙区,走走停停地踱到新成区的一条幽静的弄堂,见后面无人就闪进一幢小洋房。据了解,这幢小洋房的户主刘斌,是经营五金器材的资本家。

  几天过去了,闸北、邑庙、新成三个监视小组报告,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而许经纬与刘葆珊的例行约会即将来临,如到期不见许经纬,必将惊动刘葆珊。肖阳请示市局有关领导后,市局同意逮捕大特务刘葆珊。

  行动时间定在凌晨4时。三个小组,一组赴邑庙,逮捕刘葆珊的妹妹;一组赴新成,逮捕刘斌夫妇,一组由肖阳率领去闸北棚户区,捉拿刘葆珊。

  凌晨8时许,肖阳率八名组员分乘吉普车、轿车,悄悄地逼近目标,然后把车子隐蔽好。并迅速包围了这幢二层小楼,命两人警戒后门,其余埋伏在前门周围。

  4时许,倒马桶车来了。清洁工人高喊:“马桶拎出来!”这幢小楼的门打并了,一个化装成小贩的特务刚刚把马桶拎到门外,组员们出其不意,利索地给他戴上了手铐。另四位组员冲进屋里直奔二楼,用手枪逼住卧床的刘葆珊。他身旁的另一个特务刚要把手伸到枕头下面取枪,被一组员猛击一拳打翻在地,进而也迅速上铐。

  三个特务被擒获,经彻底搜查,除两支左轮手枪及一些子群外,并无他物。留下两个组员守候这幢小楼,其余组员押送犯人回局。‘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dongle)

文章关键词: 特务 军统 肖阳 国民党 行动 覆灭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