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热背后的精神关怀

2013年03月19日09:04  新华网  

  □热点·纪录片《曾国藩》拍摄中

  曾国藩热背后的精神关怀

  曾国藩的家乡娄底和双峰县,4年多前开拍了一部名为《曾国藩》的纪录片。这只是文化市场“曾国藩热”之一种,这表明曾国藩的人格魅力,至少在当代现实中是缺失的。

  曾国藩先天资质平平,最初考取秀才这一功名,应考七次、历时九载,饱尝科场艰辛。他年轻时曾性情浮躁、圆滑精明,毛病多多。这样的人是如何修炼成一个“完人”的?曾国藩在修身方面所下的工夫,最常提到的是“慎独”二字。他在逝前一年,留下的遗嘱“日课四条”中,头条即为“慎独”,认为“自修之道,莫难于养心;养心之难,又在慎独。能慎独,则内省不疚,可以对天地质鬼神”,认为此为“人生第一自强之道,第一寻乐之方,守身之先务也”。曾国藩还写过《君子慎独论》,认为“慎独”可将欲念遏制在隐微处,一刻不间断地遵循自然之理,因时时内省而无愧于心,故可心胸安泰。

  “慎独”二字,看似简单,争议却多。除孔孟之外,历代大儒多有涉猎。今人多把“慎独”理解为:个人独处或无人看见时也需行为谨慎,用的是郑玄的说法。这样解释肯定有所欠缺。《大学》中说:“所谓诚其意,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前几句意思是:所谓使意念真实,就是不自欺,好像厌恶臭味、喜好美色一样,这叫自我满意。下句如按“独处需谨慎”来理解,逻辑上很难说通。

  “慎独”二字究竟是何意呢?慎字,历代训释不同,有释为“重”和“守”的,有释为“思”的。慎从“心”从“真”,“心”偏重认知,“真”为真实。《尔雅》把“慎”释为“诚”,比较符合慎独之“慎”意。独,在古籍中与“特”多为一意,在这里理解为人所独有的个性或内心世界,可能更为合适。如此看来,“慎独”在今天更准确的含义应为:“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如此一来,《大学》“君子必慎其独”一句,与上文逻辑关系就顺畅了。

  《大学》在论为何要真诚面对自己内心时,总结道:“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意思是:这就叫心中的真实一定会显于外表,所以君子必定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中庸》第一章提到了慎独,也是这个意思:“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即道是时刻不能离开的,能离开的就不是道了。所以君子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也警惕真诚;在别人听不到的地方,也怀有敬畏。隐蔽的没有不表现出来的,细微的没有不显示出来的,所以君子会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这样理解,便与前文的“率性之谓道”及后文的“自诚明,谓之性”连贯起来了。原来儒家的慎独也好,诚明也好,强调的都是要真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由内在诚性而发的道,才是“不可须臾离也”的“道”。

  这大概也是曾国藩屡屡论及“慎独”的本意,他希望学者或官员能时刻“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积诚为慎,才可内省而无愧于心。100多年后,或许是时代让曾国藩再度走红,但在人们关注曾国藩时,期望能少关注一些所谓的权谋与治术,多学学他经世致用背后的精神关怀。“慎独”只有两个字,但“真诚地面对自己内心”,却是一切学问和为政之道的开始。

(责编:朱振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