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大发雷霆”:部长直冒冷汗

2015年12月03日10:29  新浪历史 我有话说 收藏本文     

  你问50年代的老部长:你最怕谁?我保证他们回答:周恩来。如果你再问一句:你最不怕谁?我保证他们还是回答:周恩来。

这是1958年周恩来视察广东新会农村,细致翻阅当地生产汇报资料。这是1958年周恩来视察广东新会农村,细致翻阅当地生产汇报资料。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贴身卫士眼中的共和国总理》,作者:权延赤, 四川人民出版社

  “怕”总理,是因为他对工作极端地严格、认真、负责;不怕总理, 是因为他高尚、纯洁、正直,对人充满爱心。许多老部长都曾带着极大的崇敬和怀念之情对我说:“我们这些部长最怕跟总理汇报工作了。他记忆力太惊人,我们拿着材料念都不如他脑子记得准确……”

  这话不假。我就多次见过总理随口纠正部长们汇报的各种统计数字。部长们拿着材料,总理什么也没拿;部长只管一个部门,总理却掌管全国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区。这就不能不使部长们流汗,“害怕”。

  天上地下,国内国外,总理脑子里究竟装了多少东西?谁也难测其万一。就连一面之交的普通工人、农民、服务员,他在多少年后仍然能叫出名字。这样的例子在人们以往的回忆文章里写得已经很多。有次总理宴请外国专家,外专局报告“在京专家人数为250人至370人”。这样大的伸缩性招待部门如何准备席位?公文报到总理那里,总理随笔便批上一句: “至多280人”。

  有关部门就照280名外国专家做准备。到了那天,除个别因故未能出席者外,到席者果然是二百七十多名。

  总理在贵阳曾对当地负责干部有个即兴讲话,有关同志根据记录整理写出一篇文章,经总理审阅批准,发往北京。吃过晚饭,看过演出,总理提出稿子要修改一下。当地负责人急了,因为没留底稿。总理说:“不要紧,你们记录,我来默诵。”总理先背诵一遍原稿,再说出需要改动的几处文字。当地干部又吃惊又疑惑。稿子是省里的人整理写出,总理只看一遍。连整理者都不记得原稿文字,近千字的文章总理怎么可能全背诵正确?将信将疑地拿着这份口述稿和改动文字,电话与北京对照,天哪,竟一字不差!

  过去常听人讲“过目不忘”,总以为那是一种夸张形容,只有生活在总理身边,才相信确有其事其人,古人所言并非虚妄。

  记忆力惊人,对工作又极端严格、认真、负责,我便多次见到周恩来当众给那些部长下不来台,把材料摔还部长,严厉训斥:“这就是你们弄的文件?数字都抄错了!”“这句话就不通嘛!”“这件事就没说清楚嘛!”“你看一看,这文件搞的是什么嘛,难道还要我来给你们当秘书吗?”

  文件尚且如此,当面汇报就更难了。有的部长怕总理问数字,问细节,汇报时就带了有关司局长甚至处长。大家准备了又准备,可是没等汇报,总理就沉下了脸:“这是做什么?搞祖孙三代同堂?胡闹台!”还有的部长带个助手坐身后,也被总理严肃批评:“汇报工作还要问二排议员,这是不允许的!”

  查档案你会发现,凡是周恩来批阅过的文件,哪怕错一个标点符号他也要改正过来,件件看得细,所以事事记得清。记得有次周恩来主持国务院会议,到会百十号人,来自几十个部委,人人都显出全力以赴的紧张专注的神情。

  一位部长汇报工作,照着材料念。显然,材料不是他写的,或者是太紧张吧,念不成句子的情况时有发生。当他念到一个指标数字时,周恩来眉头一皱,没好气地说:“不对!看清了再念。”

  这话已经包含了挖苦。那位部长脸红了,眯细眼又看着念一遍。

  “不对!”周恩来不满之情溢于形色,点了这位部长的名。点了名就得站起来,然后总理随口说出了准确数字。当场惊起一阵波澜,响起哗哗的翻纸声。我看到好几位部长沉不住气了,将准备再三的材料又悄悄翻一翻。

  “对对,是这个数。” 站着汇报的部长不安地解释,“这里印得不清……”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目光与周恩来的目光相碰一起,头上便有些出汗。还说什么呢?该说的周恩来都用目光说明了。

  这位部长被罚了站。这不新鲜,我多次见部长、副部长被总理点名罚站。

  在他之后汇报工作的是某部一位副部长,事后听他说,他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汇报会,所以没张口就先擦汗了,而且他亲口承认,他“紧张得直哆嗦”。

  汇报时,他确实显得有点气不够用。不过,念过两页似乎“投入” 了,声音放开,越念越顺,而且没被总理叫停纠正。他汇报完,擦擦汗, 自我感觉良好地抬起头。目光刚与总理相遇,总理已经开始提问。一提问,稍有松弛的副部长重新紧张起来,马上起立,忙前忙后地翻材料回答总理提问。虽然都答出来了,总理并没高兴,把手摆了一下,算是不用罚站,算告一段落。

  “对于自己主管的工作,离了材料就说不清,这是不允许的!”总理给这位副部长一个评价,然后转向被罚站的那位部长:“×部长,这些文件送国务院时都是盖过章的,说明经你们审阅过,为什么还要念错?”

  那位部长赧颜解释:“这项工作是×副部长主持,是办公室主任签的字。”

  “那么,这里的问题到底是制度不健全还是责任心不强、官僚主义?”

  部长无言以对。

  “有制度问题。”周恩来像以往那样,先严厉批评,再放缓声音: “有些文件质量很差,可也盖了章送到我这里。我批了退回去重写。现在我宣布一项明确规定:凡是向党中央国务院送文件,不能只以盖章为准, 要有部负责人、各委办直属局负责人签字才能送。这样,以后我在文件上发现问题,部长签字我找你部长,副部长签字我找你副部长。你签了字, 问你情况答不上来,那就是官僚主义胡闹台,就必须作检讨……”

  事后,叶季壮、韩念龙、南汉宸等几位老部长甚为感叹:“唉呀,总理不得了,记性那么好!记天下大事不说,一个个部委办、部长主任都不记得不知道的事,他就能都知道,都记得……”

  有这样一位总理,哪个部长不“害怕”?哪个部长还敢不动脑筋搞官僚主义?

(责编:zhao)

文章关键词:周恩来部长开会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