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东兴日记忆1947年毛泽东转战陕北

2015年08月21日13:37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这段日记如实记录了一九四七年蒋介石派胡宗南进攻陕甘宁边区,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和任弼时同志率领中央前委机关撤离延安后,在陕北四十几个村庄工作、生活、行军的经过。

1963年,毛泽东与汪东兴。1963年,毛泽东与汪东兴。
《汪东兴日记》,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年出版。《汪东兴日记》,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年出版。

本文摘自汪东兴著 《汪东兴日记》,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年出版。

  作者注:《随毛主席转战陕北》(一九四七年三月至一九四八年三月),这段日记如实记录了一九四七年蒋介石派胡宗南进攻陕甘宁边区,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和任弼时同志率领中央前委机关撤离延安后,在陕北四十几个村庄工作、生活、行军的经过,以及在与敌人周旋的同时,指挥全国各个战场的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三百六十八个日日夜夜。

  我在毛泽东主席身边工作了近三十年,亲耳聆听毛泽东主席的言谈话语,亲眼目睹毛泽东主席的衣食住行。毛泽东主席是我最崇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是我最熟悉的伟大导师。

  毛泽东主席为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付出了他一生的辛勤劳动,付出了他毕生的心血。

  毛泽东主席以他无私无畏的高尚品德,以他博大精深的远见卓识,以他气势恢宏的英雄气概,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这本日记为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一百周年而发表,以此寄托我对他的深切的永远的怀念。

  一九四七年初,全国规模的内战爆发,我军在几个战场上夺得主动权,同时蒋管区人民的反蒋运动也有新的发展。中共中央根据这一形势,于一九四七年二月一日发出《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的指示,明确指出:目前中国正处在反帝反封建斗争的新的人民大革命的阶段,我党的任务是为争取这一高潮的到来及其胜利而斗争。同时要求我军:为着彻底粉碎蒋军的进攻,必须在今后几个月内再歼蒋军四十至五十个旅,这是决定一切的关键。

  从一九四六年七月到一九四七年一月,我军平均每月歼敌八个旅,共歼敌七十一万余人。蒋军虽仍占有我解放区一○五座城市,但有生力量大量被歼,兵力不足的弱点更加暴露,被迫于一九四七年三月缩短战线,放弃“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并把进攻重点置于山东和陕甘宁两个解放区,以继续维持其战略上的攻势。

  敌人依据“重点进攻”的方针,集中了三十四个旅二十三万人,分由南、西、北三面向陕甘宁解放区发动进攻。南线为胡宗南部,西线为马鸿逵、马步芳部,北线为邓宝珊部。其中胡宗南部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钊,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领的十五个旅约十四万人,分两路直接进攻延安。

  毛主席胸怀大局,十分清楚地知道,敌人表面气势汹汹,其实已是强弩之末,战争已到了发生重大转折的历史关头。毛主席不失时机地做出了撤离延安的战略决策。

  对于撤离延安,不少干部、战士、学生、农民感情上一时转不过弯来。一部分同志不同意撤离延安,并要“不放弃一寸土地”,“誓死保卫延安”。毛主席在干部会议上说:“我们在延安住了十年,动手挖了窑洞,开荒种了小米,学习了马列主义,培养了一大批干部,指挥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领导了全国革命。现在中国、外国都知道有个革命圣地——延安。延安不能不保,但保卫延安不能死保。战争不能只限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主要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主席说:“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蒋介石打仗争地盘,要延安,要开庆祝会。我们打仗是要俘虏他的兵,缴获他的武装,消灭他的有生力量。他打他的,我打我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蒋介石占延安,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等他背上这个很重的包袱,我们再收拾他,他就要倒霉了,等蒋介石算清这笔账,后悔也迟了。”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八日

  毛主席的讲话迅速传达下去。今天中央社会部李克农同志向我们传达了毛主席在干部会上的讲话内容,同志们对党中央和毛主席关于撤离延安的决策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大家思想通了,深感毛主席对战胜敌人,保卫延安早已胸有成竹,延安迟早还是我们的。于是群情激昂,上下同心同德,积极主动准备撤离延安,随时准备消灭敌人,早日收复延安。

  这几天敌人不断地派飞机轰炸延安。中央机关和延安的群众陆续有组织有计划地撤离延安。

  毛主席、周副主席住在王家坪左边的山坡上,山上边住着中央警卫团的司令部。

  上午我们在窑洞里不时可以听到从延安南面传来的大炮声,听到激烈的枪声。这是我主力部队在三十里铺、劳山一带阻击敌人,尽可能推迟敌人占领延安的时间,掩护党中央和延安人民顺利撤出延安。

  下午王家坪对面的大路上最后一批机关工作人员和延安群众走过去了;从前线陆续撤下来的部队匆匆走过去了;炮声、枪声越来越近了,敌人离延安不远了。人们不约而同地向着毛主席住的窑洞望去,毛主席还没有撤离延安。

  这时候我接到命令:马上带领中央警卫团团长刘辉山、中央社会部治安科慕丰韵和一个骑兵分队立即由枣园到王家坪执行保卫毛主席和周副主席撤离延安的任务。

  我们马不停蹄奔到王家坪已是下午四时许。我和叶子龙、龙飞虎取得联系。他们见我们到了,对我说:“毛主席、周副主席正在同彭德怀、王震同志开会。”

  我说:“怎么走法?坐汽车,还是骑马?”

  叶子龙同志说:“毛主席准备乘汽车走,前面路上安全如何?”

  我说:“乘汽车走,那要先派人到机场联系,那里现正在挖壕沟,要通知他们留出一条汽车通道。”叶子龙同志同意我的意见,我即派骑兵排长宫东勋同志前去联系,然后叶子龙同志和我进了窑洞继续讨论。

  我们一起研究了如何保卫毛主席、周副主席安全撤离延安,由于情况紧急,大家说话非常简短。会一散,周副主席把我叫进他们住的窑洞对我说:“东兴同志,你来得正好。马上带人去检查一下中央机关的坚壁清野工作。你们要把中央机关各单位的驻地仔细检查一下,不要有一点泄密的东西给敌人留下。检查结束后,十二时撤离延安。”我向周副主席汇报:“我已派人去机场方向探路,路上安全没有问题。”周副主席马上转身去安排毛主席撤离延安的事情。我接受了任务,带领骑兵分队的同志把所有中央机关住过的窑洞仔细检查了一遍,将可能暴露机密的东西全部整理销毁。当我们检查到杨家岭机关驻地时,发现窑洞失火,我带领部队立即投入救火,推迟了预定撤出延安的时间。

  周副主席向我布置完任务后按照中央决定的路线与毛主席坐上汽车由王家坪出发,经飞机场、桥儿沟、拐峁、姚店子踏上转战陕北的行程。出发时,前面由两名骑兵带路,其余的骑兵随后,后因汽车在骑兵之后尘土太大,影响汽车行进,便改由汽车在前,骑兵在后,行军速度明显加快了。

  当晚到达刘家渠。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九日

  今天敌人占领了延安。

  毛主席得知蒋军占领延安的消息,非常轻松地对我们说:“敌人占领延安,现在恐怕正在举杯庆祝呢!他们高兴得太早了,延安早晚还是我们的。”

  由于汽车未伪装好,敌机发现目标进行轰炸,汽车受到轻微损伤,毛主席、周副主席等安然,部队迅速将汽车加强伪装,即由刘家渠出发,经永坪镇到清涧县徐家沟。

一九四七年三月二十日

  毛主席、周副主席今天在徐家沟按兵未动。毛主席要叶子龙同志通知已到达瓦窑堡的刘少奇、朱德、任弼时和陆定一等同志于三天之内向高家岭靠拢,以便商议问题。

  这天中央警卫团骑兵中队到达距清涧县高家崄三里路的一个村子,加强了保卫毛主席党中央的兵力。

一九四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毛主席、周副主席离开徐家沟来到清涧县高家崄,在此住了五天。毛主席、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彭德怀等同志在一起研究全国战争的情况,极度关注着敌人占领延安后的动向。蒋介石指挥胡宗南占领延安之后,毛主席料定敌人会不可一世,急于寻找西北野战军主力决战。他们在延安立足未稳,就会分路伸展。青化砭是延安至榆林公路上的咽喉,地形险要,非常有利于隐藏我军,消灭敌人。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hunan)

文章关键词: 毛泽东 汪东兴 陕北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