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东宫西宫

2013年09月25日14:46  南方人物周刊  微博 收藏本文     

  隋末动乱,群雄蜂起,关乎大局的力量不过四支,也就是据守西都长安的李渊,争夺东都洛阳的李密、王世充,以及纵横河北的窦建德。李渊的智慧谋略未必胜过其余三人,最后成功开创唐朝,其迅速占据关中、以逸待劳、伺机东进的策略,起了重要作用。还有就是,他生了个了不起的儿子。

  李世民曾自诩“古来英雄拨乱之主,无见及者”,“年十八便为经纶王业。北剪刘武周,西平薛举,东擒窦建德、王世充。二十四而天下定。”他一生好名邀誉,这段自述却大致属实(不过,薛举其实是暴毙的,薛军还击败过世民军)。

  按照通常的说法,李渊起兵也是世民策动的。隋炀帝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李渊还在太原留守任上,兼管晋阳宫。世民当时才18岁,暗中结交豪杰,招纳亡命之徒,和晋阳县令刘文静谋划着要造反。二人商议好之后想告诉李渊,又怕他不赞成,就找到了跟李渊交好的晋阳宫副长官裴寂。

  于是,裴寂私下挑选晋阳宫的宫女服侍李渊。一次李渊又去裴寂那儿喝酒,喝得差不多了,裴寂把世民等人的计划告诉了他。李渊大吃一惊,裴寂从容地说,淫乱宫女一旦东窗事发就是死罪,就为了这个才不得不造反。后来,世民又反复劝说父亲,李渊才下定决心,说,家破人亡也由得你,把家变成国也由得你了。

  制度可观,人事荒诞

  说李渊起兵世民出了大力没错,完全归功于其策划就过甚其词了。后来,炀帝女婿宇文士及投降唐朝,李渊向裴寂等人承认,士及与他谋划天下之事,距当时已经六七年了,他们这些人都在他后面。不过要是真像李渊说的那样,他的拖延症就太严重了。

  实际上李渊的确有临事犹疑之病。虽然已经决定起兵,他的动作还是太慢,至少比隋炀帝要慢。突厥人几次侵犯边境,李渊出兵全无成果。隋炀帝派来使者要把他押到扬州去。他急着准备起兵;不久炀帝又派新使者来,赦免了他的罪,他就又把起兵的事搁置下来。如果不是副留守王威、高君雅对他起了疑心,李渊这反不知道哪天才能造起来。杀了这两人,在外地的两个儿子建成、元吉回到太原,李渊终于发兵。在路上遇到连绵大雨,粮食供应不上时他又想回太原,幸好被建成和世民劝住了。

  事情一旦开始,进展竟快得出乎意料。七月发兵太原,十一月就攻克了隋朝西都长安。李渊先拥立代王杨侑为帝,奉隋炀帝为太上皇,半年后接受禅让称帝,国号唐。

  打天下靠儿子,坐天下靠自己。李渊是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从制度、人事两个方面来看,前者他做得还不错。

  唐初君臣多是贵族子弟。李渊本人是西魏八位柱国大将军之一李虎的孙子,北周明敬皇后、隋朝文献皇后外甥(他比隋炀帝大3岁,是他表哥),北周太师窦毅女婿,窦毅又是周太祖宇文泰的女婿。唐初宰相萧瑀、陈叔达是南朝齐、梁两国帝王之子。裴矩、宇文士及,是齐、隋两朝驸马。窦威、杨恭仁、封德彝、窦抗,都是前朝太师、太保的后裔。裴寂、唐俭、长孙顺德、屈突通、李靖等大臣将军,也都出身贵族。

  所以唐朝制度得以参酌南北两种传统,一开国就立意深远。例如武德年间颁布的租庸调制堪称中国古代最具轻徭薄赋精神的税收制度,农民因此得以安居乐业,为贞观之治打下了基础。

  但就人事而言,李渊用人过于偏私,常常以亲疏远近论是非,行赏施罚颠倒错乱。

  例如他的老朋友裴寂,并没有真才实学,战阵上屡遭败绩,李渊却让他担任尚书仆射(唐初相当于宰相)、司空这样的高官——大概是回报裴寂参与起兵策划,带头拥戴称帝的功劳。世民后来曾经当面批评裴寂:父亲当政的时候,政治司法错乱荒谬,官场纪律松弛紊乱,跟你不无关系。

  此外,封德彝是惯常见风使舵之人。在隋朝时他依附权臣杨素;宇文化及弑炀帝自立,他曾出任宇文化及的内史令;等宇文化及兵败,他又归附唐朝。李渊却任他为宰相,可以说是“用小人而不疑”。后来建成与世民不和,他也首鼠两端。在他死后数年,世民获知其事,将其谥号改为“缪”。

  对故旧尚且偏袒,李渊对家人、亲戚自然更加徇私。益州行台左仆射窦轨随意虐杀,手下的20个车骑将军、骠骑将军,几乎被他杀光了。这些事李渊不是不知道,但窦轨下狱没多久,又被放了回去,只因为他是李渊皇后窦氏堂兄的儿子。

  四子李元吉任并州总管时,经常跟窦诞游猎,践踏地里的庄稼,放纵手下人劫掠。据说,他甚至还在大街上射箭,以看人四处躲避取乐,夜里大开府门去公开淫乱。下属宇文歆屡次劝他不听,就向李渊报告了。元吉一度被问罪,但找人向父亲说说情,竟然就复职了。后来刘武周兵临并州,他弃军逃回长安,李渊不责怪窦诞,反而想杀掉宇文歆,因为窦诞既是他女婿,又是窦皇后堂兄的孙子。元吉这个儿子,他更是没管住。

  毕竟,李渊自己也很放纵好色。还没接受禅让时,他就曾让掌管礼乐的太常寺向百姓借了五百多套短袄和裙子,当作民间歌伎的服装,说是要在玄武门“游戏”。

  对他那些争夺天下失败的对手,李渊的处置不近情理。萧铣只因见他时言语稍微戆直,就被斩首示众;比较光明磊落、能得民心的窦建德也被斩杀于长安;毒死炀帝之孙杨侗自立的王世充反而只被流放(将动身时被仇人所杀)。

  窦建德死后,李渊招降他的旧部范愿等人。后者聚集商议说,王世充交出洛阳城投降,他的将领、公卿像单雄信这类人都被杀了。我们要是去了长安,哪有生还的道理。以前夏王(窦建德)抓了淮安王(李渊堂弟李神通),保全他的性命,把他送回去,他们却把夏王杀了。我们不起兵报仇的话,实在愧对天下之人。于是推举刘黑闼为首领,半年之间就恢复了窦建德当初的势力范围。

  着急的儿子,拖延的父亲

  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刘黑闼自立为王,被李世民击败,逃奔突厥,借兵后卷土重来。李元吉奉命围剿却迟迟不进攻。太子李建成主动请命去督军讨伐。刘黑闼败退到饶阳,被下属送交建成。建成将其斩首。

  主动请命讨伐刘黑闼,是建成的下属王珪、魏徵的主意。他们劝他借此机会结交“山东豪杰”。山东(太行山以东地区,不限于今山东)的得失影响天下大势。当时世民正因为平定了窦建德、王世充威望大增,王珪、魏徵急着让建成分抢他的功劳。值得一提的是,王珪、魏徵等人正是后来助成贞观之治的名臣。单就建成所用之人论,他并不是昏懦无能之人。可惜,以成败论英雄本是世人通病,何况历史必经胜利者之手涂抹。

  李渊一共有22个儿子,原配窦氏生育的有4个:长子建成,次子世民,三子玄霸,四子元吉。窦氏和玄霸在起兵前就过世了。称帝后李渊追认窦氏为皇后,此后没有再立皇后。作为嫡长子,建成顺理成章被立为太子,世民和元吉分别封为秦王、齐王。太原起兵时建成和世民各领一军,成为太子后很少再参与军事。而世民的声望随着军功不断增长,为了表彰他平定洛阳的大功,李渊还特地发明了一个新封号:天策上将。

  功勋与名位失衡。世民不甘心屈居人下,建成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而元吉弃守并州之后,常常只能跟着世民东征西讨,很少有机会独当一面。建成和元吉联合抗衡亲兄弟世民,不过是时势使然。

  双方各自结交朝廷官员和后宫妃嫔,努力收买对方的人。建成向元吉感叹,世民的金银多过我们,见遍了父亲的妃子,常常送她们东西,我怎能安坐着等灾祸降临呢?他私下招募各地骁勇之士及长安“恶少年”两千余人,守卫东宫,又让东宫禁卫官可达志招募了300名幽州突厥人,准备对世民不利。李渊得知后把可达志流放到了边境,而建成只是被叫去训了一顿。李渊自己似乎也找不到办法来解决儿子们的纷争。

  武德七年(公元224年)六月,李渊巡幸陕西仁智宫,留守长安的建成预备借机发动政变。他命令庆州总管杨文干招募健儿送到京城,等待时机起兵接应。建成的使者行至中途,畏罪告发了此事。李渊找了个借口把建成召到行宫,命人监视。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谭文娟)

文章关键词: 唐朝 李渊 东宫西宫 皇帝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